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1章 董扬帆妙计

躺着休息,徐方拿出手机,才发现扣扣上,有董扬帆给自己发的消息。

“徐方,贝的数量还能不能多提供些?这边已经出现供货张的况了。”

看到消息,徐方回了句:“董经理,照我们岳海村的产量,能稳定给你们供货殊为不易,量是无添加了。”

“那我再想想办吧,没想到你们村的贝,竟然这么抢手。”董扬帆称赞了句问:“你们是人手不足还是什么原因?这点产量确实不行。”

“人手是一方面,主要还是扇贝数量不足。岳海村这边海域就这么大,扇贝产量有限,如果过度捕捞,过个一年两年,就再也见不到这质量的生扇贝啦。”

“一个农民竟然有这种觉悟,真是不简单。”电脑边的董扬帆,看到徐方传来的一行字,心里有些钦佩,暗忖了句,又敲了一行字过去:“如果你打算长期做扇贝生意,我建议你做生扇贝养殖。只要品种纯正,配合人工饲养方,在优秀的质中,很容易养殖出等质量的扇贝来。”

徐方心里一,要真能养殖生扇贝,那真是天大的好事,问:“董经理知大概的养殖程吗?”

董扬帆很快发来几段话。

“得先育苗,扇贝的繁育能力很强,一只扇贝大概能吐出几百万枚卵,虽然成活率不高,但只要培育得当,扇贝苗不用愁。”

“养殖也简单,通常大家采用的是浮筏养殖,将扇贝幼苗装入笼网中,挂在筏架子上,放在海里。这样技术简单,不需要物资设备,成本也低。不过扇贝天敌不少,这样养殖存活率不高,但胜在量多,大部分人会采用这种方。”

“当然,如果有条件的话,也可以行底播养殖,选择合适的海湖,用网隔开,把贝苗直接播放到海底,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天敌。如果你还想养殖虾的话,可以把虾放去混养,形成一个简单的生态链。”

看到董扬帆发来的消息,徐方是真的心了,正考虑要不要做,董扬帆又发来一条消息:“扇贝九月十月,正是繁殖的好适合,你要是准备做了,可以现在就做。”

徐方只是稍作思考,便下了决定:“好的,谢谢董经理,有时间请你吃饭,我决定尝试一下养殖。”

董扬帆显得很高兴,:“谢啥,你要是做就趁早,现在开始做,明年数量就能上来。到时你可别忘了姐,贝数量要给姐管够。”

“我这边要给两个酒店供货,除了这两家酒店外,以后多出的扇贝,优先给董经理,管够。”徐方应承下来。

两人达成一致后,董扬帆便下了线。

徐方坐在上,内医诀运转开始修炼。

一夜无话,翌七点,徐方从修炼中回过神来,起去洗手间。

刚准备酣畅淋漓下,门突然被打开,徐方心里一咯噔,就看到陈美霞走了来。

“陈……陈姐,早,要不你先出去。”徐方十分尴尬,一时退两难。

扫了眼徐方,陈美霞眼中闪过一,啐:“不行,我得监督你,万一撒到我家马桶圈上,老娘跟你不客气。”

徐方险些吐血,这大早上的血气旺盛,这种状态下,自己还真未必能全中。尴尬的提好:“算了,待会再来。”

“咯咯,你呐,赶的,姐也得用洗手间。”

看到陈美霞关门,徐方悄悄松了口气。

几分钟后徐方出来,看着外面一脸揶揄的陈美霞,一时有些尴尬:“陈姐起这么早。”

“那是,姐一向早起早,不过真希望今儿能到八点半才醒。这才七点,还得等一个多小时。”陈美霞有些无奈。

“很快就过去了,我们吃个早饭就差不多。”徐方安

“就你会说话,待会姐做给你吃。”说罢,陈美霞关了门。

徐方打开冰箱,看到里面食材,取出一些开始做早餐。几分钟后陈美霞出来,当看到正在切菜的徐方,眼中闪过一惊讶:“嘿,你在做啥?不会想毒死姐吧?”

“正好会做饭,陈姐不如尝尝我厨艺。”

“行。”陈姐本就快,也不管徐方,去客厅玩起了手机。

二十分钟后,徐方端着四个碗上来。

菜很简单,杂蔬瘦粥、茄子牛面,但浓香四溢,直入鼻孔。原本对徐方厨艺不抱希望的陈美霞,眼睛猛的一亮。

“这都你做的?”

“可不嘛,难不成是鬼做的。”徐方翻个白眼。

“闻着很不错,姐尝尝。”拿过筷子,陈美霞尝了口,惊讶:“不错,小方,你这厨艺绝了。”

“喜欢就好。”

“小方,你医术又好,长得还帅,还能做出这饭,姐对你可心了哦。”陈美霞着徐方。

“陈姐这么漂亮,对我心是我福气。”徐方拍马的功夫,显然超越了医术。

“德行,就你会说。”羞嗔了句,陈美霞心里美出了

吃过饭收拾之后,就快到了八点半。

徐方让她坐在化妆台,陈美霞透过镜子,看到脸上的纱布,心张的咚咚直跳。

女人本美,她心里已经期待了一整晚,如果拆下纱布没有任何变化,那心中的失落就太大了。

徐方看了看时间差不多,笑:“陈姐,我要拆纱布了。”

“行,你拆吧。”陈美霞闭上眼睛。

徐方不啰嗦,手将纱布揭开,那层鱼鳞状的皮肤,如同一张贴纸被撕下:“好了,你看看吧。”

张的睁开眼,当看到镜子里的人,陈美霞瞬间呆滞。

陈美霞猜了一晚上,这乌鳞层究竟会成什么样子。面积能减少一些?颜会淡一些?

千算万算,却没想到,脸上的乌鳞层,如蒸发了般丝毫未剩!

难以置信的着脸,光洁的感觉传来,陈美霞再也忍不住,眼泪像断了线,吧嗒吧嗒下来。

“陈姐,你,你别哭。”徐方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没事,姐是高兴,高兴的。”说了句,陈美霞直接扑在徐方怀里哭诉:“这两年,就因为这该死的病,姐失去了多少。我老公没跟我离婚,却一年多不家门。因为这脸姐推了所有酒局,别人以为我不给他们面子,生意也一落千丈,人际关系、生意、,全因为这张脸。这些年来,姐心里苦却没人说。”

徐方叹了口气,他理解陈姐的心,安:“陈姐,咱现在都恢复正常了,振作点,把失去的都拿回来。”

陈美霞深口气,看了眼徐方,这小子沉稳的可怕,竟让她有种心安的感觉,点点头:“失去的是该拿回来,但一些不必要拿回来的,应该扔掉。这次真谢谢你,虽然还有些印记,不过已经能让姐恢复自信了。”

“那个……白印也能祛除,还记得你头柜剩的一半膏吗,每天均匀涂满在脸上,三天脸上的肤就能一致。”徐方提醒

“当真?”陈美霞惊喜

“我骗过你吗?”徐方反问一句。

听到徐方的确认,陈美霞心里,良久才平静下来,看着徐方问:“这次诊金多少?”

钱三百,诊金二百,这次收你五百块钱。”

“五百万还是五百元?”陈美霞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五百元!”

“这么点?姐准备给你三百万呐!”陈美霞诧异

“三百万!”徐方几下,老祖宗老祖宗,当时你怎么就定了这祖训,我都少赚多少钱了!强忍着心痛,徐方佯装大气:“家有祖训,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不能靠医术赚钱,五百已经收多了。”

“哟,还有这祖训?以后姐有啥病都找你行吗?”陈美霞打趣问。

“可以。”

看到徐方确认,陈美霞心里高兴,本想多给徐方转点钱,但在徐方百般持下,还是收了原价。

代了句如何用膏,又给她留了副方,徐方就要离开。

陈美霞凑过来,提醒了句:“姐是做家生意的,以后有需要了,尽管跟姐打电话,姐免费给你提供。”

“谢了,家里正好盖了房,到时需要家,我就来找你。”徐方欣喜

“行,一言为定,你不多陪会姐?”一把住徐方,陈姐小声问了句。

徐方心里一,差点就答应,苦笑:“不了,已经收了钱,怎能再承美人恩。我得赶回去,找人建个码头,好把船开回去。”

陈姐毕竟是个女人,脸皮薄的很,不好多挽留徐方,只得开车送徐方离开。

看着徐方开摩托艇远去,陈美霞不一叹:“这么有原则的男人,还真不多。不过姐子就贱,我就不信拿不下你,哼。”

说罢,开车离开山脚。

……

徐方着摩托艇到家,看到柳海连不在,直接给她打个电话。

“徐方,啥事?”电话通了,柳海连好奇问。

“海连,你会修码头吗?”

“修码头?”柳海连愣了下:“能,也确实该修,咱这建筑材料运来,人家停船都得费半天劲,才能找个合适的地靠岸,咋,你要修?”

能修,徐方心里一安,催:“成,那现在就修一个,钱今儿就结清。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