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6章 徐方的字

徐方心头微,我又没说你写的难看,你丫咋这碎!

“再努努力,相信能赶上你爷爷的。”

本来因为刚刚秦月儿的质问,大家的注意力时不时落在徐方上,此刻听到徐方的话,大家的神再次被提起来。

看热闹不怕事大,可是不少人的心态。

秦月儿也没料到徐方突然来这么一句,心里有些憋闷,偏偏这话真没反驳,自己就是不如爷爷写得好。一时如吃了苍蝇般难受。

年近七十的秦老,这一生察人事,早已人老成。只是一眼,这颇有智慧的老人,就看出了徐方的不同。

衣着简朴,但沉稳大气。虽然周围站着不少有份的人,但此子举手投足间那份淡然,可是普通人装不出来的。

微微一笑,秦老上前一步:“小伙子,你看老头子我和孙女的字比,如何?”

“您老的字,铁画银钩,入木三分。铮铮铁骨,刚遒有力。一撇一捺间,又畅圆,张弛有度。如老树新芽,无论枝如何舞,自有心骨。见字如心,虽然不知老先生何许人,但老先生一定是严谨端正、德高望重。”

顿了顿,扫了眼满脸不屑的秦月儿,徐方继续说:“小丫头这字,基本功非常扎实,显然出自名师之手,而且这字虽然清秀,但与老先生的字有几分神似,想来老先生为了孙女这字,倾注了不少心血吧。不过这字虽然神似,但韵却没能沾边,还需要小丫头对生活有所感悟,然后融入到字中,才能真正大成。”

一旁秦月儿差点气吐血,你丫一个农民工在这里卖,回头等姑奶奶让人查清你哪个工地的,看我不收拾你!

一旁秦老爷子,眼中竟是惊讶。这小子的点评鞭辟入里,想来也是有大见识之人。

“小兄弟这见识,老头子佩服。”秦鼎冲着徐方善意笑了笑。

上这么能说,不如写几个字给大家看看。”秦月儿不服气

“我写字不好看。”徐方轻轻摆手:“还是不献丑了。”

秦月儿还想说话,却被秦老爷子拦下。

“美女,我想定制个广告牌。”徐方扭过头,拽过一营业员。

女营业员二十七八,脸上画着浓妆,虽然徐方穿的破烂,但刚刚那番话确实把她唬住了,一时生不起轻视之心,急忙问:“不知先生有哪些需求?比如多大尺寸?”

徐方拿出手机,给营业员看了看:“大概是这样的楼房,你感觉怎么设计,能做出个气派点的广告牌?”

“不知晚上你们营不营业?”女营业员问。

“嗯,做的是酒店生意,晚上是营业的。”

“那就必须得配上灯饰,想气派点的话,字得大,而且得好看,最好能有一种风格。不知你们酒店名字是什么?”

“秀兰大酒店。”

女营业员能说会,立刻称赞:“秀兰这名字好,清秀、典雅,不如把秀兰两个字突出,专门设计成艺术字,周围配上几朵兰花,‘大酒店’三个字用宋,大概的模板有这六种,不知先生有没有中意的?”

徐方看着女营业员电脑上的模板,其中一张的装饰,很适合自己酒楼,而且“秀兰”这两个字,也可以做的很突出,只是一眼,徐方就喜欢上了。

“用这张,不知秀兰这两个字,有哪些字?”徐方问。

“字可以让我们设计师设计,当然,如果先生自己有准备的,可以发给我,我们设计师会据要求添加上去。”女营业员耐心解释。

看了眼在远盯着自己的秦月儿,徐方心中一,问:“我自己写,然后你们照着做上去,怎么样?”

“完全可以,先生写成啥样,我们可以分毫不差的放在广告牌上。”女营业员客气

“行,这一套的话,大概多少钱?”徐方问。

“所有加起来,给您优惠之后,一共三万六。”报了价,女营业员有些张,这个单子要是做成了,自己可有几百块的提成,不过眼前这家伙的穿着,着实让人不敢恭维。

“定金要多少?”徐方问。

“先生,定金得两万。”

“可以,你们公司有没有账号,我直接让别人打来。”

“有的,账号是……”

徐方记下后,便给林香雪打通了电话,说清楚价格,林香雪甚至都没问广告牌啥样,就一口答应了。

“好了,待会您应该能收到通知。”

“来,先生,您要写什么字,我们这边正好有纸笔。”女营业员招呼

之前徐方点评秦老祖孙的字,就引了不少人注意,现在看到徐方过来,一个个都提起神。

当看到女营业员给徐方准备纸笔,不少人眼里更是充满兴趣。

秦月儿眼睛一亮,拉着爷爷凑过去,暗忖等这家伙写完,自己该怎么和这家伙一样,优雅又犀利的反讽点评下。

秦鼎似乎看出了孙女的意思,摇头苦笑了下,轻轻拍了拍她手背,示意不要乱来。

徐方拿过纸笔,看着眼前近两平米的纸,气沉丹田,内真气汇聚手腕,笔一抖,行云般写下两个大字。

秀兰!

看着徐方一口气写完,秦月儿正要奚落两句,当看清楚那字,却如同被捏住脖子,半天吭不出声。

看到这个字,她竟然感觉——无点评!

而周围的人,也只是惊叹,能点评的,却也没人!

“先生,定金您已经支付,您现在给我留个微信、手机号,等我们设计师做好效果图,会给您发去检验下,如果您没问题,我们会在一周内把广告牌做好。”

女营业员看到系统显示的到账提醒,笑盈盈的回来,心里满是惊喜。没想到这家伙穿的破烂,但付钱的速度可不慢。不会是哪家富二代,专门穿穷出来验生活的吧?

“好的,我的字也写好了,没事的话我先告辞了。”

“已经没事了,先生慢走。”

女营业员送走徐方,有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人,尤其是秦老爷子,此刻面凝重的盯着纸上的字。扫了眼徐方写的东西,女营业员惊呼一声:“呀,写的真漂亮,秦老感觉怎样?”

秦鼎也从沉思中惊醒,赞:“一个‘秀’字,给人的感觉清秀、婉约,与众不同,亮眼夺目;又是优秀无暇,无从挑剔;又有秀蔚之才,灵飘逸。一个‘兰’字,如同君子,不卑不亢,不骄不躁,外秀内慧,别匠心。这字,已经带有灵气,我是不如。”

周围的人听到秦鼎的点评,不大为失

秦鼎不仅是青云市著名的书家,也是全出名的雕刻大师。他雕刻的艺术品,经常出现在不同的拍卖会,甚至有外的人慕名而来,只为求一幅作品。

或许是因为雕刻的影响,他笔下的字刚劲有力,自有风骨,如被雕细琢千百次,同样被不少人追捧。

这样一个大家,竟然说不如那年轻人?

再看秦月儿面无表的俏脸,众人已经猜出,秦老说不如,可能就真不如了。

等大家反应过来,想再找徐方,却发现那青年早已离开。

……

下午三点,徐方终于收到了郑秀兰的电话。

看着两人大包小包的拎着,徐方眼珠子差点掉下来,:“你俩这是打算开店!”

“哪有,就简单买了点衣服、化妆品什么的。对了徐方,这次花了两千多,等以后还你。”郑秀兰

“嘿,秀兰姐看中几件衣服,可都是没买呢。徐方,你银行卡里是不是钱不够?”柳海连在一旁揶揄。

“去你的,死妮子瞎说啥,姐就是没看上。”

徐方心一顿,心底有些歉然。

与郑秀兰生活这么久,徐方对她十分了解。

表面霸、大气、不拘小节,但自尊心很强。自己给她钱,但她明显不愿受嗟来之食。看来回去后,要给她找点生财之路了。

本打算带她俩去饭店吃点,却直接被两女拒绝。正好奇,眼一低看到她俩圆滚滚的肚子,徐方满头黑线:“你俩吃过了?”

柳海连有些羞赧,:“顺逛了趟小吃街,来回两次。”

噗!徐方感觉自己有些受伤。

“你们现在回家还是咋的?”徐方问

“我打算去采购一些原料,墙纸、地板砖、双层铁之类的,你们要是着急,可以先回去,到时我雇艘船,直接坐船回去了。”柳海连

徐方摆摆手,:“一起去吧,哪有把你扔这的理,要是雇船,我脆把开超市的用品一起买了,等超市建起来,我们直接就摆货开张。”

打辆车朝市郊的建筑材料城驶去,郑秀兰坐在后座,犹豫了半天,终于鼓起勇气问:“徐方,超市能不能给我开,我……等我挣了钱再还你!”

“没问题。”徐方满口答应。

因为要展开农家乐,这次要采购的东西很多,比如烧烤架、碳火、救生衣、游泳圈、泳衣、储物冰箱……

而柳海连也采购了不少东西,地板砖、强制、石灰料、泥……

雇了辆货车把东西拉到码头,柳海连已经是这里的熟客,很快就走完了程,这将货上了船。

徐方则着摩托艇,带着两女,先回了岳海村。

把这批货全部卸完,都已经下午六点,没来及喘口气,徐方又着摩托艇朝市里驶去。

今儿要约赵雨霏和林香雪见面,可不能耽搁了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