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6章 断货

徐方了门,周芝立刻把门关上,杏花眼看着徐方,脆声问:“小方,你学你波哥说话是几个意思?”

“我这不是想开个玩笑,谁知……”徐方急忙解释。复制网址访问

“装,你再装!好端端的跟姐开这种玩笑?”说着,周芝就凑到徐方前:“待会我就告诉你波哥。”

徐方吓了一跳,倒不是怕事,这本就是误会,自己可不愿蒙不白之冤,急忙:“芝姐,你可别,我的人品你还不信吗?”

“人品?那你眼珠子,一直朝哪看呢?”周一撇。

徐方扫了眼两团子,心猛的一跳,这么突出,想不引人注目都难,尴尬:“我看这小子长得真好。”

芝白了徐方一眼,手一伸,迅速住徐方,感受着那人心魄的弧度,心猛地一声问:“就看成这样了?”

“我这不……天气太热……火气大……”徐方脸一红,就差找个地缝钻去。

徐方差不多了,周芝知,再朝下就真过火了,不过这小子还算老实,换其他人,哪怕不扑过来,也得跟自己花言巧语荤两句。

“这次就饶了你,说吧,来我家做啥?”

徐方悄悄松口气,急忙:“有个工作,不知芝姐有没有兴趣。”

“工作?啥工作?”周芝有些好奇。

“也不累,就是耗时间。村长不是开个超市吗,现在还缺个营业员,选来选去,咱村里还是芝姐最合适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周芝咯咯笑:“怎么姐就成了最合适的?”

芝姐长得漂亮,顾客愿意来。第二嘛,村里就芝姐年轻、聪明,工作上手快。超市给你打理,我和村长都放心。”徐方一个马拍过去,果不其然,周芝的脸已经洋溢出一朵花。

“嘿,算你有眼光,不过姐现在要带孩子,可没多少工夫。”虽然心,但周芝还有些犹豫。

“平时的工作,就是收钱,告诉顾客货在哪,然后哪些货快没了,跟我说一声。工作时间长了点,每个月没有休息,每天早上十点上班,晚上八点下班。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午休。你要是带孩子也方便,到时你把孩子朝边上一放,我那超市也不热。”

有午休,这工作时间不算长,而且工作确实不累,犹豫了下,周芝才问:“有工钱吗?”

“一个月五千。”

“多少?”周芝吓了一跳,以为出现了幻听。

“五千。”

“好,姐了,啥时候上班?几号发工资?”周芝兴奋问。

“要不,今天就开始,今天正好1号,每个月最后一天,就给你结工钱,行不?”

“行!走,你带姐过去。”周芝催

徐方带着周芝去了超市,看到周芝,郑秀兰眼中欣喜,这人初中文化,做收银员绰绰有余了。

而且郑大村长本就出豪门,之前缺钱还好,现在赚钱了,脑子里再没钱的概念,五千块钱一个月,倒不心,这事儿也就敲定下来。

现在已经十一点,人还不是很多,郑秀兰给周芝讲解程。本就简单的作,很快周芝就全部上手。

“把活一出去,心里还空的。”跟徐方并排走着,郑秀兰感慨一句。

出去也好,像村长这种人才,应该把才华施展到应该施展的地方!”徐方笑

“你这犊子说话,姐真是越来越听了。”郑秀兰苦笑:“不过该做的,姐都做完了。村民的收入平提高了,风景区的建设,大方向也有。最初来岳海村的目的,已经超额完成了。”

看了眼郑秀兰,徐方笑问:“这村子建设路,还很长,很多建设都没完成,任重而远,你可不能懈怠。”

“去你的,建村子需要多少钱,你以为我能做的来?”郑秀兰啐

“那你也不能懈怠,你想想自己,打理超市都有些累,那村民们下海捕捞,岂不是更累。咱们的目标,是让咱们村民,不用做最苦的活,还能过上好子。”

郑秀兰闻言一愣,随即反驳:“这么轻松就想赚钱,富不过三代。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咱们现在第一阶段,走的是靠蛮力发家致富。等咱们下一代,我希望咱们村子能发展起来,他们能靠脑力发家致富。”徐方矫正了郑秀兰思想。

“谁跟你下一代。”郑秀兰辩解不过,白了徐方一眼,冷哼一声,扭头回了屋里。

……

七星区冯爷的面子被削,冯爷却一直没静,一时间,七星区的地下势力,也议论纷纷。

北斗会所,顶层,只有冯朝和白无常两人。

“冯爷,调查完了。”白无常

“哦?他们背景如何?”冯朝急忙问。

“他们开业那天,出场的林总,好像是两年前冰雪珠宝公司的总裁。传闻林香雪已经毁容,消失了两年,是否为本人无定论。那男的人们都他徐总,份不详,青云市以前好像没见过这人。”

“林香雪,冰雪珠宝公司,商业女王……两年前听说出了意外,究竟谁是幕后黑手,她都查不出来,能量应该一般。除了商业运作能力还行,其他不足为虑。至于那个徐总,”冯朝一时拿捏不准,良久才:“先试探一下。”

“怎么试探?”白无常问。

“继续查,查清楚秀兰大酒店的所有供货渠,然后几种重要的货物,严再对秀兰提供。”冯朝吩咐

白无常眼睛一亮,冯朝这子很高明,如果封住了秀兰的供应渠,秀兰想强势解决,注定要出他们的能量。如果秀兰的能量很大,那这个对手,他们就要掂量下,值不值得对付。

如果秀兰咽下这口气,另寻渠或者脆放弃主菜系,这也就出秀兰能量不行。到时冯爷就挥兵直下,一举灭掉秀兰。

秀兰大酒店的采购部,大多数都是赵雨霏从明月楼带来的。一些供货渠,无非那么几家。

白无常只用了一小时功夫,就再次回到了北斗会所顶层。

……

徐方在村里,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雕刻。雕刻的材料也杂,木头、石膏、黏土、石头,应有尽有。

徐方只练习雕刻球形,一个月时间转眼晃了过去,雕刻技术也船高。大大小小的球,只要徐方想,就能刻的滴溜圆。

着秦老给自己定的考验时间,差不多到了,徐方正要去拜访秦老,就收到了林香雪的电话。

“林大美女,找小的啥事?”徐方笑问

“看看徐大忙人,这么多天在忙啥,大半个月了,也没见徐总去过酒店。”林香雪慵懒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和雨霏都在,这样的人才把守着,能出什么问题。”毕竟自己是个甩手掌柜,出不上力,马得跟上。

“这不,找你还不是出问题了。”林香雪语气有些凝重。

“什么问题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“咱们这有五主打菜,牛销量还可以,但是牛的渠,直接被切断了。”林香雪无奈

徐方闻言一愣:“他们不产牛了?”

“怎么不产,就是不给咱们供货。”

“有人比咱们价格更高?”

“没。”

徐方只是一想,就立刻明白过来,肯定有人在背后捣鬼。自己在青云市得罪的,也就是冯爷。

不过是不是他们做的,徐方还不敢确定,毕竟如果有**东引,想借自己手削弱冯朝势力,也不是没可能。

“行,我待会过去。”徐方挂了电话,着摩托艇朝市里赶去。

四十分钟,徐方到了秀兰大酒店,林香雪、欣、赵雨霏已经在里等候。看到徐方来,林香雪招呼徐方坐下。

“香雪,这事你怎么看?”徐方直接问

“之前雨霏问了供货商原因,对方支支吾吾模糊带过,我感觉肯定是有人捣鬼。”林香雪有些惆怅:“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可能,就是冯朝。但这种竞争方式,并没有触律,不管是谁捣鬼,这亏咱们吃定了。”

“换家供应商不行?”徐方好奇问。

赵雨霏摇摇头,苦笑:“咱们是在养牛场直接货,那里产的牛,好,与咱们距离不远,质保证新鲜。我们酒店开业,选择的食材,都要求最顶尖的,顾客也吃习惯了那里的牛,如果换成冷冻的,肯定会影响咱们声誉。”

“还有没有其他供应商?”徐方问。

“三百公里外有一家,而且质量比青云市的还好,不过咱们想要新鲜的话,就得每天运送一次,运输成本有点大。”赵雨霏有些苦恼:“我的想是先从那里货维持现况,然后再想办。”

“三百公里,开货车走高速,送到咱们这也就四五个小时,这子可行,雨霏的提议不错,现在你就联系下吧。”徐方赞许

赵雨霏笑了笑,依言走了出去。

“徐方,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。”林香雪忧虑:“能断了咱们牛,其他食材肯定也能断掉,咱们生意肯定大受影响。”

徐方眼里光一闪,分析:“还不止,这么多食材,他们只断了咱们牛,这是对我们的试探。要是咱们能强势解决这事,对方肯定不敢招惹我们。但咱们要是委曲求全,别人看出咱们深浅,就真要对咱们下手了。”

林香雪听后一,诧异的看了眼徐方,没想到这犊子想到的竟然这么多,忙问:“你有啥办没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