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9章 你是不是故意的

“那当然,单汉不会做饭,迟早得饿死。 (w W W .  . c o M)”徐方嘿嘿笑:“今儿我来吧,让你尝尝咱手艺。”

对徐方的厨艺还有几分……不,是十分怀疑。一个大男人,能做什么好吃的饭?

不过徐方既然提了,欣也不拒绝,大不了到时自己再炒两个菜:“行,那给你打下手。”

“行。”徐方说着,开始理起虾来。

理比较有难度,这东西比较凶猛,一不小心就能被这东西破。本以为徐方要费一些功夫,却没料到徐方手快速一抄,一筷子从虾尾直接穿到头,排作一气呵成,净利落,看的欣眼睛发直。

接下来徐方的作,愈发让欣目瞪口呆。

无比熟练的切下虾螯,翻开头盖清理腮、胃,迅速切开虾背,一只型硕大的虾,一分钟的功夫就被净。

这些年在林家,也算见惯了大场面,此刻却被徐方这一手虾的小事震撼到了。

的,这家伙的平,哪怕是星级酒店的大厨也做不到

快速取过一些食材,甚至用上了之前买的中。菜刀迅速舞,在菜板上发出“咚咚咚”细密的声音。随即,这些东西就被徐方下了锅蒸了起来。

海蟹理起来,也着实把欣震撼了一把。十只大海蟹,也是几分钟就理冲洗个净,这时候虾的锅里,已经传来了浓郁的香气。

徐方做了四荤两素,外带一汤。每一都香飘四溢,让自诩厨艺高手的欣,都有些汗颜。

“我去小姐。”甚至连下手都没做成的欣,美目看了眼徐方,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楼上跑去。

林香雪依旧带着墨镜,将大半边脸遮住,不过口罩没带,脸上的疤痕依旧可见。

徐方看了看症状,笑:“好多了,这次治疗完,下一次应该就能痊愈了。”

虽然隔着墨镜,但徐方依旧能感受到她眼中的神采。那的声音传来:“谢谢徐医生,哦,好香哦,欣,你手艺提升不少。”

俏脸微红,:“这都是徐医生的功劳,这厨艺我可做不出来,甚至比酒店大厨还厉害。”

“徐医生还会做饭?”白香草有些惊讶,起一只扇贝尝了尝,那鲜微辣的感觉传来,白香草的筷子再也停不下来。

“两年了,第一次知什么饱。”半小时后,林香雪靠在椅子上惬意

徐方做的份量很足,欣着肚皮,靠在椅子上懒得弹,看到徐方已经吃饱,欣便端盘子厨房收拾去了。

“林姑娘,要不我们开始吧?我晚上还要回去。”徐方笑

“好。”林香雪有些迫不及待。

依旧和上次一样,不过当林香雪把衣衫尽去后,徐方的脸也刷的一下红了。

上次治疗后,林香雪恢复的效果很不错,原本狰狞的伤疤,已经淡了许多。这几乎36E的规模,晃的徐方有些眼晕。

林香雪似乎也察觉到了徐方的尴尬,脸颊也不自觉多了两片红霞,瞪了徐方一眼后,闭上了眼睛。

算了,看就看吧,就当这家伙是自己养的宠物狗了。

看到林香雪闭上眼睛,徐方的胆子不大了起来,正要好生打量一番,就见林香雪猛的一睁眼,徐方手一哆嗦,险些把银针扎偏。

“对了徐方,我听欣说,你是卖海鲜的?你能详细和我说说吗?”林香雪的话,化解了两人间的尴尬。

“不知林大小姐有听过岳海村吗?”

“九山内的那个?倒是听说过,咱们这边罕有的一贫困村,”说到这里,林香雪不惊讶问:“你不会是岳海村的吧?”

“你猜的没错,岳海村贫困了这么多年,村里人几乎没什么收入。如果长期以往,岳海村与外界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。到时岳海村的人,就真和这个社会节了。正好岳海村不少资源,不如利用一下,改善下大家生活。”徐方如实回答。

白香草看着徐方,眼中闪过一讶异。这男人穿的寒碜,但他这份见识、气质可不像个一般人。这样的人,怎么会闷在岳海村呢?

“你每天能卖多少海鲜?”林香雪又问。

“现在扇贝、虾和海蟹居多,一天能卖个几万块钱吧。”

“呀,这可真不少,这么一说,你们村子也不穷嘛。”林香雪有些讶然。

“最近只是改善了一些,而且想可持续发展,一直只顾得捞海鲜是不行的。”

听到徐方如此有深度的话,林香雪愈发确定,徐方不是普通人,想了想深入问:“那你有可持续发展的子没?”

“有些想,不过需要很多钱,一步步来吧,我相信会成功的。”徐方自信笑

林香雪心中却是一,她一直吃海鲜,对海鲜颇有研究,今儿徐方带来的海鲜个头很大,岳海村那地方捞的海鲜,应该都是生的,这些海鲜品质,绝对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。

自己因为毁容,沉寂了两年,外界不少人、甚至自己家族的人,都以为林香雪这个商业女王,已经成了过去式。

林香雪这两天,一直在思考复出的问题。

她病好转的事,除了欣和徐方知,其他人全部隐瞒,就只为能出其不意、一飞冲天,让自己扬眉吐气一把。

本打算做些珠宝生意,但无奈启资金不够,又不方便问家里要。只能先赚一些钱,然后再考虑珠宝生意。

而眼下的徐方,却给她带来了发财的灵感。

并没有问徐方需要一大笔钱什么,只要两人有共同的目标,就有合作的可能。

“正好我也需要钱,我这有条提议,如果成功了,咱们就有双赢的可能,不知你有兴趣没?”林香雪笑问

看着林香雪眼睛出聪慧的目光,徐方立刻来了兴趣,钱对他来说简直太需要了,急忙问:“啥子?”

“你给我祛疤的这些膏,能批量生产吗?”林香雪问

本以为是什么办,没料到她主意竟然打到“豆蔻泥”上面来了,苦笑:“这条省省吧,这里的主材料很难找到,几乎有价无市,别说量产,你这材都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。”

虽然早已料到这个结果,但林香雪还是有些失望。

作为一个上圈的女人,林香雪很清楚这豆蔻泥的价值,如果能够量产,绝对能占据全世界上层女人的护肤品市场。

哪怕现在的她一无所有,她也有信心在两年内,把豆蔻泥这个品牌推到世界大牌,这就是商界女王的自信。

可惜了……

忽然,林香雪心里一突,这家伙说材难找,不会想坐地起价吧?美目看着徐方,低声问:“徐方,这次你给我治疗的诊金,要多少钱?”

“三千。”徐方想了想说

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方,林香雪瞪大眼睛:“三千万?”

其实别说三千万,哪怕一个亿,林香雪为了治疗伤痕也不会犹豫,只是现在她上,也就几百万。想支付这笔巨款,就只能朝家里要,到时自己想闷声一鸣惊人的愿望就破灭了。

徐方也被这女人的想吓了一跳,三千万?姑奶奶,你敢给我可不敢要,祖宗规定不能破

“三千块!”徐方弱弱辩驳了句。

林香雪眼睛本就大,这惊讶之下再次瞪大,徐方终于知什么牛眼了。

“三千块?就这么点?其他的呢?”林香雪显然无接受徐方这个答案。

“没了!”

“告诉我理由,为什么这么便宜。”林香雪

徐方不一怔,欣可是说了,要是自己治好了林香雪,可是要陪自己……哎呀,这么羞羞的事儿怎么好意思说呢,徐方决定隐瞒这一点。

心中不断哀呼,老祖宗,你当年定下的这条规定,让咱吃了多少苦哟,现在给人家治病还被人嫌弃了。

换了个一本正经的表,徐方郑重解释:“我家组训规定的,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不允许靠医术赚钱。”

林香雪心里顿时肃然起敬:“凭你这医术,想发财还不挥挥手的事,可惜了那个膏,要是能批量生产,能产生多庞大的利。”

看着林香雪无比遗憾的表,徐方施针的手不停,闷头问:“看你这生活条件,也不像缺钱。”

林香雪闻言一滞,看了眼一脸关切的徐方,没来由的让她心里一暖,叹口气:“你听说过冰雪珠宝集团吗?”

徐方闻言一愣,冰雪珠宝他当然听说过,几年前就突然兴起,一举火遍大江南北,可惜后来经营不善,名气又下去了。

“那家珠宝公司,就是我开的,当年我起步资金只有一亿,两年时间,公司市值就达到了六十亿,公司正高歌猛的关头,却因为车祸我的命运全毁了,那些产业也分崩离析,成了别人的产业。我所有的努力付诸东,真是可惜了,当时再给我三年时间,冰雪珠宝集团绝对能成为业界顶尖。”

林香雪的眼睛有些落寞,继续:“我说这些,并不是缅怀过去的辉煌,而是压抑了这么久,我不想灰溜溜的站在外人面前,这种感觉你能明白吗?”

林香雪也不知为什么,竟然一脑把自己心中的憋闷,甚至可以说是秘密的东西,都倾诉给了徐方这个陌生人。

林香雪的意思,徐方自然明白。这妞想崛起,证明给别人看看,当年的天之骄女回来了!

因为要治疗,徐方的手已落在那对饱满。膏涂抹上去,在徐方熟稔的捏搓中,将效缓缓渗透。

一圈、两圈、三圈……

异样的感觉传来,原本还牙强忍的林香雪,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,那女人的声音,让徐方心里猛的一

“你是不是故意占我便宜。”林香雪俏脸一红,嗔羞的白了眼徐方。
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