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7章 我可以治

“我可以治。 ”

轻飘飘的一句话,落在周芸耳中无异于天籁之音。

“没骗姐?”周芸问

“治疗也就一个小时,你要是信得过咱,可以试一试!”徐方笑

周芸钱,但她并不缺钱,现在“美”对她的引力,已经大过了“财”。对着徐方眨眨眼,咯咯笑:“那你给我治疗下,要是真有效果,这房子的事儿咱们可以再谈。”

徐方心中一喜,要的就是这效果,笑:“那行,你什么时候方便,咱们就可以治疗,我随时都可以。”

“就现在吧,需要我准备什么吗?”周芸问

“最好能换一个背的衣服,这样方便我施针。”徐方想了想

周芸在沙发上朝徐方挨了挨,一张妩媚的脸就要贴在徐方脸上:“徐方,你不会故意想来占姐便宜吧?”

“这怎么会,我是医生,医者父心,哪有占便宜的想。”每当谈到这种话题,徐方就格外拘谨。

“咯咯,医者父心的话,红粉和骷髅在你眼里都是一样的喽?”周芸又问

“嗯。”徐方艰难的点点头。

“那还换什么,直接来吧。”周芸咯咯一笑,将扣子一开,长顿时搭下来一半。

虽然周芸背对着自己,但那团子实在壮观,只要她一下,自己就能隐约看到。

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,让周芸在沙发,徐方取出银针,轻声:“我要开始了。”

说罢,内真气运转,几银针迅速入后背几大位。

原本对徐方的医术还有些好奇,但感受到背部传来温热的感觉,周芸脸上出一惊讶,说:“看不出,你还是个大神医。”

“过奖了,我就是村里一个郎中。”徐方摇摇头

“咯咯,真谦虚。对了徐大神医,你和秦珍那小蹄子,怎么在一起的?谁先搭的谁?”周芸对徐方和秦珍的事儿很感兴趣。

徐方一时不知怎么回答。

周芸也不需要徐方回答,立刻猜出了答案:“看你这怂样,估计自己也不敢,都是那蹄子先找你的吧?对了,告诉姐,你和她多久一次?”

徐方险些被问哭了,这女人的问题也太羞人了吧?你一个女人,竟然把一个男人问脸红了,你怎么能这么没节

“周大美女,你脑子里天天想啥呢?哪有的事儿你就瞎扯。”徐方做贼心虚的说了句谎。

“切,别和我装,你和她要真没那事,我朝你们上泼脏,她早就跟老娘急了。对了,那小蹄子技术好的很,曾经扬言只要她想,没男人能过十秒,你跟她一次持多久?”周芸催问

徐方听后险些把银针她背后,苦笑:“大姐,正给你治疗呢,你这打岔万一失手了,想再治疗就烦了。”

“一次失手就没再治了?”周芸有些张。

“也不是,每次施针的间隔,不能少于一个小时,这次施针失败,可能就得等七点,太烦。”徐方如实

“嘿,多大点事,失败了就再来一次,你快回答我刚才的问题。”周芸立刻放下心来。

徐方恨不得把自己掉,都怪自己贱,佯装:“姐,咱换个问题成不。你看咱这单男孤女的,你再这么撩咱,咱可就要采取措施了。”

“哟,你采取什么措施,给姐看看。”

“我……”徐方脆不搭理她。

看着徐方羞涩又恨恨的样子,周芸心中得意,不断说话着徐方。

一个小时过去,徐方终于从煎熬中度过,把银针收起,徐方长了口气:“好了,你穿上衣服看看。”

周芸并没着急起,眼睛含看着徐方,咯咯笑问:“要不要姐奖励你点什么?”

徐方看着周芸,因为着而被压变形的团子,那壮阔的样子,让徐方的心砰砰直跳,尴尬:“我没什么意见。”

“咯咯,美死你。”周芸把衣服穿起,站起的刹那,周芸就就感觉与以前比,微微有了些不同。但不同于哪里,周芸也说不上来。

站在镜子旁仔细打量自己,周芸眼里闪过浓浓的亮。镜子里的自己,虽然个头没变,但看上去却比之前拔了多。

材,似乎有质的飞跃。

而且上之前那种压抑的气息,似乎也一扫而空。这一刻,竟给她一种胎换骨的感觉。

在镜子前看了半天,周芸才从惊喜中平静下来,跳到徐方旁,照着徐方的脸亲了一口,咯咯笑:“小神医,这是姐奖励你的。对了,你给姐做的这个,不会反弹吧?”

“这怎么会,以后有问题你随时来找我烦,我不会赖账的。”徐方保证

“得,看在你帮了姐这么大一个忙,那套楼姐就勉为其难给你来个分期,十二个月还三千万,每个月……250万?我靠,你个二百五,每个月脆还240万得了。”周芸挥挥手,那点钱她也不大在乎。

“行,以后每个月月末我给你还款,我出去拟个合同。”徐方笑着说

“别那么烦,姐家里有打印机,跟我来书房。”周芸说罢,带着徐方朝书房走去。

趁着周芸打字的空档,徐方打通了林香雪的电话。

“喂,徐方,啥事?”电话那头,林香雪雍容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还记得周芸那套房子吗?二环的,我给租下来了,现在就差钱了。”徐方简单说

电话这边一阵沉默,徐方正纳闷,忽然一惊呼就从话筒里传来:“你租下来了?怎么租的?多花了多少钱?”

“确实多花了一些钱,每个月还款240万,一年还清。”

“啥!”那边林香雪有些吃惊,照这么算,这套房自己买下来,也就两千八百八十万。当时自己让欣找她谈,是一年还上三千万,最后周芸都没有同意,这家伙究竟怎么做到的?

“你确定?”深口气,林香雪问

“千真万确,现在就差钱了,待会我给你发账号过去,你就照上面打钱就是,等我签完字把合同带回去给你看。”徐方笑

林香雪对徐方的人品放心的很,直接应承下来。

周芸的效率很高,很快两份合同就出来,徐方边签字,一边把周芸的账号发给林香雪,一分钟后,周芸的手机就传来一短信声。

“看看是不是钱到帐了。”徐方笑问

“这么快!”周芸惊讶的拿过手机,当看到汇款人后,眼睛瞬间瞪圆:“小兔崽子,你和张欣是一伙的?”

徐方一扭头,当看到汇款人竟然是欣的名字,不一阵头大,不过这事儿也不好隐瞒,笑两声徐方才说:“和她合伙开生意,就缺一个场地,你那楼盘正合适。”

“算了,合同都签了我也懒得计较,对了,你打算开什么?医院吗?凭你的医术,开医院确实能赚不少。”

徐方脸一黑,:“不是,我祖训规定,给人治病不允许收太多钱,就刚刚给你正脊椎,你去外治疗,可能需要几十上百万,但照我祖宗规定,最多收你六十块钱。”

“呀,看不出来你家门这么高风亮节。”周芸惊讶的看着徐方,抿口茶问:“对了,你还没跟姐说,你买我那栋楼做什么?”

“开酒店。”

“噗!”周芸刚喝的茶直接出来,一双媚眼瞪大,惊讶:“你开酒店?你这不是抢秦珍那小蹄子生意吗?”

“青云大酒店在市西边,我这在东边,最多影响其他几家生意,对他们的冲击力不是很大。”

“切,青云大酒店在青云市多少年了,说的跟你真比得上他们似的。”周芸撇撇,毫不留的打击。

徐方也不解释,和周芸聊了几句,便告辞去了林香雪家。

“徐方,合同给我看看。”看到徐方来,林香雪立刻催问。

徐方依言递过合同,林香雪看了半天,才长口气,满脸惊诧的看着徐方,好奇问:“你是怎么谈下来的?”

“正好认识。”徐方笑了笑,并不细说。

林香雪盯着徐方,目光一路向下,分析:“周芸这人的很,在圈子里风评并不好,传言养过不少人,你是不是为了房子献了?”

徐方闻言一呆,这女人的问题也太直接了吧?当即:“这怎么可能。”

“那你倒是和我说,你用什么子把那栋楼定的?”对这事林香雪心里一万个好奇。

“就不告诉你,告辞啦。”徐方嘿嘿一笑,就是不满足林香雪的好奇心。

“等等!”林香雪突然住徐方。

徐方刚要问什么事,林香雪小手快速一抓,立刻住了自己。

林香雪小手了几下,感受到那迅速变得人心魄的规模,角才出一丝笑意:“这么有神,看来是没献,我权且相信你了。”

徐方有些郁闷,这妞这么撩自己,整的自己七上八下,就为了证明这个?

等徐方走后,林香雪才满脸通红的坐在沙发上,心如同小鹿般乱撞……连续三次徐方给自己治疗,自己都被那犊子整的心急火燎,虽然自己依旧是净的花闺女,但架不住年纪已经到了成熟阶段,对男人也有了一丝期待。

在一些书中,她可听说男人那本钱越雄厚,才能越让女人快。而每次徐方给自己治疗时,自己总能偷瞟到那犊子惊人的廓。这也让她对徐方的本钱,也有了很强的好奇。

今天终于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,顺利丈量出了结果。

真的,很让女人心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