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

等徐方出去后,原本还一脸羞涩的柳海连,突然促狭一笑,:“秀兰姐,徐方的多大?你倒是比划比划。”

“去你的,死妮子,徐方就在隔壁呢,想知自己去。”郑秀兰啐

“秀兰姐,你跟我说说嘛,你到底是怎么知的?”

“滚蛋。”

“说嘛,放心,我不会告诉别人。”柳海连难得撒娇起来。

“好好好,我说我说……”

徐方耳力很好,洗澡的时候听着屋内的声音,不有些头大。这俩妞讨论的话题,每一个都让自己面红耳赤。

“真是……太污了!”摇了摇头,徐方洗完澡朝自己屋里走去。

,徐方起来时,听着东屋两女均匀的呼声,心知两人昨晚聊的太晚,一时半会还起不来。

带着院子里的扇贝,徐方朝王雪荷家里行去。

敲了敲门,从门缝中看着外面是徐方,王雪荷快速打开门,让徐方推着板车来,又把门反拴上。

徐方看着架子上的扇贝,又多出不少,惊讶:“之前的扇贝都理完了?”

“可不呗,我找了张婶和王姐,她俩住的近,平时和我关系也好,我跟她们说一周后结账,她们同意了。”

“荷姐真厉害,都能雇人手当老板了。”徐方开了句玩笑。

“这可不多亏了你,”荷姐脸上出满足的神,等徐方这些货销出去,自己赚的钱可够自己花了。

“销路我已经找好了,等第一批贝好了,我就带去卖了。”徐方说出一个好消息。

“真的?”荷姐大喜过望,抱住徐方亲了一口,徐方自然会意,很快荷姐卧室内,就传来阵阵高亢的声音。

一个小时后,徐方回到家开始做饭,当四菜一汤上了桌,两女才刚刚起。柳海连都收拾完毕,郑秀兰才开始洗漱。

饭桌上,徐方与柳海连单独坐着,后者一时有些羞赧。

眼睛悄悄的扫了眼徐方,当看到那人心魄的廓,心砰的一跳。看样子,似乎真有不少本钱。

“你看啥?”徐方早察觉到了柳海连目光,明知故问了一句。

柳海连脸唰的一下更红了,白了徐方一眼,简练:“没看啥。”

徐方本想再和柳海连聊两句,郑秀兰就走了来,先瞪了徐方一眼,警告:“下次再不敲门回家,小心我咔嚓了你。”

“昨晚纯属失误,下次偷听一定不让你们发现。”徐方急忙保证。

“死一边去。”娇嗔的白了徐方一眼,郑秀招呼:“海连妹子,咱吃饭,不理这变态。”

徐方:“……”

吃过饭后,柳海连就去了工地监工,郑秀兰收拾好碗筷后,便打开了电脑不知忙活什么。

徐方闲着没事,脆开始定菜单。再过十九天,酒店就要开业了,徐方要针对不同口,做出各类菜系。

而每一菜,如果都想融入膳的元素,就很耗费心思。一上午的时间,徐方也就列出了十六主打菜。

着到了送货时间,徐方便朝海边行去。称好重后,徐方这次没让陈大牛去,而是自己摇船朝市里行去。

“嘿,徐方,好久没见你了。”采购部经理吴文亮,热和徐方打招呼。

“最近比较忙,就让别人帮忙送下,吴经理,称重又得烦您了。”徐方笑了笑。

烦啥,都是应该的,收这么多年海鲜,还是徐老弟的海鲜质量好。”吴文亮快速给徐方称了重。

徐方拿着称重单朝四楼走去。

“咚咚咚。”徐方敲响了门。

来吧。”秦珍沉稳的声音传来。

徐方推门而入,秦珍看到来人后,眼睛不一亮,不过很快脸上出不满的神一撇:“哟,徐大忙人,今儿咋有空亲自送货来了?”

徐方闻言大汗,苦笑:“徐经理就别埋汰小农民了,最近确实忙,有事耽搁了下。每天我都惦记着秦经理呐,这不一有时间我就来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那当然了。”徐方语气很笃定。

“过来,让姐检查下你想没想。”等徐方走过来,郑秀兰一把住徐方,感受着那迅速崛起,心也砰砰直跳:“看来是真想姐了,这次就先原谅你。”

秦珍今儿穿的很正式,上小西装,下面黑,看起来中规中矩,很有端庄的美感。

“秦经理,你今儿打扮的,真让人眼前一亮。”徐方夸赞

“咯咯,你兔崽子,这才几天没见,都这么甜了。”秦珍将徐方衩一扯,眼里的漾开,迅速了几下,嗲声:“待会我这有个会,又让你小子跑了,真是太可惜了,明儿再来姐这一趟。”

徐方顿时哭丧着脸:“徐经理,你这么让咱不上不下的,不厚。”

“嘿,你这么多天不来找姐,姐每天不上不下的赖过你吗?”秦珍没好气

徐方心里猛翻白眼,你要是真想要,还能不出去找别人?不过这事可不能拆穿,自己还有求她呐,当下问:“秦经理,你今晚有空吗?”

“你今晚有空了?”秦珍看了眼徐方有些惊讶。

“今天我正好有时间。”

“行,今晚九点之后我下班,你先在酒店歇息下?”秦珍心中一喜,自己虽然和徐方有过几次,而且每一次都到了巅,但毕竟这里是办公室,仍有不少顾虑,压抑得很,心里并没感觉真正的尽兴。

“不用了,七点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,到时我来找你。”

等徐方出了酒店,犹豫了下,便朝百草堂走去。酒店快要开张,他也该配一些调料了。

“快,救护车!”

“掐她人中。”

“小姐,你醒醒,救护车马上就来!”

“……”

走了几分钟,嘈杂的声音从路边传来,徐方扭头一看,不远一个公站台,貌似有一人昏过去了。

医者父心,出于医生本能,徐方迅速走了过去。

“让一让,我是医生。”徐方沉稳的声音传来,周围的人一听,立刻给徐方让开了一条

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,徐方感觉有些眼熟。仔细一看,眼睛不一呆,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
还记得当初给扇贝找销路,从山里出来坐的公车上,正是这女孩嫌弃自己背的扇贝难闻。自己都了歉,这妞当时还念叨半天。

不过徐方也不是记仇的人,看了看女孩脸,眉头不一皱。拉过女孩脉搏,内医诀迅速展开,一细若银丝的真气,就朝女孩探去。

几分钟后,徐方才微微叹了口气,这女孩的病很重

“小兄弟,你能不能治?”看到徐方几分钟都没静,旁边有个老大爷忍不住催到。

“还把脉呢,不会是个中医吧?”

“中医?现在中医有什么用!”

“就是,小伙子,你要是不能治就赶走吧,英雄救美也要挑个时候。”

周围的人纷纷对徐方表示质疑。

徐方也反应过来,冲着大家笑了笑,温和:“只是简单的中暑,能治。”

说罢,从怀中取出银针,照着女孩的合谷、内关去。

内真气运转,迅速捻银针,一分钟的功夫,就听“嗯”的一声,地上的女孩悠悠转醒。

“嘿,神了!”看到女孩醒过来,有人发出惊叹。

“小伙子,厉害,刚刚是大姐不对。”旁边一妇女歉。

“不错,这小子有两下子。”

听到众人的话,徐方不忘推销下中医:“大伙儿可能对中医有成见,毕竟现在打着中医旗号骗人的不在少数。但中医是咱们祖先留给我们的瑰宝,是粹。你们可以不支持它,但希望大家不要一口否定它!”

“说得对,现在很多病,还是中医能治!就是骗子忒多!”那老大爷接了话茬。

“大家能明辨是非就好,也不要被人骗了。”徐方朝四周拱了拱手,看了看女孩已经睁开眼,笑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女孩挣扎着起来,正要给徐方谢,当看清徐方的长相,脸上顿时出尴尬的神。徐方长的清秀,侧脸刚毅,刚与柔和相互融合,这种别样的魅力让人很难忘记。

尤其是这犊子上穿的文化衫,那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字样,估计整个青云市找不出第二个,女孩想忘记都难。红着脸,女孩支吾:“是……是你。”

“嘿,你真聪明,隔这么长时间还记得我,智商肯定高。”徐方开了句玩笑。

听到徐方的话,女孩险些笑出来,小声说:“谢谢你,你有空没?我请你吃顿饭吧。”

本打算拒绝,但他刚才把脉时,确实发现这女孩的问题。

自己爷爷打小教育自己,治病救人是医生基本准则,既然知了女孩病,如果不去治疗,着实有损医德,当下点头:“行!”

女孩虽然不是客套,但徐方答应的这么快,还是让她一呆,急忙:“走,前面有家饭店,我们一起过去吧。”

“我吃过了。”没走几步出了公站台,徐方突然说了句。

“啥?”女孩一时跟不上徐方的思路。

不顾女孩的诧异,徐方笑:“你一直不好吧?”

“你怎么知?”女孩眼睛一瞪。

“我是一名中医。”徐方笑:“刚给你把脉时看出来的。”

“那你知原因吗?”女孩问。

这女孩质有些特殊,用中医的话说,就是偏。这质本就弱,却又不能收大补之物。平衡,自然就容易出病,想了想,徐方问:“你出生的时候,是在比较冷的地方吗?”

“呀,这都能看出来?”女孩眼睛瞪圆:“听我说,我生我时是在东北,那时候还是冬天,产房的窗户不知被谁开了,差点没冻死我娘俩,是不是那时候落下的后遗症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