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4章 我又不是不同意

感觉口有些闷,一时隐约明白了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是什么意思。 这丫也太贱了吧!

徐方不再搭理,而是转头看着赵雨霏,用袖子净她脸上的鱼汤。

看着那清晰的巴掌印,徐方柔声:“你放心,不会破相。”

随即,内医诀运转,一真气渗透赵雨霏脸颊。

赵雨霏只感觉一阵清凉,神也恢复了几分,看了眼一脸心的徐方,心微微一

“徐总,我……”赵雨霏有些委屈,眼眶一红。

“没事,这帐我给你算。”徐方拍了拍她肩膀,让赵雨霏心里一安。

,这人是谁?”冯瑜打量着徐方,张口问

“就是上次打我的那人,”极不愿的承认:“这小子嚣张的很,我提冯爷,他本不放眼里。”

“哦?有些意思。”冯瑜眯着眼,走到徐方边,笑:“小子,你敢对我的人手,你知我是谁吗?”

“小混子。”

和上次回答的话类似,冯瑜一噎,一口气险些没上来。

“有种!”冯瑜气笑了,从怀中丢出一把匕首,凶:“你说,是自己废一手一脚,还是让我手?”

而其他人也一起围过来,看起来很有声势。

徐方眼神冰冷的看着冯瑜,转把门关上,笑的一白牙全出来:“几位不妨先把账结了,这桌菜四十万整。要是不结,待会恐怕就不是这个数了!”

冯瑜看着徐方,感觉这民工简直是个傻,这个关头,竟然不出去找保安,反把门关上了!

“小子——呃!”正要讽几句,冯瑜呼一窒,脖子就被一双大手捏住。

“啪!”一清脆的巴掌声传来,冯瑜脸一歪,几颗槽牙就被徐方打掉。

“上!”那黑衣人看少爷被打,招呼一声就扑过去。

徐方挡在赵雨霏后,将冯瑜倒转,提着就朝众人舞去。

这些混子本就来闹事,都揣了家伙。不过当看到徐方手里的武器竟然是冯少,一个个都傻了眼。手中的匕首、弹簧棍,都不敢挥出。

而徐方这犊子,可不把冯瑜当回事,手中活人如同沙包,很快除了那黑衣人,其他人全被倒在地。

“雨霏,刚刚是谁打了你?”徐方转头问了一句。

“他。”赵雨霏指着那黑衣人。

黑衣人看到徐方,一时有些忌惮,这犊子武力怎么他不清楚,但他手里却挟持了冯少。哪怕自己武力不俗,也放不开手脚。

“以武对决,光明磊落,你把冯少放下,我们好好比划比划。”黑衣人沉声

“煞笔,放你!”徐方喝一声上气势一变,拎着冯瑜的就朝黑衣人挥去。

感受着气势汹汹的劲风,黑衣人本想躲开,但自己后就是墙壁,要是冯少被这么一下,脑袋还不当场开花。

骂一声无耻,凝神屏息,就要接住少爷。

“砰!”黑衣人怎也没料到,徐方这一下竟然用了这么大力气,而且还直接把冯少甩过来。

那巨大惯带来的冲击,两人直接撞在墙上。幸亏他小抵着冯瑜脑袋,不然这一下,冯瑜脑袋可真要开花了。

本是丹田蕴育,黑衣人被冯瑜脑袋这一撞,再也提不出力气。

徐方冲过去,直接拎起黑衣人,砂锅大的拳头就朝他脸上砸去,连续十多下,徐方:“秀兰的人你也敢,今儿爷不废了你!”

说罢,脚在他膝盖踩去。只听咔嚓几声,黑衣人惨一声,直接晕死过去。

看着躺在地上的冯少,徐方一杯热鱼汤直接浇上去,冯少顿时被醒,当看到满屋躺着的人,和一脸狰狞的徐方,心不,之前的倨傲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:“你做什么,我跟你说,我爹可是冯朝!”

“你爹是谁管我鸟事,老子又没给他带绿帽子。我就想问你,今儿这顿饭钱,你付还是不付?”徐方声问。

“给,我这就给。”冯少惊

“四百万,一分也别少,打这账号来。”徐方拿出银行卡,突然想到上次还敲诈了这群人七十二万呢!

“四百万!”冯瑜瞪大眼睛,刚不还是四十万吗?

“我数到三,不结算再一百万。”徐方有些不耐烦。

“给,我这就给。”冯瑜这次真是怕了,巍巍的掏出手机,照着银行卡号把钱打了过去。

很快,徐方就收到了四百万的账。看着这钱,徐方角微微一笑,这次建设宾馆的尾款,可以一次结清了。

“虽然不喜欢烦,但还是欢迎你继续来秀兰闹事。”徐方笑了笑,手一用力,一把拧断冯瑜的胳膊:“不过每来一次,都要受到惩罚。”

说罢,徐方的目光落在上……想到上次的教训,一个灵,竟然再也忍不住,子顿时了一片,脑袋一偏晕死过去。

徐方不悦的皱了皱眉,:“真特么恶心,别躺地上装死,赶都滚出去,我数到三,没出门的就别走了。”

原本躺在地上装晕倒的人,一个灵都窜起来,相互搀扶着朝楼下跑去。

等人都出去后,徐方一回头,就看到了两行清泪的赵雨霏。

“赵经理,没事了,这次你做的不错,公司会拿出十万块作为奖励。”徐方心里一,急忙蹲下来安

赵雨霏看着徐方,心里百感集。

之前冯瑜这群人欺负自己时,自己还叹息没有依靠。但刚刚徐方挡在自己面前,给自己出气。那一瞬间,徐方似乎成了自己的守护神,成了无的依靠!

这些年来赵雨霏一直冰封的心,竟然了几下。

“徐总,我没事。”良久,赵雨霏才平静下来。

“没事就好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徐方说了句。

当徐方带着赵雨霏出来后,冲着前台吩咐:“通知大家,所有人,来我这里开个短会,只有两分钟时间,不会耽搁太久。”

五星级酒店,每个服务人员都配有耳麦,接到通知,纷纷赶到一层大厅。整个时间,不过两分钟多点。

冯少来听香包厢闹事,不少人都已经听说,原本都还担心事善了,结果这一民工打扮的徐总一来,那群人就灰溜溜的走了!一时间,众人看着徐方的眼神无比尊重。

“感谢大家能积极配合,耽搁大家几分钟,我有几句话想说。”清了清嗓子,徐方沉稳的声音传来:

“我们做的是酒店生意,算是服务行业,遵循顾客至上的守则,但并不代表我们要起尾巴做人!我要求每个人,要谦逊有礼,拿出最好的服务态度,但也要不卑不亢,不要怕事!只要我们占理,天大的事儿,秀兰会给你们顶着,秀兰就是你们后盾!谁敢在秀兰撒,哪怕是天王老子,四个字:他丫的!听到没有?”

众人闻言不一呆,他们不少人以前都做过服务员,一直听到的都是顾客至上,只要顾客生事,错误最后都会赖他们头上,何曾听到过如此霸气的代?

“听到了!”不管男人女人,这一时刻都吼着应声,甚至一些人,眼圈都有些泛红。

“好了,都回去上班吧。”徐方挥挥手,带着赵雨霏朝外走去。

众人看着徐方离去的背影,齐声鼓起掌来。就这么简单一句话,竟然让大家对秀兰的归属感,无限大的提高。

“嘿,徐总,您刚刚那句话说的可真气,大家以后工作的热,肯定要提高很多。”赵雨霏钦佩的看着徐方。

徐方哂然一笑:“这是一个公司,应该给员工做的承诺。对了,以后在公司人员管理方面,要做到奖罚分明。比如小雯,这个月就能发一千块的奖金。你今天带去的两保安,就可以辞退了。做到优胜劣汰,让最优秀的人留下来。”

“我都记住了。”赵雨霏神一凛,徐方说的话很有理。

“行了,你家住哪儿?我开车带你吧。”徐方伸手要赵雨霏的车钥匙。

赵雨霏小声问:“徐总,您去我家?我家就我一人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赵雨霏俏脸微红。老板要去女下属家,目的不言而喻,无非是看上了自己姿

自从老公死后,已经很多年没碰男人。虽然自己对徐方大有好感,但就这么带回家,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本想直接拒绝,但隐约还有些期待。看了眼徐方健壮的子,赵雨霏心尖一,声若蚊呐:“我家住四环,苍梧小区,你要是真想,只能这一次。”

徐方一愣,很快会过来她意思,不有些尴尬,小声:“赵经理,我是中医,这次送你回去,给你检查下伤口和牙。”

中医?看病?赵雨霏有些鄙视,想拱了老娘就直说,老娘都暗示不介意了,你还装什么装。羞恼的看了徐方一眼,嗔:“你别解释了,我又不是不同意,赶走吧。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