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3章 找场子

并没有想象中的尖,这妮子看清是自己后,生生忍住了慌乱。

娇羞的嗔了自己一眼,用手随意遮了下,小声啐:“还看,想让秀兰姐知吗!”

徐方心里一愣,歉意一笑,深口气纵一跃,再次跳到了外面。

“砰砰砰!”

徐方绕到正门开始砸门。

“秀兰姐,徐方来了!”柳海连顺口了句。

“你洗好了没?赶冲一下。”郑秀兰从房间出来催到。

“我洗好了,秀兰姐你去开门吧。”柳海连红着脸,快速走到屋内。

郑秀兰好奇的看了眼,这妞咋莫名其妙的脸红了?

“嘿,有长,以后要保持回家敲门的习惯。”给徐方打开门后,郑秀兰夸了句。

徐方尴尬一笑,看了看院子里,已经没了柳海连影,才松了口气,还好没被发现。

“你背的什么?”郑秀兰问。

“送你的。”徐方把猫包拿下。

把包打开,看着憨态可掬的梵猫出来,郑秀兰眼睛一亮,惊问:“猫!”

仔细打量一番,郑秀兰眼睛一直,不确定问:“这是什么猫?哪来的?”

“梵猫,朋友送的,我看长的还不赖,子温顺,你不是想养吗,我就给带回来了。正好咱们海边鱼多,也好喂。”徐方嘿嘿笑

“真是梵猫?你知一只多少钱吗?看这个纯正,至少能卖到一万一只!要是血统纯正,甚至有人不惜重金来买,你哪个朋友送你的?”郑秀兰惊讶问。

“这么贵?”这回到徐方惊讶了,本以为几百块钱,没想到一只猫都能卖到天价:“朋友送的,没事,你养着吧。”

郑秀兰心中欣喜,开始着手安排猫的住所。

第二天,徐方便让一些村民,直接去海边敲牡蛎。当知这灰不溜秋的东西,徐方竟然开到五块钱一斤,不少村民来了兴趣。

这东西虽然比扇贝便宜一半,但那厚厚的壳,一个重量要抵三四只扇贝。

用锤子一敲,就能下来一块,捞牡蛎还是非常划算的。

不过这也需要力气,一些力气较小的女人,依旧在海里捞着扇贝。一些做惯了重活的女人,和没买潜服的男人,纷纷到了岸边敲牡蛎。

为了防止数量不够,徐方专门让大家多了两小时。虽然累了点,但赚的钱也船高。

村里人有的是力气,缺的是钱,这两小时,他们还真没放眼里。

回去后,徐方拿出秦老给自己的雕刻书籍,仔细研读。

扉页上,秦老写了一段话——

雕刻三重境界:

第一重:有其形,见之知物;

第二重:有其神,栩栩如生;

第三重:形神备,不见凿痕,真假难分。

徐方看后,不暗暗点头,继续朝下翻看,大多数都是关于雕刻的基础描述,不过写的并不晦涩,反而浅显易懂,没有宗师级准,很难能寥寥几笔,就能写的清晰明了。

雕刻的种类有很多,石雕、木雕、竹雕、玉雕、泥雕、食雕……

而雕刻方,秦老也不死板,除了手工雕刻外,还记载了很多现代雕刻手光雕刻、标记雕刻、机械雕刻、辊模雕刻等。

这本书内容不多,三十多页。

但这三十多页,徐方却看了整整一天。

然后开始看第二遍……

每一遍都有收获,三天下来,徐方已经将这本书烂熟于心。

徐方刚开始雕刻,并没有学习别的,买了一把平刀和圆刀后,找了一些木材,开始练习雕球。

球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都是个圆。球形态很单一,看着简单,却最复杂。就如同汉子中的“永”,一个字包含了汉子中的所有笔划。

一星期的时间过去,徐方在家里不断的雕刻,雕刻的手愈发纯熟。

中午,正当徐方准备继续练习雕刻时,就收到了赵雨霏的电话。

“雨霏,什么事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赵雨霏的语气有些着急:“徐方,还记得上次见的吗?他带人来了,我估计是来砸场子的。”

“带的什么人?”徐方问了句,顺势朝海边赶去。

“如果我没看错,应该是冯朝的儿子冯瑜。”

“他们现在在做什么?”徐方又问。

“在吃饭,点的菜都是最贵的,82年的拉菲,已经点了十瓶,这一桌菜加起来,前前后后的价格,已经上了三十五万,我估计他们最后不会结账。”赵雨霏语气很是忧虑。

“别着急,切记不要发生任何冲突,我半小时后到。”徐方很快挂了电话。

……

秀兰大酒店,虽然只是一家新店,但在青云市,已经有很高的热度。

在林香雪的心运作下,秀兰大酒店的席位,从上午十一点半开始,就入了火爆状态。

不管是谈生意、聚会、婚庆,甚至一些人开会,都会选择来秀兰。而秀兰的五大特菜,也成了每桌必点菜。

今儿,四层,听香包厢,十六人正在这喝着酒。

,你这也太没出息了,四肢被人连续拆了几次,那玩意还差点被废了?咱们的脸可要被你丢尽了。”一青年坐在酒桌上吞云吐雾。

“少爷,这可真不赖我,那家伙真是不吃。我都提了冯爷的名号,他本就不给冯爷面子。”哭丧着脸

“不给冯爷面子……呵呵,今儿我倒要看看,谁这么大胆子。服务员,再来一瓶拉菲。”青年边坐着一妖冶女人,一的打扮,青年的手在上不断游

店内的服务员有些惊恐,虽然不知冯爷是谁,但这一群人痞十足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而且那,可不就是上次被方哥打的那人?

他们要拉菲,喝的也不多,几乎喝一口就吐一口,这哪是真心想喝酒?来闹事还差不多。

“经理说……说拉菲没了,能不能换其他年份的?或者其他酒也行。”服务员小声问。

“没了?这么大一个酒店,一瓶酒都没有?那你们还开个,瞧不起人是吗?”青年一拍桌子

赵雨霏也时刻关注着包厢内的况,听人汇报里面开始吵闹,急忙带两保安朝包厢赶来。

“小雯,你先回去吧,招待下其他桌。”了包房,看着眼圈泛红的小雯,赵雨霏立刻让她回去。

“哟,赵经理,好久不见。”看到赵雨霏来,青年角泛邪。

“冯少客气了,您这份,跟一个服务员怄气,也太跌份了。82年的拉菲,确实就这么几瓶。本以为喝的人少,没备多少,谁知冯少这么大手笔,不如换点其他年份,或者其他红酒?”毕竟之前是明月楼经理,那么大酒店也没靠姿,都被她打理的井井有条,可见能力多么强悍。一些场面话,说的滴不漏。

冯瑜看了眼赵雨霏,笑:“其他年份也行,公元前的有没有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这一桌人哄笑起来。

赵雨霏心里愠,但仍笑:“冯少真默,不过拉菲创建与1354年,公元前可没拉菲。”

“1354年的来几瓶。”

“这个真没有,红酒保存不了这么多年,本店暂时有96年的拉菲,口感还算可以,不知上这个怎么样?”赵雨霏笑问。

“本少这份,喝86年的拉菲太掉档次,当然也不是不能接受,得加个条件。”

“去给冯少拿酒,”吩咐一句,赵雨霏笑问:“不知冯少有什么条件?”

“赵经理如花似玉,香定有别样滋,这酒,我要你用喂大家,一人喂一杯,不过分吧?”冯瑜看了眼赵雨霏,沉稳问

早就知冯瑜是来挑事,但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过分,看着一桌男人乱邪的眼神,赵雨霏一阵恶心。

“冯少,还请自重。”赵雨霏语气有些冰冷。

“赵经理,以前你拒绝我,我还不想拿你怎样,毕竟还能给明月楼带些价值。不过你已经离开了明月楼,现在拒绝我,真是太不给本少面子。本少在上混,最注重的就是脸面。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这酒,陪还是不陪?”冯瑜语气一冷。

赵雨霏脸上晴不定,不陪,这家伙肯定闹事,估计以后秀兰大酒店想正常营业,那是没可能了。但为了酒店,就这样出卖自己,值得吗?

赵雨霏心里有些累,有些苦。这种没有依靠的感觉,让她心里很不踏实。

“冯少,咱这是正规酒店,你想玩点花样,可以去KTV或者会所。”赵雨霏

被赵雨霏拒绝,冯瑜脸一沉,一使眼,一不高但看着悍的男人,一把拉回赵雨霏,甩手就是一巴掌,骂:“不给冯少面子?这酒店还想不想开了!”

冯瑜站起来,用碗舀起热鱼汤,一下泼在赵雨霏脸上:“婊子,给脸不要脸!”

“走!明儿再来!虽然服务一般,但这菜还很对本少胃口。”冯瑜整了下衣领,就要出去,门却适时打开。

一个穿文化衫、大衩的家伙,就走了来。眼神冷冽的看着众人,看到赵雨霏的表声问:“你们是谁?”

众人看着这突然闯来的家伙,一时反应不过来,这民工怎么来的?竟然还敢质问他们?

看到徐方,神一变,心猛地一。不过看了眼旁的冯瑜,心里一定,指着徐方吼:“小子,你还认识我吗?”

徐方看了眼,眉头一挑,:“前几天我不是才揍过你吗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