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3章 疏通脉络

很快,便有两人来,一老一少。

“是你!”看到徐方,刚来的红衣女孩

徐方定睛看去,不有些头,这女人不是在广告店碰到的秦月儿吗!

秦老爷子也是一愣,随即哂笑:“哈哈,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、无缘对面不相逢。小兄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看到秦老爷子如此客气,徐方自然不会小家子气,点头笑:“秦老,是您要买珊瑚?”

“是,昨晚月儿在网上看到你卖珊瑚,我看块头还大,正好能雕一些好物件,就让月儿联系了你。”秦老也颇感意外。

徐方看了眼秦老,神矍铄,红光满面,皮肤很有弹力,平应该很注重养生。这样的人,偏偏双手布满老茧,联想到昨晚和秦月儿的聊天,徐方眼中芒一闪:“秦老是做雕刻的?”

“我爷爷可是青云市雕刻泰斗。”秦月儿

“好了,在别人面前就别嘘啦。”秦老苦笑一声。

让服务员出去,徐方从袋子里取出红珊瑚,放在了桌上。

秦老眼睛一亮,将红珊瑚抱在手中,仔细端详。又拿出手电筒、放大镜研究了会,才郑重:“比我想象的好一些,质量可以达到上品,这块原料珊瑚,市场价可以达到六百元每克,这价格不知小兄弟能不能接受?”

徐方对红珊瑚的品质,了解的并不透彻,但这价格确实和自己预期差不多,点头:“这价格我没意见,不过我有个疑问,算是我私下请教的,这株珊瑚的质量,在珊瑚中算什么平?”

“算第三等吧,还有更好的珊瑚,不过肯定很难寻到。”秦老笑着解释。

徐方心中了然,毕竟是在浅区,能碰到这株珊瑚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对了,老头子秦鼎,光顾着看珊瑚,都忘了问小兄弟啥了。”秦老笑

“小子徐方。”

秦老将珊瑚收起,笑问:“不如小兄弟跟我回趟家,称过重后,我立刻给你转账,如何?”

对此徐方没有意见,既然买卖谈妥,双方也不再喝茶,一起朝秦老家赶去。

秦月儿开车,秦老坐在前面,徐方作为客人,就坐在了后座。

“徐方,你现在什么工作?”

“也没个工作,在村里做个小村医,平时也卖点海鲜啥的。”徐方笑

对徐方这答案,人老成的秦鼎一点也不信,不过他也不刨问底,这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。

等到了秦老家,秦老有些心惊。

这一路车程虽然只有十五分钟,但自己每一个问题,徐方都能回答的退有度,收放自如。

无论是聊地域文化,还是谈古论今,这小子都能和自己聊几句。

秦老家地方不小,了门,客厅上挂着一些字画,很有风骨。而客厅的桌子、柜子上,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雕刻品。

“这小伙子,是月儿对象吗?”一个老坐在客厅,正看着电视。看徐方和秦月儿站一块,好奇问了句。

“奶奶,你说啥呢,我眼又没瞎,会找这么丑的男朋友吗?”秦月儿跑过去小声

“哪儿丑,长的俊秀的很,这些年可没见过你带谁回来。”老笑呵呵的看着徐方,招招手:“小伙子,来这边坐歇会。”

徐方看了眼这老,眼睛微微一眯,端详了一会儿,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老子,你就别招呼了,好好歇一会,小兄弟忙着呐。月儿,给小方沏茶。”秦老命令

虽然上次徐方折了自己面子,但爷爷的话又不能不听,百般不愿的给徐方倒去了。

“小方,来我书房,咱们称下珊瑚重量。”招呼一声,秦老带徐方了书房。

把珊瑚放在秤上,711.3克。

“600元每克,我直接给你算四十二万七千,怎么样?”秦老问

徐方心算了下,知多给了二百多,摇头拒绝:“本来我就是卖东西的,再多收你钱,那也太不好意思了,再说银行转账,也没有零、整这些烦,该多少就转多少吧。”

“行,那依你,我现在就给你转账。”秦老爷子并不封建,现代各种件也都用。要了徐方账号,打开网银就给徐方转了过去:“估计得延迟几分钟才能收到,你再等等。对了小方,你这手字,都是跟谁学的?”

“跟我爷爷,我爷爷是一名中医,平时会教我写点字。”回了句,徐方才问:“秦老,我看好像不大好,不知有什么问题?”

秦老闻言叹了口气,:“哎,也不知怎回事,两年前开始,脚突然开始,后来小,然后就没走路了,找遍了医生,都束手无策。现在老伴不能走路,还经常痛,打算下个月去外看看。”

“能不能让我看看?”

秦老一愣,不过想到徐方是个中医,或许能有些土方子止痛,点头:“看看也行。”

客厅——

“奶奶,你就别心了,谁能治好你的,只要他还单,我死皮赖脸也嫁给他!要是还没人能治好,我再找对象。再说,你家孙女这漂亮,别说三十,就算五十也有人要。”

徐方和秦老刚出书房,就听到秦月儿和奶奶撒娇,听语气,显然是她奶奶在催婚了。

徐方心里一突,尴尬的看了眼老爷子,小声问:“秦老,要不……过段子我再来看?不然秦姑娘还以为我图谋不轨。”

秦老爷子也是一愣,没料到出来竟然听到这么一句,好笑:“没事,来看看吧,这病可不好治。”

很明显,并没对徐方寄予希望。

“老子,让小方来给你看看,你不是一直说中医好嘛,小方可就是中医。”

看了眼徐方,笑眯眯:“好哇,不过老子这,估计也残废了,随便看看,看不好也没关系。”

一旁秦月儿眼睛一瞪,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吧!刚听完自己的承诺,就要来给奶奶治病?太不要脸了!

徐方无视愤的秦月儿,手搭在秦脉搏,内医诀运转,真气如丝如线,钻入她内。

很快,徐方眉头皱在一起。

膝盖附近的脉络,竟然十分纤细,气血很难通,长期堵下,大小自然会有痛感觉。

这种脉络问题,西医很难发现,怪不得一直没有治疗的子。

五分钟后,徐方终于把手拿开。

“小方,怎么样?”秦老好奇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徐方突然看了眼秦月儿。

“你死心吧,你治不好,我可不会答应你。”看到徐方盯着自己,秦月儿不悦

“那个……你要是保证不嫁给我,我可以试一下。”徐方终于把话说完。

“你!”秦月儿眼睛一瞪,银牙险些碎,这家伙难不成是自己克星?牙切齿:“你尽管放心!”

“得罪了,,我试一下。”徐方说着,便将管卷到膝盖上面,出泛紫的

看到奶奶的,秦月儿心里一,秦老也怜惜的叹了口气。

徐方取出八银针,分别入左右膝盖上方三,暂时封住上正常的气血。

一旁秦老和秦月儿心里一突,张的盯着,看到她并没有异常的表,心弦才稍微松了松。

徐方又取出六银针,快速入左右小

最后取出两银针,深口气,迅速入膝盖内真气源源不断涌出,徐方伸出手指开始在膝盖的银针地儿捻

的速度很慢,徐方也绷神经,透过银针感受着上脉络的况。

,有什么感觉没?”一分钟后,徐方抬头问

“有点,不过不难受。”仔细感受下:“不知是不是错觉,感觉好像症状减轻了一点点。”

徐方心知不是错觉,膝盖上的脉络太细,自己行的是大补之针,让膝盖脉络恢复正常大小。

气血一旦能正常通,这病也就能好了。

低头又捻一分钟,眼里已经布满惊讶,惊喜:“小方,我感觉上热热的,好像血似的,也不了!”

,你坐着别,再等会。”

“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小方你能治好吗?”清晰的感受到上症状减轻,哪怕幅度很小,但这种感觉,却是从未有过的。一瞬间,本已对死心的,终于有了几分期待。

膝盖的脉络很细,随着年龄增长,脉络退化,导致上经脉就堵了。大和小之间,气血不能正常通,所以平时会有痛的感觉。时间一长,整条就废了。不过现在还没严重到那种地步,治好是没问题的。”徐方笃定

一旁秦老手一抖,竟比几分,吼着问:“小方,你说的都真的吗?”

徐方被吓了一跳,差点把银针拔下来,苦笑:“秦老,你这一嗓子,差点影响治疗。再说,我又不图什么,骗你们啥。”

说完,还若有若无看了秦月儿一眼。

原本还准备与徐方和好的秦月儿,闻言又牙切齿起来!

喵的,老娘长的哪怕没美若天仙,也算如花似玉吧?你这一脸嫌弃的表,究竟是几个意思!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