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2章 你有几成把握?

等徐方一走,秦珍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呼。 自己果然没看错人,那货壮实的跟牛犊子似的。

再说徐方临着布袋子,在酒店门口等了没多会,就见一辆黑奥迪出现。

徐方很自觉的拉开车门,坐在副驾驶上。

打量了徐方一眼,结实的材,刀削般的侧脸,让她心中有些怪异。自己都年近四十,看这小子怎还有一种越看越顺眼的

不过当欣看清楚徐方的穿着打扮,不翻了个白眼。一件短袖文化衫,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字样,再配上一个大衩,加上放在一边的布包,活的农民工。

“穿成这样五星级酒店,整个青云市你也是独一份了。”欣有些无语。

徐方也不在意,嘿嘿笑:“本来就是农民,穿这个更符合份,这次来酒店送点货,这地儿我哪消费的起。”

想到徐方给自己治病,最后只收了六十,如果这就是他平时收取诊金的标准,别说青云大酒店,普通三星级酒店都够他的。

“对了,欣,你让我看的人病如何?”徐方好奇问

“受伤的是我家小姐,名林香雪。两年前遭受一次火灾,面部一半烧伤,上也有灼伤痕迹。已经过去这么久,伤疤想消除是不可能了,只是因此小姐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,已经两年,没再开口说一句话,也没出过门,看了很多名医,最后都束手无策。这次你来也是看看,不管最后成不成,好都不会少你。”

“好再说,先去趟百草堂。”

眼中闪过一赞赏,这些年为了小姐的病,她也见识过无数医生的脸,徐方这副淡然的神态,没有一丝做作。

到了百草堂,徐方直接下去,一口气买了二十七材。

二十分钟后,欣把车子驶入一别墅内。徐方打量着周围,地高、靠海,无论是气候还是采光都堪称完美,里不住念叨:“青云市好歹也算是二线城市中比较出的,这里房价少说得两万一平吧?没想到你家小姐还是个土豪,要是治好了,一定得好好宰一次。”

心里一咯噔,这犊子的画风转变的太快了吧?让他狮子大开口,得要多少?没等她过分担心,徐方开始继续念叨。

“诊金怎么也得过百,加上咱找材还找了一上午,怎么也得收个两三百。”

看到徐方一本正经的念叨,欣险些吐血,大爷的两三百?这还痛宰一笔?你丫存心吓唬是吧?气愤之下,欣口而出:“你要真治好了,陪你住一晚都行。”

徐方也算是食髓知,笑眯眯点着头应承下来:“多谢欣。”

听到徐方的话,欣才想到自己刚说的啥。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,一:“德行,能治好再说。”

带着徐方来到二楼,欣在靠北的房间敲了敲门,随口带徐方去。

房间很暗,窗帘都没拉开,徐方迅速打量一圈,房间内的装扮,不同于一般女人的温馨,反而有些单调。一张,一张桌,一把椅子,就再无他物。

一位年轻女人坐在沿,带着口罩、帽子、墨镜,上一件大衣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如果不是空调温度很低,估计这天也该捂出来痱子了。

对徐方的到来,女子甚至看都没看一眼。

“小姐,这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神医,莫老专门让他来试试。”不管小姐能不能听到,欣还是解释了一句。

徐方眼睛贼毒,哪怕屋内很黑,那女人戴个墨镜,依旧能看到她的眼睛。打第一眼看到她,徐方就感觉林香雪已经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。

自闭症,一般是自己锁上了自己的心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如果解不开她自闭的原因,这病还真不好治,只是不知她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?

盯着女人眼睛,徐方张口:“欣,开灯。”

当看到女子眼中的愤、恐惧的神,徐方心里微。这女人,不知承受了多大的心里创伤。不过徐方心里也松了口气,既然这女人还有反应,这病,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“小姐不喜欢有光。”欣不善在一旁提醒,这件事她刚还和徐方叮嘱过,这货怎么又提?

“你材很好,脸型也是瓜子脸,很好看。如果我没猜错,你一定是双眼皮大眼睛,哪怕不用看清楚你的脸,也能倒一大片男人。”徐方笑了说一句,那女人眼中竟然闪过一

说到这里,徐方对林香雪的病,已经了然于

这女人抑郁,是因为脸上的疤痕造成的。如果不解决本,无论用其他什么办,都很难缓解症状。

“我能治好你脸上的疤。”徐方直接下了一剂猛

果然不出徐方所料,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一震,原本无神的眼睛,瞬间充满了神采。

喉咙,一柔的声音传来:“真的?”

一旁欣眼珠子险些瞪出来,如果不是她及时捂住,估计要出声来。眼中折着惊喜的光芒,整整沉默了两年,大小姐终于张口说话了。

“真的,不过需要你配合治疗。时间不会拖太久,明天一早可以看到疗效。”

看到徐方自信的模样,林香雪犹豫良久,才点头:“好,我愿意配合治疗。”

“你把口罩和墨镜摘了吧,我检查一下。”徐方轻声

迟疑片刻,林香雪终于将口罩摘下。眼睛一下的地方,赫然全是伤疤,如同老树皮,狰狞可怖。

一旁欣忍不住闭上眼睛。

徐方知,现在的林香雪心灵很是脆弱,自己如果表现出任何异样的神,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。所幸徐方做军医多年,比这恐怖的伤口不知见过多少,一时间竟是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徐方端详半晌,才点点头,:“你真漂亮,这也能治。”

短短几句话的功夫,竟然让林香雪神恢复了不少,看着徐方,声音:“如果能治好,我会答应你任何要求。”

“嗯,稍等,我出去配个。”徐方说罢,便带着欣离开。

出了门,欣终于敢开口说话,拽着徐方急促:“小徐,你可真行,一见面就能让小姐开口说话,这病你真有办?”

“林姑娘的神症状,全是因为脸上的伤疤造成的,只能从治伤疤上入手,其他办本行不通。”

闻言欣微微点头,以前不少名医给林香雪看病,林香雪大多数表现出的态度都是拒绝。

徐方治疗的切入点确实不错,随即欣脸上就出一忧虑:“那……你打算怎么治疗?现在小姐虽然有些起,但最后她发现你都是在骗她,恐怕会直接崩溃吧。”

“谁说我在骗她?”徐方反问

“小姐已经跑遍了全世界,只有换皮一个办,风险太大。”欣叹了口气,这次找徐方来,只是想看看徐方有没有治疗小姐抑郁的子,这家伙却夸下海口要治好伤疤,一时间欣对徐方已没半点信心。

“嘿,之前欣可说了,要是能治好香雪的病,陪咱都没问题。就为了这好,咱也得尽力试试。”徐方嘿嘿一笑。

“德行,你要是能治好,别说一晚,”说到这里,欣的脸一红,如果晚霞,急忙将语锋转开:“你要是治不好,又把小姐病加重了,没你好果子吃。”

徐方也不恼,问了问厨房的地儿,便将材放着,打开天然气,找了个致的小锅,然后取出材和研磨器,开始了炼

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欣好奇问。

“炼。”

“整的跟太上老君似的。”欣也不知徐方葫芦里卖的什么,啐了句倚在门框上打量徐方。十几分钟后,当一淡淡的清香钻入欣鼻孔,欣心中一,看这样子,这家伙好像也不是装神

隐约中,欣对徐方也有些期待起来。

整整过去一个时辰,徐方才把火熄灭,找了个碗,将里面绿膏盛好。

看到徐方回来,林香雪眼睛一亮,虽然表依旧有些呆滞,但眼中已经稍微有了些神采。

“欣,你先出去下。”徐方郑重:“施针的时候,不能被打扰。”

“好,不许耍什么鬼心思!”小声警告一句,欣便退出房间。

林香雪灼伤的地方很严重,的描述,眼睛以下,一直到小都有受伤。

徐方取出六银针,在林香雪内关、间使、大陵等几个入,随即内真气运转,一真气缓缓注入林香雪内。

如此十分钟后,林香雪长长吐了口浊气,在看她眼睛,竟然又多了几分清明。

看到林香雪的神,徐方心知这样的镇静只是暂时的,急忙问:“林姑娘,我是徐方。你上的伤疤,有的地方比较隐晦。我想问一下,你这次是只治脸和脖子上的疤痕,还是……全?”

林香雪虽然抑郁了两年,但并不代表她傻,只是神被自己锢,不愿与外界。如今被徐方打开神壁障,自然能与人正常

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脸上出一羞意,,那柔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有几成治疗的把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