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2章 思茶馆

“我!”徐方有些尴尬,此刻郑秀兰着自己,儿完全贴过来。

穿过袍,徐方清晰看得到汹涌硕圆。

徐方嗓子有些,威胁:“你要再这样,哥可不客气了。”

郑秀兰心里一,这家伙想对自己做什么?不过这时候要是输了气场,以后怎么镇住这家伙?

当即美目一瞪,手示威似的了几下:“什么客不客气,赶回答姐。”

徐方险些出声,深口气压住头的火,哭丧着脸:“大姐,我说还不行嘛!第一,咱们的推广资源不会费。其他村民看到朝外租房能赚钱,肯定也会装修空房,这样容纳游客的数量多了,咱们超市的销量也就船高。”

“第二,不断的加强广告投入,虽然前期赚的钱都会搭去,但对咱们以后发展,还是大有好的。我准备等柳海连设计好规划图,先让她建宾馆,到时现在咱们引来的旅客,哪怕价格贵点,大部分也会选择住正规宾馆。等咱们宾馆建好了,来村里的游客数量,又能上一个台阶。来咱们超市购买东西的人,可不就更多?”

“还有,推广的钱我来付,毕竟岳海村的开发权,已被我承包下来了。”

听着徐方娓娓而谈,郑秀兰的心逐渐敞亮起来。

不过郑秀兰也明白,徐方现在这么做,完全是他自己花钱推广,然后造福村民。

“那个……”徐方低下头,看着郑秀兰的手,尴尬暗示了句。

“郑秀兰俏脸微红,芳心直跳,这一,竟然不舍得松开:“等下,再问你几个问题,咱们的推广方,就只有贴吧置顶吗?”

“照咱们目前状况,住房太少,宣传的力度大了,只会费资源。等村民拿出的空房多了,咱们可以用本市的营销号,帮我们宣传。等咱们的宾馆盖好了,就可以大肆找报导宣传。”感受着郑秀兰小手的柔温,徐方呼有些急促。

“对了,”再次深几口气,平静下内的火,徐方继续:“你可以在帖子上声明一点,如果不住店,早上来,晚上走,这样的游客也可以村来玩。”

郑秀兰眼睛一亮,惊喜:“对,这主意不错,应该还能引不少人来。”

“那就赶修改吧,你要是没事赶回去,我要休息了。”徐方的脸有些红。

郑秀兰眼中闪过一狡黠,咯咯笑了声,凑过去问:“徐方,你反应也太大了吧?”

噗!

徐方险些出一口老血!

你穿成这样,小手还不老实,老子可是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,要是没点反应,自己岂不得哭死?

“嘿,你要是再不老实,信不信还有更大的反应?”徐方恶的威胁,不过在郑秀兰眼里,却是没丝毫威胁力。

“这才不到十点,你这么早休息,是不是想自己解决了。”郑秀兰大胆问了句。

徐方感觉自己很受伤,自己明明才是男人,怎么就被这女人压制了。

“我又想错误了。”徐方突然

闻言,郑秀兰立刻想到刚认识这家伙时,自己让这家伙错误,他竟然抓自己那,脸上更是红

感受着那人心魄的地段,郑秀兰忽然心里一突,估计再闹下去真要出事。

虽然她对徐方很有好感,但不明不白就被这小子得了去,自己也太吃亏了,当即娇喝:“什么错,不许,我回去了!”

说罢,抱着电脑,头也不回朝西屋走去。

靠,这管杀不管埋的,就这么走了?徐方无语的躺在上,最毒妇人心呐!

“咦,秀兰姐,你就穿成这样找徐方去了?”徐方耳力甚好,西屋柳海连的声音,清晰落在徐方耳中。

“是,一着急没注意,不过这有啥,又不是啥也没穿。”郑秀兰强装镇定。

“你这和没穿有啥区别?就一件袍,还这么薄,什么都看的清楚!秀兰姐,徐方只要不瞎,肯定都看到了。”柳海连的惊呼再次传来。

郑秀兰有些恼羞成,嗔:“放,姐这衣服很厚实好吗?”

“天呐,姐,你感觉这厚实,要不你明天穿这样,咱们逛街去?”柳海连揶揄

“滚蛋!”

“秀兰姐,徐方有没有占你便宜?你脸咋这红?”柳海连忽然神秘兮兮的凑过来。

郑秀兰闻言有些赧然,好像徐方没,自己却了半天,当即摇头:“想啥呢,没有!”

“真假的?他还是不是男人?秀兰姐你穿成这样过去,他一点反应都没?”柳海连惊讶的问:“他有偷看你吗?这部位有啥反应吗?”

靠,这事儿要是否认,岂不是说明自己太没魅力了?半羞半嗔: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,怪不得他一直盯着我看,我当时都没注意穿的袍。”

……

卧槽!

听到两女的对话,徐方又是一口老血。

郑大美女,你还有点良知吗?还有人吗?

明明是你对我脚的好吗,怎么到最后就显得我多花心似的。

哭无泪的徐方,连自己解决的心都没了,脆盘坐着,开始修炼“医诀”,虽然修炼到了第一层,一直没有步入第二层,但修炼这事如逆行舟,不则退,可不能落下了。

黎明,当第一曙光划破海面,徐方猛的睁开眼睛。

一晚上的修炼,徐方重新神采奕奕,在院内打了一套拳,便开始准备早餐。

起来的郑秀兰,看着徐方的眼神,稍微有些羞涩,不过仍强装镇定,赶去洗漱。

柳海连则贼兮兮的走过来,看着正吃饭的徐方笑问:“徐方,秀兰姐的大不大?”

“大……什么大?”徐方险些被这妞绕去。

“切,真能装,就秀兰姐昨天穿那样,啥看不到?”柳海连装作自言自语,抬头看着一脸张的徐方,角微微一扬,跟小狐狸似的。

三人吃过饭后,柳海连出去监工,郑秀兰则打开电脑,看着上面又有二十多条好友验证消息,郑秀兰一一点了通过。

有人只是咨询,也有一些人选择住店。

这一上午的时间过去,今天的住房都已经满了,一些人选择预定了明天的房间。

也有人决定明天一早过来,郑秀兰一一记下。

中午,正在称重的村民有些好奇。本来称重这些活,徐方一并给了陈大牛,今儿这两人咋有时间来了?

“村长好!”大家纷纷打着招呼。

“大家继续称重,”郑秀兰笑了笑,:“来了想通知下大家,大牛、李叔、张大爷……今天还有人住宿,你们今晚再来等一下。大牛,以后我就不过来了,到时给你打个电话,你和乡亲们说一声。”

“今天又有人?谢谢郑村长。”李叔感

其他装修房间的人,也纷纷谢。

“让乡亲们改善生活,就是我职责,都别跟我客气,”郑秀兰谦虚的摆摆手。

徐方看到还有一些人,眼中出意的神,适时问了句:“还有谁家里有空房要装修吗?”

“小方,嫂子家里有一套,你张罗着给装修下。”村田嫂早有打算,闻言立刻报了

“小方,我这也装修下,这两天我才腾出来空房。”住村后的张叔笑了笑。

这下又多了八间屋出来。

……

自从吃了徐方的饭,柳海连经常中午也回来,今儿也没例外。

告诉她有八间空屋需要装修,柳海连快接下了活。

吃过饭,徐方带着红珊瑚朝市里赶去,今儿还约了人看珊瑚呢。

一点五十五分,徐方到了南四环那边的思茶馆。

茶馆里面很优雅,里面是一条人工小溪,潺潺声传来,配上古筝声,别有韵致。

“先生,有什么能帮到您?”看徐方来,立刻有服务员过来招呼。

“稍等下,我给朋友打个电话。”徐方善意的笑了笑,不过对方看徐方的眼神,明显多了几分不屑。

徐方心里一叹,自己这行头,有空一定要换了!

拨了那人的号,徐方才想到,自己只知对方网名,真名还不清楚。

“喂,你好,你是要出售红珊瑚的那人吗?”对方显然也忘了问徐方名字,犹豫了下才问

“是的,我已经到了,请问您在哪?”徐方客气问

“我们两分钟后到,不过我已经预定好茶馆了,沉香阁。钱我都付了,让她们直接上茶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徐方挂了电话,和服务员说沉香阁,服务员微微一弯,带徐方走了去。

很快,一壶井与一碟点心端上来。

先给徐方倒了一杯,徐方抿了口,赞:“还可以,‘平特早’,香气浓郁,品相上佳,可惜清淡了点。”

那倒茶的服务员,原本以为徐方只是个农民工,听到他的点评,心猛地一跳,赞叹:“没想到先生还是茶高手,一品就能尝出品种!”

“不是,我店时,看到你们有个366元套餐,茶、点心和上面画的差不多,猜的。”

扑哧!

听到徐方的话,那端茶小姐立刻笑出声来:“先生您真有意思。”

徐方笑了笑,耳朵忽然一,就听一段脚步声往这边走来。

应该来了吧?徐方微微坐直了子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