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我现在不想治

白禾市,司南银行,是一家私人银行。 (w W W .  . c o M)在内东南沿海地区,有一定影响力。

一办公室内,戴悦看着电脑,眼中有些讶然。

这两天公司比较忙,让她去青云市肯定没时间,不过让手下去又不放心,万一收来的是次品或者材料作假,这礼物送出去就太丢脸了。

不过让别人大老远跑来,也不大现实,没想到对方如此快,一时戴月对徐方多了不少好感,将自己姓名、电话以及公司地址发过去,顺手输了句:“您银行账户多少,我给您打一千元过去。”

“谢谢,不用了,我去那正好有事,顺了。”

看到徐方拒绝,戴悦笑了笑,对方应该是个刻板的老大叔吧。

聊天结束后,徐方将珠子装好,收拾下准备明天过去。

,徐方一早起来。

徐方要出差,几女脸上有些怨。将几人表尽收眼底,徐方好奇问:“咋了,都愁眉不展的?”

“这几天吃啥?”郑秀兰比较直接,说出几人心思。

徐方翻了翻白眼,:“不就出去一趟嘛,运气好明天就回来。再说,咱们有膳丸,很提。邵静,今天你来做饭吧,就你做饭最拿手。”

“行。”邵静点头笑:“先说好,我和徐方的厨艺,差了几百倍。”

“哪有那么夸张。”徐方安了句,吃过饭便朝九山脚赶去。

买了张从青云市到白禾市的高铁,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地儿。

出了车站,打车来到司南银行,看着十多层的高楼,暗叹银行果然钱多,拿出手机,打了戴悦电话。

“喂,您好,我是戴悦。”

“你好,戴小姐,我是徐方,卖佛珠的。”

“这么快?赶上来吧,八楼801。”

经保安确认份,徐方直接坐电梯到了八楼,来到办公室门口,敲响了门。

“请。”一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
徐方推门去,打量下办公室,宽敞,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,坐着一名年近三十的女人。

打扮的很利索,中分长发,看着很端正。画着淡妆,描了柳眉,看着很有领导范。此刻的她,正用手着脖子。

仔细打量下她表和脖子,徐方眼睛一凝,感这妞落枕了。

戴悦看着徐方,眼中有些惊讶。

眼前的人一休闲装,看起来很神。毅的侧脸,配上清秀的五官,让人眼睛一亮。健壮的材,看着很有力量。比自己想象的样子,要年轻帅气很多。

“戴小姐,我是徐方,卖佛珠的。”

“佛珠带来了吧?”戴悦给徐方倒杯,眼睛瞟向徐方手中袋子。

徐方也不啰嗦,将佛珠拿出来放桌上。

拿起佛珠,看着这漆黑发亮的珠子,很有质感,在手中有些份量,至少不是塑料合成的。眼睛微微一亮,戴悦从屉中取出放大镜,仔细打量。

她个人也喜欢珠宝,对这些有些研究,看了一会,感觉差不多是真的。再看做工,光,机器打磨不出这样的柔和度,眼中不有些惊讶:“徐先生,这真是手工雕刻的?”

“是的,这个没骗你的必要。”徐方点头。

看着徐方认真的表,戴悦有些讶然,问了句:“徐先生是雕刻师?”

“不算是,个人好。”

多研究了几颗珠子,戴悦钦佩:“做工良,起来圆,我也相信是手工雕刻的。材质是海柳树,能用手工雕刻到这程度,您在雕刻上的造诣,可称大师了。这佛珠您打算多少钱出手?”

徐方不知行,不好要价,:“我也不懂,您开个价吧。合适就卖你,不合适我自个拿走。”

“以后您还有类似的工艺品吗?”

“应该会有。”徐方想了想,给了肯定的答案。

“海柳树虽然稀少,但价格并非天价,这些你可以上网搜索下。这串佛珠,我可以出五十万,价格应该值这串佛珠。你看要是合适,就卖给我。”斟酌片刻,戴悦才

徐方有些讶然,之前看珠宝群里有人说,能卖二十万朝上,自己估着最多也就三十万,没想到价格比自己预期还高不少,笑:“行。”

看徐方如此快,戴悦要了徐方的银行账号,便给徐方转了过去:“徐先生,以后要有合适的珠宝玩意,都可以给我看看,我喜欢这些。”

“成,你喜欢什么可以跟我说,可以定制,我平时雕刻也没个准。”

戴悦眼睛一亮,立刻问:“你都能雕刻啥?”

“只要别超出人类想象,一般都可以试试。”

“可以,你以后要有好的材料,可以联系我,要是看中了我再找你雕刻。”戴悦脖子,笑:“没事的话,徐先生就先回吧。”

徐方却不着急,问:“戴小姐是落枕了吧?我是一名村医,会些摩手,要不要帮忙?”

徐方的火候拿捏的很好,刚门就发现了她落枕,不过却一直闭口不言。毕竟孤男寡女,而且刚见面,自己要给她摩,显得太唐突了。而现在,经过这次生意谈妥,两人间就没那么生分了。

从最开始没要她一千块钱,戴悦对徐方印象就不错,而且他长相帅气,举止从容,让她对徐方大有好感。

加上脖子确实的厉害,急忙:“行,你来试试。”

“冒了。”走到戴悦后,徐方手放在她脖子上,内医诀运转,一若有若无的真气,随着拇指渗入脖子

原本还痛难忍的脖子,在徐方捏几下后,戴悦的眉头逐渐松开,不惊疑一声:“好像没那么了。”

“落枕的原因,要么是觉时姿势不对,或者枕头不好。要么就受了风寒、疾病。你健康,应该是前者。觉姿势不对,气血通不畅,肌就会扭伤、僵,把气血打通,自然就好了。”

“嗯,很服,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!”服些的戴悦,不坐直了

站在她后的徐方,眼睛不一直。

闽南市本就炎热,大家穿的不多。顺着小衬衫领口,两澎湃的团子就清晰落入徐方眼中。

感觉徐方手停了,戴悦有些好奇,扭头看了眼徐方,正要问怎么了,就看到他眼睛直看着自己。

顺着他目光,戴悦立刻猜出他打量什么,俏脸不一红。

徐方也反应过来,立刻又摩起来。

“你眼睛朝哪看呢?”

听着戴悦问话,徐方有些尴尬,一时支支吾吾,闹个大红脸。

“不会还单吧?”感受到徐方的张,戴悦心中好笑。

“是,戴小姐真是神仙,慧眼如炬,这都能看出来。”徐方急忙拍个马

“什么神仙不神仙,姐又不漂亮,瞧把你眼都看直了,有女朋友能这样吗?”戴悦开了句玩笑。

看她没生气,徐方心里也长口气,眼睛又瞟了两下。

“要不要姐扣子解开,让你好好看看?”女人的第六感出奇的强,似是感受到徐方目光,戴悦直接问了句。

徐方嘿嘿笑:“你要是热,就解开呗。”

“美死你,对了,你这次来白禾市,有什么事没?”戴悦岔开话题。

“来看看北二环附近,有没有合适的楼盘。”徐方也不隐瞒,直接说出目的。

“你想买栋楼?”戴悦有些惊诧。

“是,有合适的推荐吗?”徐方随口一问。

戴悦皱了皱眉,仔细想了想:“确实有人想卖,不知你买来什么用的?”

“开酒店。”

“这就拉倒吧,那栋楼确实适合装修成酒店,不过买下来只有倒闭的份,瞎费时间。”戴悦撇撇

“为啥这么说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“你对白禾市不了解吧?白禾市有四家酒店,在市里深蒂固。口不错,风评很好,而且高端上档次,老牌的店,全市的人都认可,去吃饭有面子。新开的店,价格等同的话,谁会去吃饭?我知那栋想卖的楼,就在山秀大酒店附近,距离不超过三百米。很不巧,山秀大酒店,就是白禾市四大酒店之一。”

戴悦对本市比较了解,吧啦吧啦说出原因,才又劝:“多少人都感觉那栋楼建的有些可惜,太适合做酒店了,可惜对手太强,做成酒店也没多少生意。”

徐方心猛地一,这一刻,连他自己都感觉,自己的运气太逆天了点。

离山秀大酒店近?我就奔着他去的!

口气,徐方才:“姐姐,你把那人联系方式给我呗?”

“还要?我跟你说,那楼盘结构,最适合做酒店,做别的都不合适!”

“我真是要开酒店,这楼对我来说太合适了。”徐方笑了笑:“等酒店开好了,到时戴小姐去吃饭,我给你打折。”

“切,白痴开的酒店,我才不去。”戴悦一口拒绝,把徐方呛的直翻白眼。

“姐,你这落枕的病,虽然不经常,但一年总有那么六七次吧?平均两个月一次,虽然不是啥大病,但也不服。恰好我这推拿手,对改善颈部气血大有好。配合针灸辅助,深入治疗后,可能一年也不会落枕一次。”

徐方说了句,便停下手中作:“只是我现在累了,不想治。戴姐,你有给我解乏的子没?”

戴悦闻言哭笑不得,她哪里不明白徐方意思,不就想要联系方式嘛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