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0章 批发生活用品

下午五点不到,大家就带着扇贝朝徐方家赶来。

应该是上午劳累了一天,大家搜罗到的扇贝,数量也不如早上,堪堪千斤。给大家称重之后,徐方拎了一桶海,带两斤扇贝朝荷姐家走去。

今天自己拒绝荷姐,荷姐应该生闷气了,今儿竟然没去捞扇贝。

等到了荷姐家,徐方敲了敲院门。

“谁呀?”王雪荷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,小方!”

院内的王雪荷愣了下,沉默了几秒,才说:“等下,我这去开门。”

很快,王雪荷那张白皙的脸,就出现在徐方面前。

“快,小方,屋里来坐。”王雪荷热的招呼,等徐方来后,鬼使神差的把门栓拴上。

王雪荷今儿下午也没出去,上午捞完扇贝后,回家换的衣服比较简单,也很薄。白的汗衫很透光,里面两团子,在徐方眼中时隐时现。

“找姐啥事?”王雪荷问

徐方打量了王雪荷一眼,眼睛有些红,显得心里不是很愉快,和自己说话也不大自然,当下笑问:“生气了?”

“我生啥气?”王雪荷没好气

“我没让你运货。”徐方脆摊开了说。

“没有。”被徐方戳破,王雪荷上强,但声音却小了起来,显得很委屈。

徐方心里有些,柔声:“有钱我当然想让你挣,但海上划船确实太累了,船桨不好挥,还有暗礁。别说是你,就连李叔王大爷他们,我都不放心,王大牛力气大,去了最合适。”

“嗯,俺知,没啥。”王雪荷点点头,心里好受了些:“明天下午我也去捞扇贝,挣得也差不多。”

“荷姐,以后你就别去捞扇贝了。”

?”王雪荷一时没反应过来,以为徐方不收她扇贝,眼睛立马一红,眼泪就吧唧吧唧掉了下来:“小方,你今儿来就是想气死我吧?”

徐方心里一慌,这犊子面对女人可真是抓瞎了,急忙哄:“荷姐,你这是咋了,你慢慢说。”

“你不让俺去送货就罢了,还不让俺卖扇贝,你是不是讨厌俺,呜呜……”说着,王雪荷的哭声大了。

徐方立刻明白过来。

村里的人都穷惯了,突然找到一条赚钱的路子殊为不易,每个人都格外珍惜,王雪荷肯定以为自己不想让她赚钱了。

“荷姐,你想啥呢,我不让你去捞扇贝,还不是那个太累了,再说赚钱的子也不单止那个。”徐方立刻安

“除了捞扇贝,我还能做啥。”王雪荷哭得更伤心了。

“荷姐,你先别哭,你听我说。你想想,荷姐这么漂亮,我喜欢还来不及,怎么会讨厌你?我这不是有一个好的赚钱子,专门跑来找你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原本正哭着的王雪荷立刻停止,泪眼娑抬起来,看着徐方问:“当真?”

看着一脸梨花带雨的荷姐,那可怜兮兮的美感,让徐方心中一漾。

将手中拿着的扇贝放下,笑:“当然是真的,赚钱的子我都带来了,不然我来找你啥。”

“啥赚钱的子?”荷姐抹了把眼泪,好奇的凑过来。

“做贝。”

贝?那是什么东西?”荷姐愈发好奇。

“就是把大家捞到的扇贝,理一下晒,方也简单,你看着,”徐方取出一只扇贝和刀子,:“先把表面的泥沙用净,用这刀入壳缝,贴壳壁之一边,把贝柱的一端切下,去掉一面壳,摘下内脏,沿另一面壳的内壁将贝柱完整地切下来。将贝柱用清洁的海洗净,沥分即行煮。”

“再然后呢?”王雪荷有些好奇。

“待会的过程也都很简单,来,荷姐,你先做一下我刚刚理扇贝的作。”徐方将圆刀递过去。

乡下女人心灵手巧不说,而且吃苦耐劳,理扇贝这种活,荷姐做起来还是很轻松的。练习几次,理起来就快多了。

徐方则趁着这功夫,去厨房把海锅里,添柴把煮沸后,便王雪荷带理好的扇贝出来。

“做这个一定要用烧开的海煮,扇贝受热要均匀,当再次沸腾沸腾时,除去上面漂着的杂物,两分钟左右得端出来,用海净,沥后出晒。”

徐方一边作,一边给荷姐解说,本就是简单的活,荷姐一听便懂。

当把这些扇贝捞出来后,徐方找了个架子把这些扇贝放上去,笑:“贝柱不能叠压,每天要翻两次,中午避免太晒,全后就做完了。”

一套步骤下来,也没啥复杂的东西,看着还在呆愣的王雪荷,徐方笑:“咋了,还有啥问题吗?”

“就这么没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就这简单?”王雪荷心中有些嘀咕,这样能赚钱吗?

徐方知王雪荷的心思,笑:“你可别小瞧这个,好好做,赚的钱不比你捞扇贝少。”

提到钱,王雪荷神一震,小声问:“那个……”

“大概三斤活扇贝,能做成一斤贝。每制作一斤贝,我给你……你说多少钱合适?”徐方一时也拿不准,毕竟贝究竟多少钱,他也拿不太准。

王雪荷心里也快速算着,自己每天上午能捞十斤扇贝,就是一百块钱,如果下午也,一天能赚二百块钱。

贝的速度,比捞扇贝要快多了。三斤扇贝就能做成一斤贝,自己坐这里一天,至少也能做出一百斤贝吧?这还是她做了最坏打算计算的。

“一斤能给我一块五,我就了。”王雪荷心里计较半天,终于给自己一个满意的数。

徐方闻言哑然失笑,村里人还是质朴的多。

摆摆手,徐方直接:“太少了,做好一斤贝,我给你算五块钱。”

“是不是有点多了。”听到徐方答应的酬劳,王雪荷也吓了一跳。

“不多,谁让荷姐这么漂亮呢。”徐方笑

荷姐脸一红,嗔:“就你会说话,屋里坐会。”

徐方本想在堂屋坐会,忽然一只小手迅速朝他抓来,一把住徐方,然后朝卧室走去。感受到徐方的变化,王雪荷眼中含,俏脸已红霞一片。

看着很是张的徐方,王雪荷心里暗笑,果然这小子还了点,要是换成村里其他男人,恐怕早猴急的不行,哪需要自己主,不过话说回来,其他人王雪荷真看不上眼。

一把拽下徐方的衩,荷姐咯咯笑着:“小方,你张啥?”

“我不张。”徐方强装镇定。

“姐有村长好看吗?”荷姐把徐方倒,突然问了句。

“都好看。”

“你和村长真没那个过?”荷姐又问。

“没!”徐方很笃定的回答。

“那你跟别人,还有过这事没?”王雪荷心砰砰直跳,她可知村里不少女人,对徐方都有些意思。

“没有!”徐方很心虚的撒了一次谎。

不过徐方心虚的样子,落荷姐眼中就当成了不好意思。

扫了眼那人心魄的地儿,抓住徐方的手贴在自己团子,迫不及待的坐了下去。

一个小时后,荷姐已经筋疲力尽,嗔:“你这犊子,以后也不知谁家姑娘能享这福气。”

“哪有,能跟荷姐在一块才是福气。”徐方立刻拍个马

荷姐心中一喜,羞嗔了句:“油的。”

徐方回去后,今晚就运来了五百斤扇贝,然后又拉着板车去海边,装了一车海,一并放入了王雪荷家。

在钱的引下,王雪荷当晚就开始忙开了。理了十多斤扇贝,荷姐的速度就提了上来。

贝从制作到晒,大概需要一星期时间,徐方也没耽搁王雪荷赚钱,直接预付了两千块钱,等贝制作步入正轨,荷姐的收入也就能稳定了。

中午,徐方跟着陈大牛一起来到市里,既然决定了开超市,徐方也不愿墨迹,跟着大牛送完货后,就带着大牛去批发市场转悠。

大牛很少来市里,以前主要是没钱,也不敢逛。跟着徐方,大牛左看看右看看,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,活一土狍子。不过徐方也不嫌丢人,毕竟自己上穿的还不如大牛,文化衫上,那红的五个大字“为人民服务”,引的目光比大牛还多。

来到一家比较大的生活用品批发铺子,店老板约莫三十岁。

看到徐方和陈大牛来,老板立刻堆上笑容:“两位要买点什么?”

陈大牛不知怎么应对,徐方上前一步笑:“我想开个小店,需要一些生活用品,价格这块老板你看着要,太贵了咱这生意可不下去。”

“兄弟你放心,你可以到打听打听,我老宣朝外批发,价格从没拿高过,你尽管挑,挑好了我给你价,对了,不知兄弟怎么称呼?”说着,老板递来一张名片。

看着上面的名字,宣建丰。徐方将名片收起,回:“小弟徐方。”

“得嘞,徐老弟,你看着挑,最后有啥漏的,我再帮你补。”宣老板热

徐方知村民的消费平不高,一些高档的东西本别想,也就从最基础的生活用品挑选,而且质量也不能太高。

“大牛,你看看有哪些你需要的,自己挑好,到时我把账一起结了。”说罢徐方也不管大牛,眼睛放在琳琅满目的货物上,究竟要批发点什么好呢?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