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5章 坑爹的成本价

十五分钟后,司机大叔就在一家名为“海洋冲锋店”的商铺前停下。

跟着司机大叔去,徐方才发现这里的设备可真不少。汽艇、摩托艇居多,还有冲板、救生设备、潜设备……琳琅满目,让徐方大开眼界。

“老马,这小兄弟是?”店老板走出来,看到徐方后笑问

“这小兄弟路上听说你这买潜设备,让我带来看看。”司机大叔笑

“哟,那我得好好谢谢你,鄙人李应,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?”店老板对徐方客气问

“小弟徐方。”徐方也不啰嗦,直接问:“我想买一套潜设备,可以好一些,李大哥推荐一款吧。”

李应招呼两个店伙计,把车上的四套潜设备卸下来,笑:“小兄弟,你来看看这款,刚到的货,都是高级装备。以前舍不得货,现在店里一共也才四套。,一套十三个配件:潜服、潜面镜、潜刀、潜手套、潜袜、潜头套、潜电筒、负重带、长脚蹼、二表、一/二级、专用钢气瓶、BCD浮力衣。质量都杠杠的。”

徐方对这玩意可不懂,脆直接问重点:“氧气罐能用多长时间?能潜多深?价格多少?”

“普通潜设备,最多潜下八十米,这可是高级货,能潜二百米,氧气罐可用两个半小时,老马带来的,我也不漫天要价,价格最低六千八,你要是喜欢就拿去。要是嫌贵,咱这一千到四千价位的都有。”李老板哂笑

虽然不知价,但徐方知肯定还有杀价的余地。

的打量起李老板,徐方淡笑:“李老板最近总失眠吧?”

“嗯?你怎么知?”李老板有些好奇。

“咱是医生。”

打理一家店,李应可不傻,瞬间明白过来徐方的企图,顿时乐:“嘿,小兄弟这杀价的子有意思。成,你今儿要是能看出来我有什么病,俺酌让你些钱。不过话说回来,要是说不准,这价可是最低了。”

徐方扫了李应几眼,笑眯眯:“李老板也杯中之物吧?”

闻言李应有些诧异,惊问:“这也能看出来?”

“开这么大的商铺,李老板可不是穷人,本应红光满面,但李老板皮肤呈、略显糙,肯定是肝脏有问题,建议戒酒半年。否则再过个几年,李老板这肝就真不好治咯。”徐方随口说

李老板闻言,眼皮不跳了跳,前些子他去检查,确实查出了这病。当即笑:“小兄弟看的还真准,你要能再看出点其他病,这套装备我就六千块钱,成本价卖你。”

徐方心中一乐,要是六千是成本价,那咱今天就让你亏本卖一次:“还真看出来了一些,但还不确定,李老板不妨把胳膊出来,咱给你好好看看。”

李应对徐方的医术,倒有了几分信任,闻言把手伸过去笑:“你年纪要再大点,我就真把你当华佗了。”

徐方也不接话,手搭在脉搏上仔细检查了两分钟,才松开了手。

“怎样,还有其他症状吗?”李应对徐方的医术,还是有些怀疑。

徐方朝前凑了凑,压低声音:“其他症状倒是不少,不过都是些小病,时间长不运导致,以后多锻炼下,都是可以治疗的。不过李老板,肾也不大好?”

说罢,朝李应挤挤眼,做了个猥琐的表

李应闻言老脸一红,徐方这话还真戳到了他痛点,最近这一个月来,做那事儿时,去还没捣鼓几下就缴械,可惜这种病他也不好意思去看,一时成了他心病。

急忙把徐方拉到自己办公室,尴尬:“小兄弟这也能看出来?”

“废话,看不出来我能一下说准?”徐方颇为无语。

李应也不恼,嘿嘿问:“有治疗的子没?好哥不会少你。”

“当然,你这症状也不算严重,调理下就好。”

“那还请小兄弟助攻一把。”李老板迫切恳求

徐方也不推,让他把上衣撩一下,几银针就落入他背后。随着银针捻,一热气从李应升起,原本塌塌的也瞬间昂首起来。

感受到自己的变化,李应眼中闪过浓浓的惊喜。二十分钟后,看着自己依旧威风凛凛的兄弟,李应再看向徐方的眼神就变了,一把拉住徐方的手,:“小兄弟,你可真是神医。”

徐方一个灵,这家伙不会取向也有问题吧,捕捉痕迹的开口,徐方拿起纸笔,在上面留了副方子说:“房事、酒、烟二十一天,这每三天服用一次,如果没照做,所有治疗都前功尽弃,以后你幸福生活也该结束了。”

“好好,一定照做,一定照做。”

“那套潜装配,李老板打算多少钱卖我?”徐方笑问

李应脸一绷,不悦:“兄弟这就太见外了,什么卖不卖的,我送你便是。”

自己要接了这东西,就真是违背了祖训,当下徐方摆手说:“这可不行,你多少钱的货就卖我多少,咱占你点便宜,也不能让你亏本是不?”

几次推,看徐方依旧持,李应挥手:“这套装配货价三千三,你要是真要给成本价,就给个三千。”

靠!

刚刚还成本价六千呢,这转眼就变成三千三了。徐方也不戳破,又花了七千块钱买了个售价一万的制氧机,并说明以后还会来照顾生意。

“成,以后兄弟来了,直接打我电话,所有货全都成本价。”李老板拍着脯保证。

徐方了声谢,打电话又回了司机大叔,载着自己买的装备朝岳海村赶去。

回到村子,都已经下午六点。

心里惦记着雪晶花的事儿,徐方将东西放下没多久,就朝王雪荷家赶去。郑秀兰则去了村委,大喇叭通知了下全村过来领钱。

王雪荷家,正在洗澡的王雪荷,听到喇叭里郑秀兰的声音,角不上翘,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看样子,徐方是回来了。自己今天可找到了十三棵雪晶花呢,到时一起给他。

就这么个不起眼的东西,王雪荷可看不出它有啥妙用,徐方给自己这么高的价格,究竟是为了什么?自己要钱没有,真正值得骄傲的,也就是自己的骨了。一时间,这个艳美的俏寡,就有些想多了。

徐方一定对自己有意思,但他一个年轻小伙子,脸皮还薄的很,不好意思和自己说,于是用这种方来讨好自己。

想着想着,自家的门就被推开了。

王雪荷心中一惊,将一停,一时有些张,会有谁来了?

“荷姐,你在家了吗?”徐方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王雪荷心里一松,要出芽来的脸上,出一笑意。小样儿,多少人惦记着姐的骨,我还以为你小子能矜持多久呢。

“在家呢,我家门没关,你帮我把门栓上。”王雪荷的声音传来。

“嘿,大白天的锁门做啥?”徐方依言把门栓拉上,好奇问:“荷姐,你在做啥哩?”

很快,徐方的眼睛瞬间瞪大。

“瞧什么瞧,没见过!”王雪荷虽然放的开,但脸皮还算薄,被徐方盯着看,俏脸也有些红,张口啐了句。

“没……这个真没看过。”徐方感觉嗓子有些涩。

“没看过?你和村长住一块,想看啥不能看?”王雪荷也不避讳,当着徐方的面,用上的

“嘿,村长我哪敢看。”徐方想把视线移开,但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牢牢锁住了徐方的视线,一时间,徐方有些不好意思。

看到徐方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,王雪荷心中一乐,想到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不还会是个大男生吧?这可让我碰到个宝了。

“你说实话,没有偷看过?”王雪荷追问一句。

徐方的脸更红了,自己怎么会做哪种事儿?我那是透过窗户缝正大光明的看,当下摇头小声说:“没有的事。对了荷姐,我要的雪晶花找到没?”

“找到了,走,姐带你去屋里拿。”王雪荷说了句,便推开唐武门,招呼徐方去。

徐方跟在王雪荷后,不断打量着那腴满的段。

刚到卧室,王雪荷就一个转,一把住了徐方。当感受到那人心魄的形状,心尖猛地一,迫不及待的抓着徐方的手朝自己上贴。

徐方呼一滞,上次与秦珍的事儿,早让他食髓知拒又迎了几下,终于王雪荷一个翻,徐方彻底沦陷。

……

一个半小时,王雪荷只感觉这些年的空虚,都被徐方完全补上了。

“我的娘,你这犊子真够生猛的。”郑秀兰小声

“嘿嘿,这还是荷姐段好,要是长得丑,就算咱有想,作案工也起不来。”徐方嘿嘿笑着。

“呸,你这坏犊子,人不大,鬼着呐。”郑秀兰白了徐方一眼。

“对了,荷姐,那雪晶草你找到了没?”徐方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,急忙问了正事儿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