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8章 九人的收获

今晚的岳海村,大家都各怀心事。买了潜装备的人,无比期待明天的收获。没买的人,其实心里也有想,只是还想再观察一天,看看大伙儿的收获。

第二天一早,徐方带着九名买了潜设备的人,一起下了海。

本来大伙儿都生活在海边,一个个都不错,也不怕。下了海在海底熟悉了下,也就能自己作了。

当他们看清楚海底的东西后,一个个眼中的兴奋之不言而喻。

我勒个,在海岸上捞扇贝,完全靠运气,毕竟海底的东西,未必就能看得清楚。但在海底,哪儿有扇贝一目了然。再说这东西也没长,只能靠贝,想跑也跑不快,一就一个准!

就算捉不到海蟹,光靠捞扇贝也能很快回本。九人只是刚下海,就感觉这东西买的值!

徐方打个手势让众人分散开,大伙儿也各自找自己的东西。

徐方在海底下,将众人看的清楚。几分钟后,张大爷就捉了两只海蟹。

徐方心中一乐,心知这次回去,必然能让大家都购买潜装备。看到几人已经能熟练作了,徐方也不再担心,自己则朝海洋深游去。

内医诀迅速运转,将那种耳膜炸裂的感觉压下,徐方形如同游鱼,迅速朝前窜去。

近海海深度比较浅,游了半个小时,也就几十米深。

想潜到深,只能用渔船来作业,徐方也打回府。

虽然只是勘察下地形,但徐方也并非一无所获。海底的资源,丰富到徐方无想象的程度。鱼类、贝类、虾蟹,应有尽有,凭岳海村这些人本无捕完。

况且这货潜的远,这一路可有不少宝贝,光虾就捡了三只,螃蟹和扇贝也有不少,顺带还扯了两把海带。

上了岸,大家看到徐方捞东西,眼中也有些艳羡。

“徐方,你刚刚游哪去了,刚李叔都说没碰到你。”张婶大声问。

“朝深游了会儿。对了,李叔他们捞到啥了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“老李这次运气可好得很哩,半小时捞了十四只螃蟹,个头都不小,扇贝也捞了一把。”张婶眼里有些羡慕。

“嘿,如果大家有想买潜装配的,中午和我报一下,我买来后大家再付钱,我先回去了。”徐方笑了笑,他还要回去给村长准备午餐。

等中午徐方回来称重,大家的注意力,都落在买潜装备的九人上。

“嘿,王哥,你这捞了不少!”徐方惊讶有些惊讶,这家伙竟然捞了两只大虾,海蟹也差不多有二十只!加上零零碎碎的扇贝,这收成可真不错!

王大阁今年二十八岁,去年才讨个媳妇,一直游手好闲,嫌弃外面打工赚钱少,了几天就跑回来了。

本来大家对他都无比反感,好好一个健壮的小伙子,不出去赚钱养家,还要靠老父接济,但徐方的出现却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。

他本就手脚利,之前卖扇贝,一天捞两三小时,就能赚一百左右,比外面轻松还赚得多,钱的下竟然起了他赚钱的**。这也得王大阁一家,心里对徐方都感恩戴德。

“嘿嘿,海底的东西多,咱就多捞了点,别人也都捞了不少。”王大阁有些喜上眉梢。

大家的成果都还可以,以海蟹居多,九人捞了一百六十只,虾也有八只。徐方故意把数目和价格报出来,再次了把村民。

“嘿,王哥,你这一天就赚了八百五,下午你要是有时间,就再来捞点,我打算以后早上送一次,中午送一次,正好赶得上。运气好,今儿潜服的钱,或许就回本了。”徐方笑了下。

别人之前就找九人打听过了,海底的资源确实不少,加上徐方现在说,下午也可以捞,这么一来回本并不难

“小方,你下午有空,帮俺也捎一套装备来。”村头张勇张大爷开口

“对,小方,你也给咱带一套来……”

一些没买的村民,被带起来,纷纷提出购买要求。徐方一一记下,这一次,又有十八名之多。

下午一点,徐方便划船朝青云市行去。

“叮铃铃——“一阵手机铃声传来,徐方看了看号码,欣的。

“小方,你今天来吗?”欣的语气多了几分恭敬。

“来,答应过的事儿咱怎么会约,再说欣给咱的医费,咱可心的很呐。”徐方角上翘,笑的有些贱。

那边欣致的脸上,微微有些红声啐:“没大没小的,再开的玩笑,就真答应了你,到时你一分钱也拿不到。”

“嘿,姐姐,咱可没跟你开玩笑。”徐方立刻辩驳。

“得,不和你争,你几点过来,我好去接你。”欣

“我三点半能到市区,到时卖些海鲜就过去,大概五点吧。”徐方估着时间。

“卖海鲜?”欣有些好奇:“你不是医生吗?哪来的海鲜?”

“我那村里生病的可没几个人,不得找点事儿养活自己?正好村子靠海,捞点海鲜去卖。”徐方也不隐瞒。

想到上次去青云大酒店接徐方,自己当时还纳闷这小子穿成那样,竟然还从五星级酒店出来,多半是送海鲜去了。

“你有什么海鲜?”欣

虾,海蟹,扇贝,怎么,欣要吗?我带点给你尝尝鲜,不过要收钱的。”

“滚你的,会差你这点钱?带点来。”

“好嘞!”

……

到了酒店称完重,来到秦珍的办公室门口,徐方竟然有些纠结。

现在的自己,也不知对秦珍是什么感觉。明知随便与一个女人这样不好,但已经食髓知的徐方,隐约心底并不愿拒绝与秦珍发生这些关系。

“算了,只要她想,咱配合就是,权当为了事业献了。”徐方一牙,敲门了秦珍办公室。

看到徐方来,秦珍接过徐方递来的单子,再打量下徐方上的行头,依旧是一件文化衫,上面依旧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,美目不翻了个白眼,嗲嗔:“小方,这一单的钱就四万六,你怎么也能赚点钱吧?赚这么多还穿成这样,你就不能有点品位。”

“嘿嘿,这点钱本不够花,再说咱一个农民,穿啥不一样。”想到自己要建设风景区的事儿,徐方就有些亚历山大。

的把你。”秦珍也不强求,快的给徐方结了账,贴到徐方胳膊,手顺势钻到徐方杈,徐方的再次一僵。

看到徐方张的样,秦珍噗嗤一笑,咯咯妩笑:“看把你吓得,姐很丑吗?每次都这怂样。”

“没经验,张。”徐方的脸有些臊得慌。

秦珍这样的女人,见惯了那些格花心的男人,骨子里对男人很是不屑。不过徐方这种在感方面很羞涩,甚至能坐怀不乱,让她对徐方有很强的好感,手快速了几下,看到徐方的脸更红了,才咯咯笑:“这次放过你,这周不服,以后姐多让你练习下,长点经验以后留着谈对象用。”

听到这里徐方一乐,感这女人大来了。

几分钟后,秦珍便放过了徐方,看着徐方憋的一脸痛苦的走了,秦珍角也出一笑意:“小样,多让你等几次,我就不信以后见到姐,还能那么矜持,一个大老爷们的不跟娘们主,算哪门子事!”

……

出了酒店,欣很快就到了这里,看到徐方提着的海鲜,个头都不小,欣脸上出一笑容:“这海鲜不错,比市场上买的好。”

“那是,都生的,很贵的。”徐方有些得意。

“德行,这些东西给你算一千一斤。”

徐方闻言吓了一跳,急忙:“停车,我好像还有几千斤扇贝忘酒店了。”

“滚!”看徐方一副财相,欣气不打一来:“就买这么多。”

“哎,一个发财的机会没了。”徐方叹了口气。

看到徐方一副沮丧的样子,欣无奈:“你叹什么气,医费还能少了你的?”

提到医费,徐方的脸更苦了:“你家小姐那病,我自己收购的雪晶花,成本价三千,到时咱最多再收个二百块钱的诊金。”

徐方的话让欣有些懵,欣扫了徐方一眼,不信:“蒙谁呢,别和我说是你祖宗规定的。”

徐方巴张了张,半晌才如同了气的皮球,瘫坐在副驾驶上:“不错,就是我祖宗规定的。”

:“……”

两人到了上苑小区,徐方也不磨洋工,直接了厨房,取出雪晶花,又找到上次剩下的材,在灶台上熬起来。

两小时后,徐方把炼好的“豆蔻泥”端出。

看到徐方来,欣:“你先给小姐治疗吧,我去做个饭,等下一起下来吃。”

徐方一拍脑袋:“香雪还没吃饭?治疗的时候,需要有营养的跟上,没吃饭会影响治疗效果。”

“那就吃完饭再说,我这就做,你要是早点说,我就在酒店定饭了。”欣拎着徐方送来的海鲜了厨房。

“我帮你吧,海鲜可不好理。”徐方笑

“你还会做饭?”欣有些惊讶,现在会做饭的男人真不多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