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7章 你有把握吗

"对。 你的父,是不是有一个也不好?"徐方突然问

"这也能看出来?"女孩愈发惊讶。

"你的质应该是遗传了爸,这质虽然很烦,但你这年纪,不应该会有这么重的症状,我怀疑是你出生时寒气入。"徐方耐心解释。

"你能治吗?"

"可以试试。"

女孩心中有些警觉,这家伙这么热心肠,是不是知自己份,有求于自己?还是想趁机讹自己钱?

犹豫了下,女孩才:"我想和家里人商量下。"

徐方自然没意见,医不叩门,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得了。

“对了,我沈悠,你呢?”

“徐方。”

女孩要了徐方的电话号码,了声谢离开。

徐方去了趟百草堂,店里的李材东老爷子还记得徐方,看到他立刻热打着招呼:"小方,最近在忙啥呢?"

"卖点海鲜。"

李材东眉头一挑,惊讶:"卖海鲜?你不是医生吗?"

"是,在俺们村做村医,平时没几个病人,就顺做点海鲜生意。"徐方笑

李材东心里更加震惊,本以为这小子是哪家医院的医生,没想到只是一个小村医,怪不得这么好的医术,却在青云市没听过这号人。再看着徐方上穿的文化衫,竟然土到爆印着"为人民服务"的字样,他心里就颇不是滋

他本就做中草生意,是中医的拥护者,如今看到这么优秀的中医,却落到卖海鲜的下场,心中一叹:"小方,你有没有兴趣来市里做医生?我可以带你三院,待遇可以往高了要。"

徐方心里一暖,急忙谢:"不用了,现在医院的医疗平完全够用,我们岳海村却没有一个医生,我要是走了,我们村里人生病就找不到人治了,而且卖点海鲜,还是可以养活自己的。"

李材东顿时对徐方肃然起敬,叹口气:"这也不能强求,像你这样的医生也太少啦。哪天你想去医院上班,要是没门路可以来找我。"

"谢谢李老。"徐方由衷感谢。

"无妨,对了,这次来要拿些什么?"

"买一些基础材,这是单子。"说罢,徐方取出一张纸,上面写满了材。

李材东仔细数了数,竟然有八十九种,惊讶:"你买这么多材做什么?"

"准备开一家饭店,用中草搭配一下,营养健康还调。"徐方也不隐瞒,如实说

李老眼中闪过一丝赞许,:“这些就和膳类似,融合中医的厨艺,对人有多种好,几号开业?到时我也去尝尝你们手艺。”

“真的?”徐方大喜过望:“大概半个月出头,二环广渠路,到时我给李老打电话。”

……

金运小区,里面住的大多为青云市机关部。

301室,客厅内,一名面容严肃的男子,正拿着一份文件,眉头锁。如果有人看到,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青云市市长——沈建。

沈建在青云市口碑很好,务实、清廉、公正,来青云市三年,颁布了不少惠民政策,大力发展旅游业,不仅青云市的环境没有污染,经济也一路上升,很受老百姓们戴。

“咣当!”一名女孩猛的推门来。

看到女孩,沈建批评:“以后开门轻点,女孩子慌里慌张的像什么话。”

这女孩正是沈悠,吐了吐头,才撒娇:“爸,我这不是想你了嘛。”

看到女儿撒娇,哪怕沈建再严肃,心也融了大半,笑:“想啥,这才半天没见。”

“嘿嘿,就是想嘛,我呢?”

觉呢,你现在的越来越不好了。”忧心的看了眼卧室,沈建叹了口气。

沈悠心中一,脑中突然想到了徐方,犹豫了下,才问:“爸,以后我会不会也变成那样?”

“瞎说什么呢,我家女儿一定能健健康康的。”沈建脸一绷。

“我今天碰到一个中医,说我这个状况,都是遗传的。”沈悠小声说了句。

沈建的手指不自觉抖了下,心也猛的一。自己虽然事业有成,但并不是所有事都顺利,比如家里的两个女人。

自己老自从生产之后,就每况愈下。

他也去过不少医院,都并没检查出症结所在。最终找到了青云市的中医泰斗莫老,他清楚的记得,当时莫老一脸凝重,诊断女两人都是偏,对于这种病他也束手无策,只能开一些中,缓解下症状。

虽然恶化的速度减慢了,但长期以往,病慢慢积累,现在想和正常人那样行都难。

而自己的女儿更让人担忧,这才刚满二十,竟然也患有此症,而且和自己夫人三十多岁时表现的症状相同。照这个势头发展,恐怕不消几年,悠悠就和她亲差不多了。

这两个女人,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。

口气,沈建把那份文件放在茶几上,看着沈悠故作轻松:“现在的中医哪有几个是真的?还偏,当武侠小说呐,估计看你单纯,想骗你点钱吧。对了,他怎么就找上你了?”

“当时我在公车站等车,突然感觉很冷,然后就晕倒了,那家伙恰好路过,就把我救了,还说我是什么偏……”

沈悠将事经过一五一十都说出来,一旁的沈建,心砰砰直跳。

那家伙竟然只是给悠悠把个脉,就知悠悠是偏

而且还挑明悠悠出生时环境极冷,甚至能推断出她亲也有病,这样的眼力,哪怕被人称为泰斗级的莫老,也没这个

语气有些抖,沈建问:“他说能治吗?”

沈悠看着自己父亲,心里颇为惊诧。印象中自己的父亲沉稳如山,很少出如此的神,想了想:“我当时问了他,他说可以试试,但没说能不能治好。”

“你现在能联系上他吗?”

“嗯,我这有他电话号码。”

“快,看看他方不方便,方便的话请他来一趟。”

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,这么多年她也不知,问了父亲,父亲也只是说自己就这样,没啥大病。

今天看到父亲如此着急,沈悠的心也跳了跳,隐约中她感觉自己和亲的病,似乎没那么简单。

……

刚买好材的徐方,正考虑要去哪儿,自己的手机铃声响了,看了眼陌生号码,徐方好奇的了接听键。

“徐方吗?我是沈悠,你还记得不?”

是沈悠,徐方大概猜出了来意,笑:“有什么事你就说吧。”

“你现在有时间吗,我想请你来我家坐会。”

“嗯,可以。”正好没事,徐方欣然同意。

沈悠也没料到徐方如此快,惊喜:“你现在在哪,我去接你。”

“不用,你说下你家地址吧,我打个车就过去了。”徐方不愿太烦。

等沈悠报了地址,徐方便拦辆车朝金运小区赶去。

金运小区于市内靠中心区域,徐方没用多久,就到了小区门口,而沈悠早在这里等待。

“嘿,你这客气什么?”徐方笑

“害你大老远跑一趟,这都应该的。”沈悠立刻:“走吧。”

“这小区位置不错。”看着小区旁边,有个比较大的公园,这里的空气也很清新,徐方点头称赞。

“嗯,这边绿化好,住的大多数都是市里的机关部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到了三楼,沈悠带着徐方门。

客厅内沙发上,坐着一名中年人,看到沈悠带徐方来,立刻起迎了过来。

这人高一米七六左右,虽然上穿的很家居,但浓眉方脸,隐约着威严,咦,这人看着怎这眼熟呢?

突然想到沈悠说的,这边住的大多是机关部,才试探问:“沈市长?”

徐方看沈建的同时,沈建也在打量徐方这个年轻人。一文化衫,哪怕他这个年代的人,看到衣服上印着的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字,都感觉土到爆。

毕竟是一市之长,看人没那么肤浅。

这长相端正的年轻人,虽然衣着简陋了点,但自从屋后,面容沉稳大气,不拘束、不卑不亢。举手投足间的轻松写意,并不是刻意伪装。一时间,沈建眼中闪过一讶异,这家伙虽然年轻,看起来却不简单

“别这么见外,我老沈或者沈老哥就成。”热的和徐方手,沈建立刻给徐方倒茶。

“那我就攀个高枝,声沈老哥了。”徐方大方方

“对了,悠悠,你去看看你醒了没。”

沈悠知父亲故意支开自己,撅着小去了亲房间。

看到沈悠离开,沈建目光灼灼的看着徐方,认真:“不知徐老弟是做什么的?”

“现在是个村医。”

听到徐方是个医生,沈建对徐方的医术也信了几分,不过徐方的年龄,毕竟摆在这里。以莫大师那样的中医泰斗,都束手无策,这个年轻人,哪怕破悠悠的病,但能不能治好,沈建还真没多少信心。

但既然有一分希望,沈建就不会放弃。深口气:“这次我老弟来,你应该能猜到原因,我想知你对小女的病,了解多少?”

“悠悠现在的质如此弱,一大部分原因是先天遗传,一部分原因是出生时寒气入。寒属气大于气,内就无保持平衡,就容易出问题,这在中医领域,被人称为偏,我这么说沈市长能明白吗?”

沈建知,同样知这钟质很难治疗,眼神希翼的看着徐方,张问:“徐老弟,这病你有治疗的把吗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