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5章 就差场地了

,有人!”那女人终于反应过来,指着秦珍后大

早在这女人准备的时候,徐方就迅速关上了门,不让声音传出去。而秦珍心里一,急忙回头,当发现徐方竟然来,不一口气。

“鬼什么,看就看到了,又不会少!”秦珍啐了周芸一句。

徐方的目光也转移到周芸脸上,这女人尖下巴,脸上画着浓妆,看起来很妖娆。上穿着粉白的T恤,很薄。

被两人同时盯着,徐方竟然有些赧然,虽然很想看,但脸已经有些红:“不……不好意思,没想到里面是这种况,我……我转过去。”

“转什么转,这么大的便宜还不好好看看,对了,你也真是的,都到门口了不敲门,竟然还打电话,我以为你来还得待会。”秦珍小小埋怨了句。

听到秦珍的话,周芸小小惊讶了下,这年轻人就是刚打电话那个?

她很了解自己的闺,虽然平杨花了些,但也是心高气傲。能被她评价的如此之高,一时间对徐方也有了几分好奇。

当看清楚徐方穿的衣服,周芸险些笑出声,上面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是什么鬼?不过这家伙长相倒是不赖,板也结实,估计秦珍这蹄子,是看上这小男人格了。

周芸也是见过大风的人,被人看了也就看了,虽然有些尴尬,但毕竟只是个意外,不上愤

看到徐方似乎有些内疚,甚至脸有些红,周芸心中一乐,现在还会脸红的男人可不多,这家伙竟然还会羞涩?

一时间,周芸也起了作之心,佯装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?来不知敲门吗?你说老娘被你看完了,怎么赔偿我?”

看到咄咄人的周芸,徐方本就理亏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半天才憋出一句话:“你说怎么赔?”

“怎么赔?你知价不?刚刚看那几眼,至少三十万,给钱。”

“没钱!”徐方有些为难。

“那你让姐看回来!”周芸:“就是现在!”

“这个,不太好吧……”徐方更加为难,老子可是堂堂神医,怎么会做如此跌份的事儿?万一自己做了,这女人报警怎么办,本来是还债,就可能变成扰了。

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你是不是不行?”周芸揶揄的看了眼徐方,手快若闪电,一把住徐方。

徐方心中一惊,才第一次见面,这女人咋和秦珍一个德行?

周芸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感觉,竟然如此的人心魄,心不自觉砰砰直跳。这哪里是不行?简直太可以了。

“一边去,”一旁秦珍看到周芸如此,心里莫名生出一丝不快,打开周芸的手,脆声问:“这次带来多少海鲜?”

“这是单子。”

“这次虾和海蟹收获都不错,一共五万七。”秦珍笑着给徐方转账。

“村里人捞海鲜的多,数量就上来了,对了秦经理,下次再送货我会带个人来,以后就会让别人送货。以后我会很忙,恐怕没时间每天送货了。”徐方说明了这次的来意。

他路上已经考虑清楚,如果想做更多事,事必躬亲的话,很多事肯定没时间顾及。

秦珍考虑了下,点点头:“也行,那以后你让别人直接把称重单给我,我签好字后就给你转账。至于价格,我也会酌帮你保密。”

徐方心头一跳,这女人明面为自己考虑的很周到,但实则是在暗示自己,以后想让自己做点啥,自己都要乖乖配合,否则老娘就把收购海鲜的价格说出去。

他也不戳破,点头说:“谢谢秦经理。”

“小帅哥,刚才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,不过姐也不难为你,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过你,但一定要诚实,怎么样?”周芸咯咯笑着,那最抢眼的部位,白晃晃的让徐方有些晕。

想着这女人一开口就索赔三十万,回答一个问题简直太划算了,急忙点头:“你尽管问,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“你过来!”周芸脸上出小狐狸般的笑容。

徐方耐着好奇凑过去,那女人红凑到徐方耳边,轻了口气,才低声问:“跟姐姐说,你有没有和秦珍那小蹄子过?”

徐方差点噎住,这问题怎么回答?实话自己可不敢说,说假话也不是自己风格,一时间竟然愣住了。

“哈哈,姐就知那小蹄子怎么会放过你!”看到徐方表,周芸立刻猜了出来,随即指着徐方:“这个问题是我猜的,你记得你还欠我赔偿。”

徐方:“……”

一旁秦珍哪怕没听清楚周芸问的啥,但看她兴奋的样子,也瞬间猜的**不离十,娇喝一声就扑了过去:“你这个狐狸,看老娘今天怎么收拾你。”

徐方则趁着两人打闹的工夫,偷偷跑路了。

打电话让欣来接自己,十五分钟后,欣就风风火火的赶来了。

“欣你这是飞来的。”看到欣如此速度,徐方笑问。

满脸敬佩与欣喜,赞叹:“可不是,大小姐知你要来,就赶让我接你,我哪敢耽搁一点时间。不过真有你的,这祛疤的本事,整个世界没能超越你的。你还卖啥海鲜,专门做这行也能发财。”

刚坐上车的徐方,闻言立刻哭丧着脸哀嚎:“大姐,我不是说了嘛咱不能靠医术赚钱。”

“还好你有这祖训,要不小姐这病,不知你这财得收多少银子。”

徐方嘿嘿一笑,一个马就拍过去:“虽然咱真金白银没收到,但欣给咱的谢礼,可比钱要珍贵多了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欣立刻想到了这犊子的凶猛,俏脸上出一抹娇羞,年近四十的人,出的熟韵让徐方一呆。

啐了徐方一口,欣:“德行,就你会说,估计看病不能收钱,心里快哭死了吧。”

“哪怕能收钱,如果欣依旧提那要求,咱也不稀罕钱。”徐方持拍着马

上依旧啐着,但心里已经十分高兴。

到了家,再看到林香雪,徐方不一呆。早知林香雪是美女,但今一见才感觉这女人美的有些人心魄。

脸上的肌肤,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只有浅浅的疤痕,上穿着蓝,看起来雍容典雅,又有几分妩媚风

“恢复的比我想的还好一些。”徐方称赞

“多亏了徐神医的功劳,待会……”林香雪突然有些扭捏起来:“现在就治疗吗?”

徐方自然懂这妞为什么羞涩,毕竟现在的林香雪,上的伤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,自己再行医,可就不该看的也都看了。

“医者父心,还希望林姑娘能坦然面对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徐方认真

“嗯。”话虽如此,但这种事儿确实羞人,红着脸上楼等徐方去了。

徐方配好膏,了林香雪卧室,看着已经准备妥当的林香雪,徐方深了口气,取出膏涂了过去。

感受着徐方那双大手,林香雪的脸更红了。深口气,故作平静:“对了徐方,你上次提开酒店的事儿,我这两天考虑了下,感觉很可行,如果你没问题,咱们今天就签个协议。”

徐方闻言有些惊喜,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,如果这酒店能运作起来,确实可以解除自己很多烦。

“可以,你有什么发展打算没?”徐方问

有了话题,林香雪也不再羞涩,清脆:“发展的路子还是你说的,用你的中草配方,至于宣传什么的,我会来理,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场地。前些子我看到一不错,在市二环,一共四层,每层占地面积大概一千平,地方不大不小,也很符合我的发展理念。一层来做办公、休息区,二层和四层用来就餐,三层设置为成两个婚宴厅。”

“这地方不错。”徐方眼睛一亮。

林香雪白了徐方一眼,嗔:“我当然知不错,可惜咱们钱不够,人家的价格很公,但要求一次结清全款。”

“多少?”徐方惊讶问

“两千七百万。”

徐方倒了口凉气,两千七百万,一个零头就比林香雪的启资金还高,苦笑一声:“真多,实在不行咱们先租一套。”

“哎,那周芸也真是的,也不是缺钱的主,咋就卡的这么死。”林香雪忍不住埋怨了句。

徐方闻言心中一,等等,周芸?这名字听着咋这熟悉呢?

很快,那个和秦珍打闹的**妹,就浮现在徐方脑海,不会是她吧?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,徐方问:“那人长啥样?”

“上次见到她还是三年前,长的还算可以,眼睛不大但很媚,子比较轻浮……”

通过林香雪的描述,徐方大已经确认,就是今天自己见到的那女人。看不出那女人竟有这么多资产。

自己没钱一次付清全款,想得到那房子,就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。现在的自己就是个小农民,没钱没势,那最有效的子,就是让那女人欠自己的人,欠的越多越好!

一瞬间,徐方便从医学的角度来分析周芸这人。

这女人不难看,也谈不上漂亮,甚至连秦珍也略不如。主要还是那女人的皮肤,虽然看起来白,但有些暗淡,显然是用过不少方,才有的不健康的那种白。

一双凶器很大,但是下垂,美感上就有瑕疵。

颈椎不够直,虽然个子不矮,但总没有高挑的感觉,这样气质就落了下乘。

……

逐条分析后,徐方的心也活络起来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