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5章 暗流涌动

这种事徐方想辩解,只能越描越黑,脆就不说话,开车直接到了苍梧小区。

赵雨霏指清楚停车位置,停好车,两人朝楼上走去。她住五楼,505房。

打量一下室内,银灰的壁纸,显得屋内净利索。地上铺上地毯,多了几分暖意。

让徐方在客厅等着,赵雨霏脸颊通红,扭了浴室。

半小时后,赵雨霏穿着浴袍出来,头发已经被,头发搭在肩膀,看起来熟妩风韵。

最上面的扣子没扣,每走一步,那团子就依稀可见。

在徐方尴尬的目光中,赵雨霏贴了过来:“说吧,在客厅还是在卧室?”

“就在这吧。”

“德行,看把你急的。”赵雨霏说着,就要把袍拉开,就被一只大手拦住。

“那个,我真是中医。”徐方尴尬

赵雨霏眼睛一瞪,手快速一伸,一把住徐方,感受着那人心魄时,赵雨霏心猛地一跳,嗔羞:“都这样了还装,徐总,你不会想给女下属针灸吧?”

徐方老老实实的点点头。

“往哪儿扎?”赵雨霏手用了点力。

徐方哭无泪,自己真是个中医。在赵雨霏吃惊的目光中,徐方从衣兜里掏出了一盒银针。

“来,把巴张开,我给你看看。”之前赵雨霏被打了一巴掌,因为急,徐方并没完全理好。

赵雨霏有些懵,不过仍乖乖张

“牙出血,牙齿有些松,不过不很严重,你忍一忍。”说着,徐方取出五银针,快速扎在赵雨霏脸颊。

随即,内医诀运转,真气顺着银针渗透而去。

当感受到一适的清凉之意,赵雨霏眼里闪过一惊异,不过现在说话也不方便,一些问题只能在心里忍着。

十分钟后,徐方收回了银针。

原本还微的脸颊,竟然恢复如初,赵雨霏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方,惊问:“徐总,你真是中医?”

“我不是一直说吗?”徐方一副宝宝委屈的模样。

“呃……”想到之前自己的行为,赵雨霏双颊绯红,低头小声:“不好意思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……”

“行啦,伤势已经没问题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徐方深口气,告辞了赵雨霏。

赵雨霏忘了挽留,等徐方走后,心里一时有些空。想着徐方耐看的长相,结实的板,给自己治疗时的贴心,赵雨霏心里就一阵触。忽然想到手中那人心魄的感觉。心一,手悄悄朝下探去。

徐方出来后,深了口气。

赵雨霏的心思他自然懂,而且自己真想的话,最后的结果,肯定是赵雨霏半推半就,两人鬼混在一起。

不过他有自己的原则,绝不趁人之危。

打辆车回到九山脚,徐方坐在后座,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打算。

自己上的现金,加起来几近五百万。建设宾馆的钱已经够了,接下来再赚的钱,村里的一些主路,可以展开修设了。

还有那所谓的冯爷,虽然来闹事两次,但他也捞了不少钱,暂时不和他们深入计较。但如果他们敢再捋虎须,那就只能去会会所谓的冯爷了。

……

青云市,表面如常,但各区大混子,都把目光落在了七星区上。

这事上本就没密不透风的墙,冯爷手下,四肢被人装下卸下好多次的消息,很快就不胫而走。

接下来,冯朝儿子冯瑜,带着冯爷手下第二大将黑无常,想去秀兰找场子。结果却是黑无常双被废,冯瑜双臂折断,最后还被人讹走了四百万。

一个大混子能混下来,除了台上有人罩,手底也要有能人。就比如冯朝手下的黑白无常,实力高强,一等一的好手。这些年,不知为冯朝摆平了多少事,成就了黑白无常赫赫凶名,也奠定了冯朝成为七星区当之无愧的大混子。

六个区,肯定相互觊觎对方的地盘,但因为势均力敌,任谁也不敢轻举妄争斗,不好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。

但如今冯朝手下第二大将黑无常被废,让这其中的关系,微微有些变化。大家的目光,纷纷落在七星区这块。

七星区本就是市区,有不少赚钱的场子,可谓斗金。谁能吞下这块蛋糕,那谁就能在青云市独占鳌头。

不过虽然眼馋,但依旧没人敢。一来冯朝手下还有白无常这号猛人,第二他们不知秀兰大酒店,究竟是什么态度。

一个能废掉黑无常双的猛人,要是他也觊觎七星区这块蛋糕,最后哪怕击溃了冯爷,也会遭到秀兰的强势反扑。到时偷不成,反还引火烧

七星区,北斗会所,一大背头男子,坐在沙发上不断烟。他正是七星区头号大混子,冯朝。

在他边,一名穿白西装的男子,正拿着一把匕首,细心的修指甲。熟悉七星区的人,一定知此人,正是冯朝的得力将之一——白无常。

“老黑,那人什么平?可看出是什么来路?”终于,一西装的男人,

黑衣人无比颓废,惭愧:“没看出深浅,不过一力气可不小,拎着少爷砸过来,我竟然没接住,我们俩一起被摔在墙上。少爷被我护着还好,我小被少爷这这一撞,跟被大铁锤了一棍似的,直接岔了气。接下来那小子就钻了空子,就成这样了。”

白无常眼里有些吃惊,黑无常的力量,没人比他更清楚,黑无常竟然没接住?

“你们两人,对此事怎么看?”冯朝沉着脸问。

“十几人没打过他一个,也不知那小子是哪跑来的怪胎,这事,不妨先等等。”黑无常劝

白无常犹豫了下,摇摇头:“咱们上混,注重的就是一张脸。今儿对咱们打击太大,要不找回场子,人心可就失了。”

冯朝将烟掐灭,:“这事儿,再等等,这两天好好秀兰的底。”

黑白无常心中一顿,看着冯朝的眼睛有些尊重。他们能忠心冯朝这么多年,对冯朝的忍辱负重很是钦佩。

儿子被打残,兄弟被废,帮派颜面尽失,这样的状况,还没被仇恨冲昏头脑。

“老黑,这你别灰心,我已经联系了京城名医,两天就能赶来。”安了一句,冯朝:“老白,你去查一查底,注意,千万别冲。”

“好!”

……

徐方回到家后,继续研究雕刻。本就有功夫在手,徐方雕刻起来,速度很快。

转眼间,半个月时间弹指而过。这早上,徐方吃过饭,在院子里练习了一会雕刻,看了眼郑秀兰还在磨蹭,笑:“大村长,超市还不开门,不想赚钱啦?”

郑秀兰在超市,了大半个月,看着超市已经步入正轨,逐渐丧失了经营的兴趣。闻言一瘪,:“不想去了。”

现在超市每个月的净利,已经高达十万。收入已经稳定,只要能保证游客数量,超市的经营问题就不用愁了。

“要不,我帮你瞅瞅,招个人?”徐方问。

“可以。”郑秀兰早有此意,闻言点点头:“招人得快一点,但要求不能松。人得机灵些,村里老太太们就别找了。”

“行,包我上。”徐方笑

徐方做事,郑秀兰一百个放心,收拾一番,就朝超市去了。

徐方想了想,现在村民的收入,只要在海边不磨洋工,一天赚个二三百不成问题。而且累了,完全可以歇一天。

超市的活虽然轻松,但要是赚的太少,还真没人乐意做。

想了大半天,徐方突然一拍脑袋!

这事儿,可不得找芝嫂!

芝嫂全名周芝,前年嫁给了村里的刘波。今年初夏,给刘家生了个大胖小子。村里人重男轻女,这下可把刘家人高兴坏了,一个个把周芝当宝贝对待。

刘波也舍不得让娇下海做活,加上闺女确实需要照顾,芝嫂就闲下来了。芝当年可是上过初中的,在村里算高材生,学习还不赖,做营业员肯定没问题。

打定主意,徐方便朝芝嫂家走去。

“砰砰砰。”

到了地,徐方敲了敲门。

“谁呀?”芝嫂的声音传来。

芝也是村里人,徐方小时候经常跟她见面,关系还算融洽。听到熟悉的声音,徐方玩心大起,学着刘波的声音:“开门,是我!”

听到自家男人出来,门就开了一缝,周芝也念叨起来:“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?”

当徐方看到周芝的模样,不一呆。

此刻的她,衣角撩起,正喂着怀里的娃。那抢眼的团,让徐方心里一跳,脑袋有些转不过来。

自己只是想她,怎么最后变成这尴尬场面?

芝也没料到门口站着的,竟然不是自己男人,心里一咯噔。

芝姐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徐方脸有些红。

看到来的徐方,周芝眼睛一亮。

徐方长得耐看,板结实,而且为村里人做了不少贡献,很有本事,颇得大小娘们的喜。现在村里但凡有女人唠嗑,三句话不离徐方。

村里女人,但凡过了门,聊起天也大胆的很。聊的话题比较杂,不过大部分话题,无非是哪家闺女适合嫁给他;徐方和村长有没有发生啥之类的。

甚至一些四十多的妇女,聊天时也经常打趣,徐方小时候那丁儿就大。现在又这么健壮,谁要能让拱了,肯定真上了天。

芝自然也经常听别人聊,此刻突然看到徐方,再想到大家聊的话题,心怦然一跳,衣服也不放下,就这么朝后一退,示意徐方来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