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0章 我也有一条提议

徐方也有些不好意思,刚刚的感觉实在太好了,竟让他一时有些忘形。 (w W W .  . c o M)

急之下,也为了缓解尴尬,徐方只能岔开话题:“你做珠宝不是厉害的吗?为什么不继续做了?”

林香雪深口气,缓解下心中的尴尬,解释:“哪有这么容易,现在的市场还想做珠宝,至少要有两个亿,我上只有五百万。”

“五百万有五百万的活。”徐方笑

“也是,不过怎么发展,我还得好好考虑下。”林香雪笑

徐方心中一,突然:“我这有一个提议。”

林香雪有些乐,一个医生能有啥好子?不过终究捺不住好奇,张口问:“你说说看。”

“你感觉我这厨艺怎样?”徐方问

“厨艺没的说,星级酒店大厨不如你,你想让我开酒店?”林香雪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关键。

“对。”

正要夸林香雪冰雪聪明,就被林香雪无的打击了:“就你一个厨子,能开的饭店太小,不符合姐份。”

嘿,敢瞧不起咱,徐方的手有打着治疗的旗号,在两座腴满捏了两把。

不待林香雪羞恼,徐方笑:“你听我说完,咱做饭好吃,但也没夸张到非人类的地步,主要还是配料。我做的菜,一般会放一些中,可以更佳、更美!甚至有延年益寿、美容养颜、健抗病等功效。这些特点,可不可以作为咱们的招牌?”

对这点林香雪并不否认,如果哪家酒店,能做出徐方的口,就不用愁客源了:“你说的没错,菜是否可口,是顾客选择消费的一个重要因素。”

“我刚说了,我做菜好吃的诀窍,就是掺了中草。虽然配方是保密的,但我可以把每菜需要的配方提前配好,厨师做菜时,直接当成一种佐料添加就行。到时炒出饭菜的效果,那些美容健什么的功效,依旧会保存,也不会差太多。有了这些,你感觉开酒店会不会有些前景?”

林香雪眼睛一亮。

看到林香雪有些意,徐方继续添把火:“珠宝虽然利很大,但销量上肯定不如饭菜,而且酒店的消费,未必就不如珠宝。比如扇贝,我卖给青云大酒店二十一斤,但他们做成一菜,就能卖到一百六一斤。再比如我卖的虾,可以卖到三百五一斤,但他们一只做好的虾,就能卖到两三千。”

虾这些东西,可能客人点的不多,但招牌和名声有了,咱们卖出的每一样东西,都会有很可观的利益。比如酒,一瓶啤酒的价也就几块钱,但在星级酒店就能卖到一百。当然我也不是做生意的,你要是有想,可以试一试。”

徐方确实有意和林香雪合作,之所以要和林香雪合作,第一,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个商业天才,酒店有她参与,自己可以省事不少。

第二,这女人志向不小,如果打算开酒店,肯定不会开出“沙县小吃”这么大点的餐厅。而徐方刚刚说的那些物品价格,是以酒店有一定的规模下,才能有底气要价。如果放在小餐馆里,一瓶啤酒一百块,谁会买?

徐方并没有催,而是静静等待林香雪思考。

很快,林香雪头一抬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徐方,笑:“你的提议很有可行,你打算怎么合作?”

“我提供中技术,你提供资金,并负责酒店运营。”徐方想也不想回答。

“徐方,你确定你之前不是做生意的?”林香雪猛盯着徐方,能提出这么多建设的建议,这家伙绝不是普通人。

“没有,咱可是货真价实的村医。”

“好吧,姑且信了你。利益这样划分,你六我四,我这两天再研究研究,如果确定要做了,等下次治疗时我会和你说明。”

“好。”徐方也不着急,第二疗程已经给林香雪治完,收了针徐方:“那你安心养病,切记避免太劳累,开酒店的事儿可以多考虑考虑。脸上的纱布老规矩,明早八点解开。”

等徐方出门后,林香雪才重重喘了几口气。

低头看了看自己两枚鼓,林香雪的脸就有些红,那蔫儿坏的家伙,明显是故意在上面连了这么久。

再想到那家伙上浓郁的刚之气,林香雪的脸更加红不自觉的一,手再次朝下方索。

很快,这个小房间内就回着高低起伏的压抑声音。

等徐方出来后,欣还在楼下等候,看到徐方出来,欣笑问:“怎样?”

“幸不辱命,这次之后,林姑娘上的伤疤痕迹,应该能全部淡去,但肌肤还无恢复成常,下次再来施针一次,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徐方笑:“记得提醒林姑娘时服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欣心中一喜:“这次多亏了你,没想到你医术竟然这么高。”

坐在车内,欣突然问:“对了,小方,这次诊金大概多少?我回去准备下。”

“不是说钱三千,诊金……诊金……”徐方有些支吾起来。

自然知徐方指的什么,本来她心里也充满羞意,但看徐方这窘态,心里不暗乐。

还是个羞涩大男孩

一时间,欣也起了作之心,将车头转了个弯,朝自己家的方向驶去。小样,你今儿要敢跟装清纯不要诊金,就如你所愿,到时你就哭吧!

“对了,最近觉颈椎不好,你能治不?”欣岔开了话题。

“能,捏下位就可以了。”

“得,那诊金的事儿,到家再说。”欣给徐方一个意深长的笑容。

到了家,欣直接把徐方带到卧室,虽然不是第一次了,但徐方依旧有些张。

今儿穿的很洋气,上T恤,本遮不住澎湃的峦

小短,打扮的青靓丽,配合着欣出的熟韵,对徐方这种小男生来说,无疑有着很强的引。

“小方,给我捏捏,多少钱?”欣突然想到徐方上次说“诊金六十”的事儿,不感觉好笑。

“嘿,欣,你埋汰人是不。”徐方有些尴尬。

“得,来吧。”

徐方也乖乖了鞋,给欣捏起来,配合着真气,欣果然感觉后脖颈一阵畅。

“对了,小姐的诊金多少,你倒是说个准话?”欣伏在毯子上,惬意问

“欣,你上次给咱的承诺,你还记得不?”

“什么承诺,你说出来听听。”欣心中暗乐。

嘿,咱一个大老爷们,还能被一个娘们看扁了?心一横,徐方厚着脸皮:“你说过要跟咱住一晚。”

“然后诊金就不要了?”

“不要了!”徐方很果断的回答。

对徐方的话,欣还是持几分怀疑态度的。这家伙虽然是个正常的男人,但从上次的经验来看,绝对是个坐怀不乱的主。

咯咯一笑,突然翻过,手一伸一把住徐方,贴上去问:“今儿咱叉开,小兔崽子你敢不?”

说罢挑衅似的看了徐方一眼。

徐方心中大,瞧不起人是吧?一手抓住一团温玉,入手的腻粉感,让徐方心跳加快。

另一只大手则撩起角。

只感觉浓浓的刚之气袭来,让她,顿时提不上半点力气。徐方也算是食髓知,一番作下来,让欣不断簌簌发

被徐方撩的再也忍不住,欣一撩起遮挡,就和徐方彻底贴合。

感受着徐方的狰狞滚,欣心尖一,好多年的空虚,似乎直接被满。

还好,欣家里只有他们两人,否则欣那扯开嗓子的声音,可瞒不住别人屋里两人在啥。

一个半小时候,欣俏眼如丝看着徐方,手拧着徐方肩膀:“你这坏犊子,净折腾人!”

徐方也不顶,嘿嘿笑了笑,手却不很老实。

一把打开徐方的咸猪手,啐:“一边去,再折腾这条命该没了。”

这一晚彻底放开了的两人,征战到了后半夜才沉沉去。

……

徐方的生物钟很准时,早上六点,徐方就睁开了眼睛。看了眼尚在熟的欣,头发散乱,俏脸微红,觉的姿势比较大胆,该看不该看的,都呈在徐方眼中。

看了两眼,徐方也不愿打扰欣,收拾妥当悄悄出了门。

一直等到中午,欣才从梦中转醒。想到昨晚与徐方的荒唐,欣心里也百复杂。

自己这些年虽然也与一些男人,有过萍相逢的荒唐事儿,但也只是蜻蜓点,一次之后再无联系。

但徐方昨晚的英勇,却是真真切切让她尝到了做女人的欢愉。

回想着那充实与空虚的感觉,再看看凌乱、污渍斑斑的单,欣了些。

“小兔崽子,这么能折腾,这几十年过的,不如和你一晚上的。”欣忍不住啐了口,一歪头却发现徐方竟然不在。一时间,欣的心竟然小小失落了下。

“叮咚——”一短信声传来,看到上面署名徐方,欣急忙点开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