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4章 干贝的销售渠道

“今回来这么晚,扯网线去了。 ”徐方嘿嘿笑了笑,把网线拉来,然后开始装电话和网线。

“咦,还有一部手机。”郑秀兰惊讶

“我看你那台旧了,给你买了个新的。”徐方答

郑秀兰不一呆,这款手机几近七千,这犊子可真舍得,眼圈一红,郑秀兰嗔:“瞎糟蹋钱,以后可不许买这么好的。”

“嘿嘿。”

傻笑了下,徐方便去倒腾电话。在军中徐方也见识过不少高科技,装电话这种事儿不在话下,十分钟后,一切就都定。

当郑秀兰和柳海连的手机连上无线网,两女都出惊喜的神

徐方则抱着一台笔记本回到自己房间,不过就没再开机,劳累了一天,徐方盘坐在上,开始修炼医诀。

清晨,徐方的疲态一扫而空。

吃过早饭,徐方带着扇贝朝荷姐家走去。

现在已经八点半,村里的人几乎都去了海边,推开荷姐家门,发现荷姐正倒腾贝。已经三天,第一批扇贝已经晒的差不多了。

“昨天忙啥去了?我晚上八点去你家,也没见到你人。”荷姐很利的把门拴上,洗净手就贴了过来。

“去城里装了个电话,耽搁点时间。”

“吃过饭没?”荷姐又问。

看到徐方点头,荷姐的小手很自然的落徐方衩,一把住徐方,:“小方,屋里坐会吧。”

徐方部一热,心照不宣的笑了笑,一起了卧室。

“你这坏犊子,昨晚没来,可把姐憋坏了。”荷姐呼急促,看着徐方嗔怪。

“现在补上不晚吧?”徐方笑了笑。

很快,在阵阵压抑的声音后,荷姐一高亢的声音在房间漾开,屋里的气氛瞬间热烈起来。

一个小时后,荷姐无力的上,双眼含丝,半嗔半啐:“你这犊子,今天的扇贝肯定理不完了。”

“这些东西确实有点多,要不这样吧,你要是做不完,就去找其他人帮你,给他们一块五一斤,晒后结算。”徐方说:“你这么卖力活,迟早有一天会累垮,过渡疲劳也容易衰老,我可舍不得荷姐因为受累变憔悴了。”

荷姐心中一,徐方给她的扇贝,她理起来确实很吃力,几乎要从早忙到晚的,要是能找几个人分担下,自己就轻松多了。

而且徐方说过度劳累容易变老,虽然是乡下女人,但是女人就美,怎么甘心看让自己变难看,考虑了下荷姐半嗲半娇:“小方,那我就给别人一块五一斤,到时别人要问你价格,你也说给我一块五一斤算的,别人要知我赚他们钱,背后肯定嚼。”

“你放心就是。”徐方保证

荷姐对徐方是一百个放心,看着徐方清秀又刚毅的脸,荷姐心里砰砰直跳。虽然这男人比自己小,但自己看徐方却很顺眼,甚至有一种把他当男人的感觉。

不过她也知,自己和徐方本不可能有结果,自己就一破鞋,徐方可是有为青年,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姑娘等着呐。

这样的男人,能多占有一天都是福分,或许哪天他找到心的女人,自己可能就和徐方再无瓜葛了。

既然这样,不如趁现在多多享受。想着想着,荷姐嘤了一声,用力一,又把徐方撩了起来。

当徐方从卧室出来,都已经十一点多,拿出手机给院子里快晒好的贝拍照,便神清气的回到了家。

打开电脑,注册了一个新企鹅号,把网名改成‘不乖’后,徐方开始搜索同城的海鲜群。

选择一个人数较多的群,徐方点了申请加入,验证信息上填了“贝有人收吗”的字样。

没两分钟,徐方就入了群。

群里一百多人,但没一个人吱声。徐方想了想,还是把今天拍的贝照片传群里,顺便打了一段字:岳海村无污染贝,再过几天就制作完成,以后可长期供应,有没有看得上眼的?

不到一分钟,就有一些人在下面回复:

“这贝看起来很净,个头不小,要真是生的,营养价值很高。”

“看起来不错!”

“多少斤起售?”

“还可以,不知小兄弟打算什么价出售?”

“岳海村?不会是九山内的那个吧?那地儿可不好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有人说话,徐方再次留言:数量很多,有兴趣私聊。

半天也没人愿意真来买,徐方就要下线,一条临时消息传来,网名“扬帆”。

“你好,我是青云市‘塔塔海鲜店’的采购经理董扬帆,不知您怎么称呼?”

徐方心里一喜,终于有鱼儿上钩了,急忙打字过去:“董经理你好,我徐方就行。”

“你能介绍下贝的况吗?比如原料、个头、提供的数量、品质。”董扬帆又敲过来一段字。

“这些都是生扇贝制作的,产地岳海村,这边的海清澈,没有污染,扇贝个头很足。供应的话,每天大概能稳定供应三四百斤,不知董先生能吃得下吗?价格又能开多少?”

“……”

董扬帆先给徐方发来一串省略号,把徐方的莫名其妙。

不过很快对方就给了回复:“毕竟没见过真货,没直接定价。我看你照片上的那些贝,都快理好了,不知你方不方便带来看看?”

“您留个电话、地址,我下午带过去。”

对方很快就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,徐方一一记下。

吃过午饭后,徐方准备了二斤贝,想了想又拿了两斤扇贝带着,就随陈大牛朝市里赶去。

两小时后,两人乘着司机大叔的车到了市里。让陈大牛去称重,徐方则照董扬帆给他的地址,打了辆出租车过去。

十几分钟,徐方就到了塔塔海鲜店,拿出手机想打董扬帆的电话,才悲剧的发现手机停机了。

无奈之下,徐方直接朝店里走去。

这家店铺地方不小,百余平米,客量还凑合,里面有不少人在选购东西。

看到徐方来,立刻有一名导购迎上来:“先生你好,请问您要买点什么?”

“不买啥,你们店有没有个董扬帆的?他和我约好见面,不过我手机停机,联系不上人了。”徐方脸上出憨厚的表

看着徐方穿文化衫,一副农民工打扮,脸上表认真,应该确实是有事,导购立刻:“董经理是吧,二楼201房,敲门去吧。”

了声谢,徐方朝二楼走去,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一清脆的声音:“请。”

徐方闻言一愣,里面怎么还有个女人?推门去后,发现一名女人坐在椅子上。

这女人约莫三十五岁,一披肩发随意搭在肩膀,看起来清新自然。脸上画着淡妆,看着很漂亮,浑上下洋溢着成熟的风韵。

“您是?”看到徐方来,这女人好奇问了句。

“你好,我是徐方,来找董先生,不知他人在哪里?”徐方心里有些纳闷,难不成走错房间了?

看到徐方左顾右盼的样子,董扬帆笑:“我就是董扬帆。”

“嗯?”徐方瞪大眼睛,看着眼前面容致的女人,脸上一阵错愕。的,这次糗大了。尴尬:“抱歉抱歉,我还以为董经理是……原来是个大美女。”

徐方说话的功夫,董扬帆也在打量徐方。

第一眼看到这人,只感觉很土气。上穿着文化衫,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,现在估计农民工都不屑穿这样的衣服出门。

不过再看这小子,董扬帆眼睛乍得一亮。

这家伙虽然穿的一般,长相却不赖,而且很有气神,一双眼睛沧桑淡然。

“原来是徐老板,请坐。”作为一家店铺经理,董扬帆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。起给徐方倒茶,看着徐方平静的接过,毫无局促拘谨的样子,董扬帆对徐方再无轻视之心:“徐先生哪里人?”

“就住岳海村。”

“把东西运出来可不方便吧?”董扬帆惊讶

“还好,我走的路,比翻山快一些。”

“这子不错,人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。”感叹了一句,董扬帆才:“样品都带来了吗?”

徐方也不墨迹,将手中一个包放在桌上打开:“带来了,这是随机取的贝,可以代表我们贝质量的平均平。晒了三天,就要成品了。”

长期和海鲜打,看到这些贝,董扬帆就确信这些是刚做的。看成都很不错,显然用的是高质量扇贝。至于是不是生的,还需要一步考证。

“这些都是我们岳海村产的扇贝,董经理看看,我们的贝,都是由这些扇贝加工得到的。”徐方把手中另外一个包打开,里面扇贝就了出来。

看到这些扇贝,董扬帆眼睛一亮,凭她的眼力,很容易看出这些扇贝,确实是生的!

“你能保证以后贝的质量,都能和这些持平吗?”董扬帆不确信问

“董经理完全可以放心,我这次来是想求个长期合作的渠,如果董经理这边价格和销售渠都可以,我可不会因为一点蝇头小利,放弃共赢的机会。”

听着徐方退有度的话,董扬帆再次高看徐方几分,犹豫了下,才问:“不知徐先生想多少钱出售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