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3章 年轻女导购

这下可把徐方问住了。 (w W W .  . c o M)

林香雪的意思很明显,如果自己有十足把,她就治全,那她心里会不会认为自己的狼,故意想占她便宜?

但自己又偏偏不能说没把,万一到她,恐怕就真陷入自闭,很难再唤醒了。

牙,徐方才:“这膏名为豆蔻泥,是古代皇妃专用的宝贝,一般不是皇上宠的妃子,本无缘使用,对皮肤有很强的滋养作用。如果经过特殊手,彻底效,效果很显著。明儿一早,就能看到最基本的成效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才:“那就全吧。”

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看到林香雪一直没,徐方不有些支吾。

林香雪似被徐方尴尬的样子乐,脸上出罕见的笑意,促狭问:“哪个?你倒是说。不会想和传闻中的那样,有什么医易吧?”

徐方瞬间凌乱了,奶奶的,你要全治疗,穿着衣服怎么来?但现在林香雪把话说死,自己要是敢提把衣服去了,估计氓医生的名头真要落自己头上了。

“是不是要把衣服去了。”看徐方支支吾吾的样子,林香雪突然感觉自己抑郁很久的心,竟然顺畅了许多。

“嗯。”被林香雪说破,徐方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徐方长相本就秀气,看起来人畜无害,加上现在张的模样,林香雪对徐方的戒心已降到最低。将上衣衫尽去,里面的伤疤依旧狰狞无比。

“好的,躺在上。”徐方深口气,取过炼制好的美人泥,均匀涂抹在她上。

脸、脖子……尽管徐方很刻意的回避敏感位置,但最后还不得不面对那两团鼓。心一横将膏涂抹上去,真气如同般倾斜而出,让效尽快渗入皮肤内。

无比异样的感觉,传遍林香雪全。这女人当年虽然叱咤青云市商界,见惯了大场面,但在男女之事上却从没经历。

林香雪牙关,但那种的感觉不断传来,中她忍受不住,一声撩人的哼声,从她中发出。

徐方热血直冲脑门,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而且林香雪并不难看,声音更是好听,那阵阵压抑又止不住的声音,险些让徐方失去理智。

终于将膏涂抹均匀,徐方取出七十二银针,入林香雪周,随即开始捻银针,促收。

半小时后,徐方终于收手,用纱布将她伤疤全部遮住,才深口气:“好了,明早八点拆下,可以看到初步效果。”

“嗯。”林香雪小声说了句,等徐方出去后,才彻底瘫下来。想到刚刚徐方在自己上的捻,竟再次婴宁一声,手不自觉在下方去。

“怎么样?”欣一直在门外等候,看到徐方出来急忙问。

“准备的差不多了,想治疗也只能等下次,今儿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徐方看了看天,现在也才下午六点,大夏天的,想天黑还得等两小时。

本想留徐方住一晚,但欣终究是个妇人家,一时也忍了下来。

“你把你银行账户给我,明早看成效给你打医费。”欣

“不用,香雪想治疗妥当,至少需要三个疗程,如果明早看有效果的话,给我打个电话,我准备下接下来的材,诊金下次来一起给。”

“也行,我送送你。”欣

“带我去家电市场吧,我买些东西。”徐方笑了说,这次他可要买不少东西。

这次徐方卖扇贝纯收入就有一万多,这货对钱本就不在意,脆将钱全花了。

“先生,请问您买点什么?”刚店没逛两分钟,就有一女导购凑了过来。

这女孩年纪也就二十出头,长相很秀气,一双大眼睛灵灵的。

看到那女孩过去招呼徐方,一旁年纪较大的导购撇撇:“新人就是新人,想钱都想疯了,这样的人能买啥。”

“就是。”一旁姿一般的女孩附和,自己虽然和燕子一起来的,但因为燕子长得比自己漂亮,卖出的货比她多。这么一来业绩就高,得到的提成也就多。

这两人声音都没刻意压着,估计女孩也有听到,徐方心中冷笑,看了眼凑过来的女孩,温和:“饮机,微波炉,洗衣机,高压锅,太能热器,泵,家庭用的,帮我推荐点好用的,顺算算多少钱。”

原本那两个导购,听到徐方报出的数量,心里就有些后悔,哪怕这农民工最后买的是普通款的,也有一二百的提成了。

“好嘞,”女孩比较笑,给徐方一个明净的笑容,开口介绍起来:“饮机我建议用这个牌子,三百六,可以制冷制热,而且绝对安全。这价格要是贵,可以买……”

“不贵,就是这个,其他的呢?”

听到徐方的话,女孩不一呆,三百多的饮机,其实价格不便宜了,看这家伙不像开玩笑,女孩心里稍安,继续推荐其他电器:“这些加起来,大概……一万三。”

说到这里,女孩也有些不好意思:“价格有点高,不过质量都是一的,你要是感觉价格不合适,我再推荐些普通款的,那样一套下来,也就六七千。”

“不用,就你推荐的买,刷卡。对了,你们可以送货吗?”徐方将银行卡递过去,张口问

女孩不一呆,不确信的看了看徐方,那文化衫上印着的“为人民服务”,让她忍不住想笑。就这么打扮无比寒酸的人,花了一万多竟然连价都不讲一下?

“超过五千的话,五十公里内都是免费配送的。”晕乎乎的将钱给徐方结了,张燕感觉一切有些不真实。平看起来像大客户的,都会被资历较老的导购招待,今天自己可真是走了大运,光提成就能拿六百!

而另外两个导购,心里就很不是滋

“有钱还穿成这样,有意思吗。”年纪较大的导购撇了撇,有些郁闷的走向一边。

配送的师傅,可被徐方吓一跳。天渐黑,这小子在山脚海边突然停,说了声到地了。

帮徐方把东西卸下来,师傅打量了一圈,只感觉头皮有些发。俩人打南边过来,朝东就是海,朝北就是连绵起伏的九山,朝西是荒无人烟的田地。娘的,在这里就到地了?自己不会撞鬼了吧!

想到这里,师傅不打了个灵,徐方还没来及谢,就见司机钻车里,方向盘一转,车子立刻原路返回。

“靠,这是咋了?”看着仓皇跑路的司机,徐方丈二不到头脑。

将东西全搬在船上,徐方朝岳海村划去。

板车早就被徐方停在海边,到了地,徐方又把东西装在板车推回家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徐方到家敲门,刚洗好澡的郑秀兰一愣。本以为徐方会留在城里过一晚,没想到这就回来了。

给徐方打开门,看到这一车家电,郑秀兰惊喜:“这么多?买的都是啥?”

“普通家电什么的。”徐方说着,将板车上的东西全部卸下打开。

“洗衣机!”看到这个,郑秀兰心里一阵喜悦,自己洗衣服本就不净,看这洗衣机还是大牌,档次也不赖,洗衣服妥妥的净。

不待她惊喜完,眼睛就瞬间瞪大:“太能热器!”

来乡下的这两个月,可把郑秀兰憋坏了,洗澡的设备简直简陋,如果当天太不好,就只能洗冷澡。有个热器,哪怕雨个三天,依旧能洗个热乎的。

总的来说,徐方这次买的东西,都很对郑秀兰胃口,虽然心里欢喜,但上却很客气:“你赚点钱也不容易,以后别这么大手大脚的。”

“咱要是自己过,哪需要这些东西,不过现在家里藏个娇滴滴的大美人,要是伺候不好跑了,咱可就亏大发了。”徐方贫了一句。

“滚一边去。”白了徐方一眼,郑秀兰细一扭,转头回到自己房间,末了扔下一句:“今晚把热器装了,省得明天晒不热。”

“嘿,果然女人都净。”徐方笑了笑,本打算明天再整,不过村长大人有命,自己这个小村民可不敢抗旨。

徐方的手脚够利,这些活本就简单,一小时后,包括管、电泵都被徐方整的妥妥当当。

朝热器里,已经十点多,徐方休息了后,也早早休息。

一早,徐方刚做好饭,就听郑秀兰的手机响了。

郑秀兰好奇的拿起手机,当看到那个号码,神微变:“喂?”

“秀兰,好久不见,你要是想当官,尽管和我说,去那个山旮旯有什么意思。”一嚣张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。

“劳烦谢公子挂心,不过我的生活方式并不要你来抉择。”秦珍不屑

“你和你爸的赌约我听说了,不过我劝你别徒费力气,不如趁早嫁我,要不然哪天本少爷等烦了,你家那点产业会不会倒闭,我也没保证。”

徐方的神一直如常,不过话筒中突然传来一意朦胧的女声,让徐方一震,筷子险些落地:“墨哥,大早上的给谁打电话呢?”

“没你事,蹄子赶觉!”谢墨在那头不耐的说了句,随即又郑秀兰说:“你好好考虑考虑,希望尽快给本少爷回复。”

“呸,不要脸!”郑秀兰气冲冲的扔下电话,正要再骂两句,忽然感觉一冷,一抬头,就看到徐方的脸已杀机凛然。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