第125章 治疗的条件

四十分钟,出租车在玉云小区停下,付了钱,徐方坐电梯来到九层。

响门铃,很快门被打开。

打量下开门的女人,一旗袍,让团子全完突显,看起来澎湃壮阔,跟足球般。

而开叉的,现出白皙圆的长

材很好,脸也很漂亮。头发整齐顺畅,很是温和,看起来知书达理。

虽然这女人脸正常,但凭借多年行医的直觉,她内传出的腐朽气息,却没逃过徐方眼睛。

这女人,有问题

“你就是徐方?来吧。”蔡琴招呼一句,也悄悄打量徐方。

看真人,比看监控要清晰的多。这一看,蔡琴忍不住又多看两眼。

眉清目秀,脸庞毅,眼神平和,看一眼就感觉稳重,让人不自觉忽略年龄差。

而且以四十岁女人审美的标准,徐方更大的优点,还是那健壮结实的材。

让徐方换了鞋,带徐方朝客厅走去,倒了杯茶,招呼他坐下。

“你不是在青云市吗,这么快就到了?”

“来市里找房子,早点来早点找,这不,运气好就碰到你那栋楼。”

听徐方把话题引到楼盘上,蔡琴心里微微一喜,顺着徐方的话朝下问:“感觉我那栋楼,怎么样?”

“地方不错,毕竟在市中心,不过设计的不大合理,作为办公地点,一层到四层吧,凑合凑合能用,但也不甚完美。而且五到九层完全是肋,买蔡小姐九层楼,和买别人四层楼,几乎没区别。而且一层还有厨房,我听说以前设计风格,完全是以酒店风格建的。这样的楼,说好不好,说坏不坏。”

徐方所说都是那栋楼的弊端,蔡琴半点无反驳,心微微有些失落,坦言:“这栋楼确实如你所说,但如果徐先生想低价买了,我明确的回答,不现实。”

“不知你想多少钱出售?”徐方问了句。

“每层三千平,九层就两千七百平,白禾市二环的市价,这栋楼怎么也过亿了,我的心理底价是八千万。”

八千万,比戴悦的估价贵了两千万。不过以白禾市的地价来说,这栋楼如果建设正常,确实需要过亿。

斟酌了下,徐方:“如果蔡小姐这栋楼,是正规的办公楼类型,八千万很便宜。不过建设成了酒店模式,旁边还有山秀大酒店,在这开酒店也不现实,那就只能重建,或者改建。哪怕改建便宜点,至少得再投三四千万去。加上时间成本,花八千万买下来,还不如直接买一套办公楼划算。”

捏住蔡琴死,徐方继续:“蔡小姐应该是聪明人,应该理解这些理,不如直接说你心里真实底价,如果我感觉合适,直接就买了。”

看着胜券在的徐方,蔡琴有些失神,苦笑:“好吧,我的底价是七千万,低于这个价就别提了。”

一般人买这栋楼,如果想重建或改建,五千万买入不赚不亏,但花七千万买,真不如买别人现成的办公楼。

中间有两千万的差价,这栋楼一直卖不出,确实有几分理。

不过这价格,在自己承受范围内,徐方心里轻松起来。

看着眼中深有些张的蔡琴,徐方心中促狭,开了句玩笑:“蔡小姐,这孤男寡女的,你还敢要这么高的价,不怕我恼羞成对你怎么样吗?”

蔡琴吓了一跳,不过脸上却很平静,甚至出揶揄的神:“我卖那栋楼,就是因为得了艾滋,赚点钱去米治疗。至于你想对我怎样,姐岔开让你来,你敢吗?”

说罢,还真撩起旗袍角,脚放在茶几上,底若隐若现,让徐方没忍住多看两眼。

蔡琴心中微微有些得意,不少人确实想占自己便宜,不过每搬出这招,就再没人敢招惹自己。

随即蔡琴就后悔了,这小子长的倒不错,真被他怎样了,自己好像也不吃亏。而且打丈夫死后,她已经空虚一年多了。

正考虑如何解释回来,就听徐方微笑:“恰好我是个医生,从蔡小姐面来看,倒不像有艾滋,不过内却有**之气,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是骨骼出了问题吧?”

蔡琴一抖,满眼惊诧的看着徐方,口而出问:“你怎么知?”

“我是一名医生!”

蔡琴看了眼徐方,啐:“别开玩笑了,看一眼就知我骨头出问题,还真当自己是神仙?说吧,是不是三院的赵医生告诉你的?”

“把胳膊伸出来。”徐方说了句。

蔡琴照做,当徐方的手搭在她脉搏上,她心里一惊。这家伙不会想对自己做啥吧?

心里期待了下,半天却没见徐方有作。正疑时,就听徐方的声音传来:“发病的时间,应该有两年了。最初的况,走路多会比正常人累。再过一段时间,活久了,就会全。随着病加重,每次累了,痛感会越强烈。到了现在,坐久了应该也不服。蔡小姐,我说的有错吗?”

蔡琴忍不住抖了下。

瞪大眼睛看着徐方,心里掀起了滔天巨

自己骨骼出现问题,如果有心人真想查,并不是查不出来。不过徐方说的这些,除了自己外,甚至医院医生,都没知的如此详细。

“你,你怎么知的?”蔡琴问。

“我是中医。”

“那你能治吗?”蔡琴抱着一线希望问。

徐方看着蔡琴,点头:“可以,不过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“想要那幢楼是吧?你要真能治好,就真送你!你真能治好?怎么治?多久能治好?”蔡琴并没被喜悦冲昏头脑。

徐方感觉自己的心又在滴血。

老祖宗,听到没,治好了那栋楼人家免费送我!

当初要不是您老定的规矩,我得赚多少钱!

口气,徐方故作大气:“我不要。”

“不要?”蔡琴瞪大眼睛,随即想到了什么,走到徐方旁,抓着徐方的手朝自己底一:“想要我?姐也能给你。”

徐方脸微微一红,看了眼充满熟韵气息的蔡琴,小声:“这我也不要,我的条件就一个。那栋楼七千万我能接受,不过我一下拿不出全款,能不能分期付?三个月还一次,分两年还清。”

“啥?”蔡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: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“你没听错;”徐方苦笑一声:“那楼我七千万买,但我要求两年分期还清。”

“你是不是治不好,故意蒙我呐?”蔡琴瞪眼问。

看到蔡琴怀疑,徐方有些着急:“你要不信,我现在可以给你治!”

“成,你要治好了,要求你尽管提。”反正已病成这样,蔡琴脆就死马当活医。

“那个,我是中医,得针灸……”看了眼旗袍,徐方提醒了句。

“想看就直说。”蔡琴揶揄了句,她是看出来了,眼前这年轻人,虽然成熟稳重,但遇到男女之事,完全就乱了阵脚。

果然,听自己说完这话,等自己扯下旗袍,就见这家伙脸红了。

“小罩要解吗?”蔡琴问。

“要,待会针灸,有两个位被挡着了。”

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经历多了,蔡琴对这事看得开,很利索的扯下,就无比“坦诚”的站在徐方面前。

徐方深口气,努力平静下来,:“你平躺着,我给你针灸。”

沙发够长,蔡琴也随徐方折腾。

当看到徐方真取出一盒银针,蔡琴有些惊讶:“真要针灸?”

“不然怎么治疗?”

“嘿,那就让我见见你本事,要是没啥效果,姐今天算见识怎么骗女人扯衣服了。”

徐方不置可否,取出几银针,没等蔡琴反应过来,三银针就落在她心口三大位。

想象中的痛并没出现,甚至银针的凉意也没有。

随即又三银针入,蔡琴终于放下心来:“这就是针灸?神奇的,竟然不。”

“对,别说话。”嘱咐一句,银针如同细雨,一百零八银针,头从到脚落满周

看着一脸专注的徐方,蔡琴的心,微微有些触。这家伙认真起来的模样,还真有些引人,甚至让她有点把持不住。

银针落下后,徐方内医诀运转,如丝如线,顺着不断被捻的银针,落入她内。

的感觉传来,之前因为坐久,微微有些酸,一时如同泡在温泉中,适安逸。

感受着这种变化,蔡琴心一跳。

虽然同意让徐方治疗,但她对徐方的希望,甚至一成把也没有。

但这一刻,她的心彻底期待起来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一小时后,终于将最后一银针捻完毕,随即手一挥,银针迅速收回。

收好后,徐方直接坐在地上,抹了把头上的汗,气喘:“好了,你现在走几步试试,是不是和以前的感觉不同。”

闻言,蔡琴起,就在客厅内走了两步。随即,眼中闪过浓浓的不可思议。

又快速走了几步,竟然没半点不适!

不确信的蔡琴,尝试跳跃一次,那种钻心的痛并没传来。

现在的她,只感觉摆所有束缚,轻如燕。

“徐方,我这病真好了?”蔡琴迅速跑到徐方前,的摇徐方胳膊。

看着那剧烈的团子,徐方心砰砰直跳,感觉有些热,小声:“姐,能先把衣服穿上吗?再这样我会错误。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