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1章 有学识的女村长

“感谢欣款待,诊金咱们两清了,材本钱三千,下次准备好。”

看到这条短信,欣一时有些失神,这家伙占了一晚上便宜,就为了诊金的事儿?

算了,那家伙有啥好的?穿着文化衫,打扮的跟农民工似的,治个病都不敢收钱,那么穷有啥好留的……

但很快,欣就叹了口气。

想说服自己徐方这人不咋地,还真大有难度。那家伙虽然穿的一般,但却没有土里土气,虽然他看起来年轻,但上却有着岁月留下的沧桑和沉稳。

细心又狂又温和,种种感觉拧在一起,让欣竟然有些心。

“算了,小姐的病找人治,少说也得几千万,这么一算算,咱这半老徐娘的价,被那小子抬高了呢。”自嘲一笑,欣看了眼时间,心猛地一跳。这个点了,好像还没给小姐准备早餐呢……

九点,徐方就到了家。看了看,自家的门竟然还反锁,这娘们不会还没起吧?

看了看左右无人,徐方深口气,纵一跃就从院墙翻了去。

“砰!”一声轻闷的落地声,完美。

!”

正待徐方想夸下自己,一惊呼声传来。一抬头,就见郑大村长捂着耳朵开始尖

心里一,大步窜过去,一把捂住郑秀兰巴,:“鬼什么?别人还以为我非礼你了!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郑秀兰睁开眼睛,当看到是徐方后,眼里又羞又:“你个混球,好好大门不走,哪有翻墙来的。”

徐方这才看清楚,郑秀兰现在的打扮,和自己第一次看到郑秀兰时一样。一件黑小背心,下部分就再无他物。

背心很薄,在光的照下,徐方很快在两团鼓鼓囊囊中,发现了两粒亮点。

小背心下,再无他物。

看着那入眼的腴满,徐方神一呆,着嗓子问:“村长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你!”郑秀兰被徐方盯着看,羞:“滚,你下次再不敲门来,看我不削死你!”

“我以为你还在觉呢。”徐方弱弱的解释一句。

突然意识到徐方还不举,郑秀兰也消了气,瞪了徐方一眼,突然做了一个让徐方目瞪口呆的作。

将自己的小背心朝下一拉,就听呼啦一声,原本呼之要出的团子,差一点就要呈现出来。

徐方感觉鼻子一热,正要细看,郑秀兰整理下衣服,冷哼一声朝屋里走去。算了,这个不举的男人,让他看看也不算吃亏吧。

徐方有些哭无泪,这女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,害怕被自己看,然后又扯下衣服来自己,这不是错误吗?

昨晚奋战一夜,徐方早已饿得不行。

做好饭,闻到菜香,郑秀兰显然忘记了刚才徐方的冒,馋的口都要下来。

“本来以为来这里能瘦下来,照这势头下去,不胖我就阿弥陀佛了。”郑秀兰边吃边:“对了,今儿有什么安排没?”

“吃完饭去把大伙昨晚捞的海鲜拉去卖了。”徐方扒着饭回

“这么拼做什么,每天送一趟不就行了,钱也挣得差不多了,村民奔小康的路子,基本成型了。”郑秀兰白了徐方一眼。

“原本我回家,只想安然度过一生,但现在我有两个目标。”

“啥目标?”郑秀兰顿时来了兴趣。

“第一,把你从婚姻束缚中解救出来,我要垮谢氏集团。”

徐方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着实把郑秀兰吓一跳。

“咳咳——”连喝了几口,郑秀兰终于把噎着的那口饭咽下,瞪大眼睛:“咋想的?”

“没啥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”徐方心里默默添了句:因为那犊子把老子前女友抢走了。

“那第二个呢?”

“上次和你说过了,把咱们村子改造成旅游景点。”徐方笑

如果是别人和自己说这两点,郑秀兰可能会嗤笑一声,再不理会。但她对徐方的了解,这家伙应该不像是空口说话的人,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农民,但却给人一种信服的能力。

“这两点如果都用正常手段来算的话,需要大量的人才,更重要的还是缺钱。”郑秀兰如实:“不管你有没有能力赚钱,但以你现在赚钱的方式来看,想赚够钱很难。就比如送货这些事,你还需要亲力亲为,这样大大费了自己的时间。有这时间,还不如多找些市场来。”

徐方颇为诧异的看着郑秀兰,这女人不简单

“早和你说过,我是浙大管理学毕业的高材生,你再拿看白痴的眼神看我,信不信我掐死你?”郑秀兰恶的瞪着徐方。

“好好好,以后不把你当白痴。”

徐方急忙妥协,却没料到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,林香雪横眉冷眼,揪着徐方耳朵不放,娇喝:“啥?你以前把姑奶奶当啥?”

“放手,,好……”费了半天功夫,徐方才把郑秀兰哄好。

吃过饭后,郑秀兰收拾碗筷。

“郑大村长,你不是浙大高材生吗,我要把村子建设成风景区,你有哪些建议没?”见识到了这女人的智商,徐方当下虚心求教。

虽然感觉徐方这个目标有些狂妄,但耐不住这货屡次三番的提起,经常听到郑秀兰都感觉自己被洗脑了。

“你想建设成自己的风景区,首先你得有这片土地的使用权。当然这个不难,岳海村在市里,大家还都感觉是贫困县,是块手山芋,如果你能以开发商的份和市里谈,这片土地很容易批下来。”

郑秀兰有条不紊的解说:“既然是景区,就得有引游客来的目的,咱们岳海村依山傍海,风景本就不错,稍加开发,就能引一些人来看看。不过咱们的基础设施不行,首先电压不稳;二来没有网络;第三没合适的房子给游客住;第四,你不感觉咱村子缺个超市吗?”

听郑秀兰这么一说,徐方头脑立刻豁达起来。

“嘿,不愧是当官的,发展路子就是清晰。”徐方奉承一句。

到了海边,徐方将昨儿下午大家捕到的海鲜称重,摇着船桨晃悠悠朝市区行去。等徐方第二次送货,回来时买了两瓶红酒,以前貌似听郑秀兰说过,她蛮喜欢这玩意。

盛夏的天,说变就变。

“卧槽!”还没等徐方到海岸,豆大的雨点就从天空落下。破口吐槽了句,徐方船桨摇得飞快,竟然超常发挥了下,几分钟就到了岸边。

用力将船拖到岸上,用备用的铁链拴好,徐方撒开脚丫子朝家里走去。

刚到门口,就见自家大门没关,郑秀兰正着一把伞占屋檐下等着。看到徐方,郑秀兰眼睛一亮,急忙招呼:“你回来啦,看把你淋的,以后出去带件雨衣,赶屋换衣服。”

徐方知自己质,要说自己会感冒,自己可不相信。用热器简单冲了个澡,屋换了件衣服。

做好饭,两人围在饭桌吃饭。

“大村长咋闷闷不乐的?”看着郑秀兰表不悦,徐方笑问。

“没啥,雨下的太大,啥事也做不了,闷得慌。”郑秀兰叹口气

徐方心中了然,这乡下的娱乐活确实太少,手机几乎没信号。将今儿买的红酒开了,徐方笑:“明天我去买台电视,配个电视信号接收器,应该能收到不少频。来,今儿喝点红酒解解闷。”

“嗯。”听到徐方的提议,郑秀兰眼中闪过一

喝了三杯红酒,郑秀兰就有些意,吃过饭后徐方扶她去休息,自己收拾了碗筷。

一切都收拾妥当,徐方回到自己屋里,打开灯,取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写画画。

不多会,村子以及九山的地形,就跃然纸上。

“建设风景区,村内要铺设马路,村民的居民楼也需要变,到时直接盖成小区,空出的房子可以对外出售,景区的房子可不便宜。这里需要一些生活设施,超市不能少,宾馆也得有……”

!”

徐方在上面不断规划,就被一惊呼声打断。

徐方耳力惊人,一愣神后立刻听出是郑秀兰房间的,想都没想,徐方立刻朝郑秀兰房间窜去。

“怎么了?”徐方着急问。

“屋里漏雨!”郑秀兰指着屋顶说

徐方一抬头,果然看到郑秀兰上方屋顶,渗出不少迹,正一滴滴朝下落。叹口气就要说话,当看到郑秀兰的穿着,徐方眼睛瞬间瞪大。

虽然下了雨,并不代表温度一下就降了,相反依旧无比闷热,郑秀兰本就喝了酒,内像有把火似的热的很,原本上的小背心,也不知啥时扔地上了。

入眼的巍峨壮观,让徐方眼睛有些转不开。

有了前两次的经验,徐方不敢久看,急忙收了目光:“只能把朝窗户这边挪挪了。”

突然一撮灰落下来,徐方心中警觉急忙跳开,滴就哗啦啦的了下来。

这间卧室本就不大,大概也就能摆两张半,这两个漏雨的地方,均匀的在屋顶排列,朝哪儿摆都会漏,这间房想住人显然不可能了。

郑秀兰显然发现了这个问题,一时有些傻眼:“怎么办?”

“大姐,你先穿件衣服。”看到郑秀兰隐约还有些意,徐方好心提醒,虽然男人本,但自己并不愿占这种便宜。

!”听到徐方提示,郑秀兰才感觉上一凉,惊呼一声才想起自己今天嫌热,竟然连小背心都褪了。

“别傻站着。”徐方心中有些悲愤,这不是引导人错误吗?

听到徐方没好气的催促,借着酒劲,郑秀兰的犟脾气也上来了,让你看是老娘吃亏又不是吃亏,再说你丫都不行了,还催线催,当下扭头:“急什么急?让你看下又能怎样!我现在问你,漏雨了怎么办?”

徐方有些目瞪口呆,这娘们今天咋突然转了子,发起福利来了?

“要不,住我房间将就下?”徐方弱弱提了句。

——

兄弟们,没收藏的请把本书加入书架。本书在塔读文学发表,不是在塔读看书的兄弟,请来塔读看。塔读更新最快,而且没有错误。

建了个群,群号:469487739,空位很多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群,么么草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