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9章 青云大学

了客厅,林香雪先去头发,徐方则了厨房炒菜。

不到半小时,三菜一汤就被徐方端上来。

看到林香雪,徐方眼睛一直,这妞依旧围着浴巾坐自己对面,自己站着的角度,恰好能把那对圆子看个大概。

感受到了徐方目光,林香雪:“吃饭。”

“好。”

林香雪是饿了,大口扒着香气扑鼻的菜。

吃饱后才反应过来,笑问:“对了,你来找我啥事?”

“差点忘了,”徐方从口袋中掏出合同,放在了桌子边:“你吃完饭看看,一份酒店转让合同。你昨天不跟我说想开分店嘛,今天恰好碰到一家,顺手买了,你有空把钱给了。”

“啥?”

林香雪杏花眼顿时瞪圆,着急问:“怎么没跟我说一声?地点在哪?多少钱?太小可不行。”

“西三环朝里,有家酒店‘星晨大酒店’,经营不善估计要倒闭了,我就顺手收了。五千万,半个月内付款。”

“什么!”这次林香雪真惊讶到了,一把抓过桌边的合同,打开之后,仔细阅读上面重要的讯息。

毕竟是做酒店生意,而且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地段,她自然是听说过星辰大酒店的。

那地方当真不错,占地很大,比秀兰要大三分之一,更重要的是人家有九层,地段比较繁华!

自己当时也眼馋了这块地方,不过人家才开的酒店,自己提出去买不合适,结果就被这徐方买来了?还是顺手买的?这犊子每天都特么什么运气?

听传闻,那家酒店加上装修,金额都已经超过了五千万,到底咋买来的?

“你咋忽悠的?”林香雪虽然不是八卦的主,但实在没忍住。

“那家店老板是家族放出来历练的,酒店亏本,家族准备把酒店收走,创业基金压到五百万。我跟她提出合作,前提是把酒楼卖我。”徐方笑

“啥合作?你一口气说完了。”林香雪的好奇心已经被无限大的起。

“算是咱们秀兰大酒店的分支吧,我让她开火锅店,利益划分,她三,咱们酒店七。这是合同,你看一下。”徐方从口袋中,又掏出一张折叠的合同。

林香雪接过,仔细看着上面条款。看过之后,才问:“你怎么想的?”

“店名就秀兰火锅,我们承认是秀兰旗下的。咱们现在主打的是高收入群,而火锅店面对的是中层群。发展模式与咱们差不多,以口取胜。前期借着咱们酒店的名气和大规模宣传,打响名气。等发展起来,开始不断开分店。”徐方笑

林香雪赞:“你自己生意,也绝对能起来。咱俩要是同样的起步资金,各自创业,我真比不过你。”

徐方吓了一跳,急忙摆手:“开啥玩笑,咱就是个农民。”

“农民都你这样,那让我们商人咋活。开火锅店很好,投资小,回本快,赚了钱可以迅速再开分店。经营得当,或许能比咱们更快冲出青云市呢。”林香雪笑

徐方摇摇头,否定了这个提议:“不,必须是秀兰大酒店先出去,并在外面打响了名气,才能把火锅店搬过去。一个品牌,只有以一个高姿态、高规格的姿态入新市场,才能更好的带中层产业。”

“有理,这么说秀兰大酒店,得加快发展了。”林香雪也感觉任务较重。

“一切都得快速发展,还有,这五千万咱们咋理?我可没钱。”徐方问了句。

“找银行贷款,贷个五千万,一年还清。用两套酒店做抵押,三天就能出款。”林香雪驾轻就熟说着,显然早已了解过。

“行,这些你来做吧。”徐方将合同递过去,让林香雪保存起来。

林香雪刚站起,准备把合同收好,上的浴巾突然一松,很脆的掉在了地上。

徐方眼睛瞪大,虽然之前看过,但以前是治疗。

林香雪羞呼一声,忽然感受到徐方灼热的目光,忽然没再惊慌,啐了口:“又不是没看过,你这啥表。”

说着,还故意抬了抬肩,那爆炸般的视觉冲击,让徐方一阵眩晕。

“香雪,你这样我会错误的。”徐方艰难

“姐叉开你敢错误吗?”林香雪大胆问了句。

靠,你瞧不起人!徐方有些悲愤,看来自己平时太正人君子,竟然给别人留下了胆小的印象。

徐方决定为自己正名!

在林香雪的惊呼声中,直接扑了过去。

本就对徐方有好感,而且大龄单女,对这方面并不排斥,甚至有些期待。不多会,在徐方上下其手中,阵阵压抑的声音,在房间漾开。

“叮咚——”就当徐方准备上马,一阵门铃声传来,眼神离的林香雪,陡然恢复清明。

推开徐方,脸羞红,啐了口:“一看你就不是好人!去开门,我换衣服!”

说完,自己蹭蹭蹭跑上楼。

徐方有些傻眼,差点委屈的哭出来。

我不是好人?宝宝都快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,咋就不是好人了?

这次还不是你挑衅在先!

哭无泪的徐方,叹了口气出去开门,正是欣回来了。

看到徐方,欣惊喜问:“小方,你啥时候来的?”

“刚来没多会。”徐方笑

“嘿,那你们吃过饭了吧?今天小姐没去酒店吃饭,我还专门打包回来了。”欣拎着俩袋子,走屋放了冰箱:“来做啥呢?咋也没说一声,我好去接你。”

“谈了一栋楼,咱们开分店用,来找香雪商量下。”徐方笑

眼一撇,忽然看到那人心魄的弧度,心中一跳,手迅速一探,一把住徐方。

诧异的看了眼徐方,欣低声问:“你这是咋了?”

徐方被抓个现行,心里一,深口气,面不改:“还不都怪你,你穿成这样,我能没点回应嘛?”

今儿穿的确实很,松宽领低的衬衫,让那俩圆子挤出的沟了大半。

听到徐方的话,欣小声啐:“德行,想待会就跟我回家,专门买了点,可以整点新花样。现在赶消停了,万一被小姐发现,还不给你切了!”

徐方脸一苦,这还不都是她惹的,不过还要奉承欣:“听你这么一说,能消停下来嘛,我吃冰棍压压。”

说着去冰箱,整冰淇淋出来。

五分钟后,林香雪从下楼,看到欣打了声招呼,歉然:“今儿跟小方讨论合同,没注意时间,忘了跟欣说了。”

“没事,放冰箱里晚上吃也行。”欣笑了笑。

三人又聊了会,徐方提出告辞。

林香雪也不好意思留徐方,等欣出去送徐方后,林香雪匆匆走到自己房间,想着今天与徐方的事儿,手不自伸向了潺潺泉。

并没着急送徐方回去,而是直接去了她家。刚家门,便拉着徐方朝卧室走去。

没过多会,房间就传来高亢以及各种奇怪的声音。

……

一个半小时,欣半眯着眼睛,眼神离,啐:“就不会轻点,每次都这样。”

徐方嘿嘿笑着,也不反抗。

本想辞别回家,看了看时间才刚四点,心中一,问:“对了欣,香雪给我准备的两件衣服,还在你这吗?”

“在,怎么了?”欣好奇问。

“去趟青云大学,打听一个教授,怕穿成这样保安不让我去。”徐方笑

嗤笑一声:“早该换了,小姐还给你准备了一套休闲装,都在衣柜里,你打开看看。”

徐方打开衣柜,果然看到一件休闲装。条纹衬衫显得很高档,下牛仔,也显得洋气十足。

“穿给看看。”欣催促

徐方将衣服套上,穿上新鞋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徐方很是满意,别说,林香雪那妞眼光还不错。

也打量徐方,赞叹:“你这材,穿啥都好看。以后别穿文化衫了,农民工都看不上,土掉渣了。”

“这怎么行,以后经常有脏活累活,咱穿太好万一抹脏了心,文化衫多好,结实耐脏。”徐方撇撇

翻了翻白眼,无奈:“随你。”

辞别欣,徐方打车去青云大学。

走在学校小路,周围青洋溢的气息,也感染着徐方。

而一休闲装的徐方,上由内而外散发出沉稳的气质,也引了不少女孩侧目。

“嘿,同学,问一下,您认识姜先娜教授吗?”徐方拦下一女孩。

女孩约莫二十岁,还不会打扮,素颜朝天看着很清秀。

看了眼徐方,发现是个帅哥,展颜一笑热心:“认识,听过姜老师上过一次公开课。”

徐方立刻来了神:“您了解她吗?我有些事想请她帮忙,听说姜老师格古怪,不好相,求支支招。”

女孩没想到徐方有这目的,愣了下才笑:“看着很严肃,但姜老师讲课很生的。格方面,我也不大清楚。”

徐方有些失望,忽然就见女孩眼睛一亮,指着不远一老大叔:“你看到那人没?他很了解姜老师,不如你去问问?”

顺着女孩所指方向,徐方看到一五十多岁的大叔,正在场踱步。

和女孩了声谢,徐方便走了过去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