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8章 沈市长

“悠悠出生时就让这种质雪上加霜,如果没有合适的治疗,不出三年可能就完全垮了。偏是先天疾病,很难一下治愈,我也只能慢慢调理。”

沈建的脸也凝重起来,徐方说的,和莫老之前说的相差无几,叹口气:“不知能调理到什么程度?”

“分三次行针,每隔一年行针一次,三年之后,哪怕没有彻底痊愈,也能保证三十年内一切正常,”徐方缓声:“当然,治愈的可能还是很大的。”

沈建心里早已炸开,自己女儿的病,早已被众多名医断定为慢绝症,这么多年求医未果,徐方的出现无异于绝境的一曙光,急忙问:“徐神医,小女这病还希望你多费费心,不知什么时候方便治疗?”

“今天正好有时间,可以试一试。”

“对了徐医生,能不能帮我夫人也看一看。”沈建搓着手,一时间哪有市长风范,完全一普通丈夫的形象。

对这个市长,徐方也有所耳闻,在青云市口碑不错,当下客气:“好说。”

“快请。”

带着徐方了卧室,徐方看着上躺着一个女人,大概四十岁,很瘦,脸上布满病态,那种憔悴严重影响了美感。

女人已经醒了,看到有外人来,心也一惊,急忙让沈悠把自己扶起来,笑问:“沈建,有客人来也不说一声。”

“嘿嘿,这一心急就忘了,夫人,这是徐方徐神医。老弟,你看看你嫂子这,究竟怎样了。”

一旁沈悠有些惊诧,咋咧,这自己才一会儿不见,自己辈分就降低了?

“这……”看到徐方这么年轻,沈夫人眼里出十二分怀疑。不过看到丈夫定的眼神,才点头:“大兄弟,你想怎么检查?”

“不用太烦,胳膊伸出来。”

沈夫人闻言,将胳膊递来,徐方手搭在脉搏,一丝真气如丝如线,朝她内探去。

闭上眼睛,仔细探测几分钟,徐方长叹口气:“嫂子这症状比悠悠严重多了。”

“能治吗?”沈建张问。

“可以试试,要不,我先给嫂子治疗,你们看一下效果?”徐方问

沈夫人立刻明白过来,眼前这年轻人,还想给自己女儿治病,笑:“也行,先给我治吧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那就有劳老弟了。”沈建欣喜

“行,我先出去下,你们准备准备,给沈夫人换一件衣服,后背和小出来,待会我要针灸。我行医的时候,屋内不允许有人,万一被打断,就很难继续行。”徐方说了句,便出了房间。

“还要这样?”沈夫人一时有些尴尬。

,你换你以前健的那件衣服,正好穿。”沈悠提议

“这不好吧?”沈夫人依旧有些难堪。

沈建也不是封建之人,看到自己老这样,笑着安:“海边穿比基尼的都有,你穿的已经够多了,病不讳医,徐方看着也端正的,这还是咱们自己家,你怕什么?”

“那也行。”

沈夫人终于接受,换上了健用的上衣:后背几乎没有遮盖,前面两团子倒是捂得严实。

沈建看夫人穿成这样,心底也悄悄松了口气。

让徐方来,父女两人就退出了房间。

徐方了房间,看着坐在上的沈夫人,虽然年过四十,但此刻脸上微红,浓烈的熟韵与娇羞织一起,别有韵。那两团子的规模,让徐方看的一呆。

口气,徐方眼中恢复清明,正:“沈夫人,得罪了。”

“嗯。”沈夫人微不可闻的应了声。

内医诀运转,让沈夫人端坐,徐方取出几银针,迅速朝沈夫人十一大位封去:不容、承满、梁门、关门、太乙、天枢、外陵、大巨、、归来、气冲。

十一寒气人的银针入,或深或浅,看着沈夫人有些慎得慌,不过想象中的痛并没有出现,沈夫人眼中闪过一讶然:“小方,你这针灸手艺神了。”

“都是爷爷的,小时候就让我在他错了、力没到位、速度没跟上,都要挨鞭子的。”徐方笑着,内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出,手指捏住银针缓缓旋转。

“那你爷爷呢?”沈夫人问

“六年前去世了。”徐方眼中有些黯然。

!”沈夫人惊呼一声,看着徐方眼神多了几分柔和:“你爷爷知你现在这么出息,会很欣的。”

“希望吧,对了,现在有什么感觉没?”徐方问

“感觉没那么冷了,你给我扎针的这几地方,好像有一热量不断的朝我钻。”

“那就是开始有效果了。你内寒气太重,这次给你行一次泻针,把内寒气排出,再行一次补针,气,让调和。到时再给你开副方子,你时吃,以后就能恢复正常人状态了。”

“太好了,对了,小方,嫂子问你个事,这次诊金大概多少钱?”沈夫人问

“这次行针,你和悠悠的话,怎么也得三百。”

“三百?”沈夫人一僵。

“嗯,多吗?多的话少点也行。”徐方浑不在意,取出几银针,朝沈夫人背后去。

“没事,待会你安心给悠悠治病,我让你建哥去凑凑钱。”沈夫人一着急,生怕徐方待会不给悠悠治疗。

“噗!”徐方差点吐血,苦笑:“嫂子,老哥好歹是一市之长,三百块钱都拿不出来?要是没有,这钱我不要了也行。”

“三百块?”沈夫人美目圆睁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对,三张票子。”

“小方,你别怪嫂子小气,老沈平时一心扑在工作上,别看他是个市长,但骨子里就清高,一年到头除了工资,什么也没有,”顿了顿,沈夫人继续:“对了,我和悠悠的病,治好也不该这么便宜,你是不是让你建哥做啥了?”

“家里组训,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不能靠医术赚钱,嫂子你就放心吧。”徐方安

沈夫人闻言彻底放下心来,这时她也得空打量起徐方。长的眉清目秀,又刚宽厚,给人一种成熟踏实的感觉。

虽然年轻,但眼中却沧桑深邃,让她看的心里一,这得经历多少事,才能有如此深邃的眼神。

眼睛一瞥,忽然看到徐方子上的廓,那人心魄的弧度,让沈夫人俏脸又是一红,以后哪家的闺女,才能享这福气?

心中一,沈夫人突然问:“对了,徐方,你有对象了吗?”

“还没。”

听到徐方的回答,沈夫人一笑,:“以后没事,可以多来嫂子这走。我家悠悠这孩子,平时也没几个朋友,你来了可以多陪陪她。”

“有时间我就过来。”徐方心中一跳,这咋跟推销女儿似的。

一小时后,徐方终于撒开手,一小时不断朝外释放真气,徐方有些气虚。将针收了,疲惫:“嫂子,好了,待会我给你开个方,以后每周服用一次。”

打开房门,沈建和沈悠立刻了房间,看着脸的沈夫人,沈建急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“感觉服多了。”沈夫人神采奕奕

看着自己老的变化,沈建住徐方的手谢:“老弟,这次真要谢谢你,你真是我的福星。”

“老哥客气了,悠悠准备好了没?要是好了,一起治疗下吧。”

“好,好,悠悠,赶准备下。”沈建立刻吩咐。

“老沈,你着啥急,没看到小方都累成这样了。”沈夫人虽然心闺女,但不忘埋怨了句。

“对,看把我急的,老弟,你先休息下,今晚住我这,明天再治吧。”沈建语气有些歉意。

徐方一抬手,:“无妨,待会就开始吧,正好今天有时间。”

“那就多谢老弟了。”沈建欣喜

二十分钟后,徐方到了沈悠卧室。当看到沈悠后,徐方不一呆。

沈悠穿的是一件泳装,这妞遗传了她亲,那两团子几乎要把衣服破。看到徐方来,这丫头脸羞红,看的徐方心里一漾。

因为见识过徐方的医术,沈悠对徐方很放心。银针上,感受着那种奇妙的感觉,一时惊叹连连,那两团子不断晃,徐方眼睛都快花了。

当把银针收了后,徐方终于长了口气。

推门出去后,沈夫人去看女儿,沈建则把徐方到了书房。

给徐方沏了杯茶,沈建问:“老弟,这娘俩的,现在怎样了?“

“算是稳定了,我给你留副方子,以后时服,和正常人不会有太大区别。等明年后面这个时候,我再来施次针,到时应该都能痊愈了。”

沈建闻言,站起来就要给徐方鞠躬,立刻就被徐方拖住了:“沈老哥,你这样就见外了。”

沈建深口气,苦笑:“什么见不见外,你不知为了这娘俩,这些年我心里压力多大。这次诊金多少?老弟你说个数,我也准备准备。”

“嫂子没和你说?”徐方惊讶问。

“啥?你跟你嫂子说了?她咋没告我!”沈建脸上的惊讶之,毫不亚于徐方,起:“老弟你先坐一会儿,我找你嫂子问句话。”

“不用,我直接跟你说吧。”徐方笑着把沈市长拉回来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