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1章 中药刚种就被挖

一旁郑秀兰也打算拉王雪荷过去,忽然手中就多出一个布袋,徐方的声音着急传来:“你先去发钱,我待会再去。 ”

“你咋了?”郑秀兰惊奇问。

“看到了宝贝,你先去吧。”徐方摆摆手。

看到徐方的目光落在一堆草上,郑秀兰有些无语,啐了声神经,自己扭头先去了。

看到王雪荷真没走,徐方不失笑:“荷姐你这也太客气了,我记得你当时捡了八斤吧?这是八十,收好了!”

“我不要!”王雪荷不肯收。

不过她的持显然没有用,在徐方的强烈要求下,钱还是落在了她的口袋中。一时间,王雪荷对徐方的好感大增,越看越顺眼。

“对了,荷姐,这草你是在哪儿发现的?”徐方从那堆草里,捡出一二尺长的植物。

王雪荷看着徐方手中拿的东西,纤细,不过最顶端,却有一个看起来很像花瓣的包,只是一眼,她就认了出来:“我割草一般都在山谷那边的小河边,并不多,偶尔能看到几株,嚼起来有点甜,打兔草的时候,如果看到了也喜欢嚼几下,这个不会有毒吧?”

徐方闻言心不了下,再仔细看看王雪荷,今年三十多岁,却没有村里人那么黑,上皮肤很好,看起来很。原本以为是她保养得好,看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。

这草如果徐方没看错,应该是医古书上记载的“雪晶花”,雪晶花其实并不开花,就因为最上面的草冠类似花朵,这个名字由此而来。而它的作用,也很是奇妙,可以滋养皮肤、美白驻颜,更重要的是如果配上合适的材,可以炼制祛疤丹

“没有毒,对了,如果找一天的话,这草能找多少?”徐方强忍着

“这可说不准,我在村里打了三年兔草,除非在河边见过,其他地方很少见。要是找一天的话,估计也就找个五六株吧,咋啦,你要找这个?”

“嗯,这是一种材,下次再遇到可以收集起来卖我。”徐方也笑

“哎呀,小方你也太见外了,下次姐打兔草的时候,有就直接给你,什么钱不钱的。”王雪荷不满

徐方点点头,也没说价格,明天自己去山里转转,看看到底能搜罗多少出来。

明儿一早,徐方让郑秀兰招呼人们去捞扇贝,自己则背了个篓,朝九山里走去。

山里的草跟就不少,不过茂盛的地儿还是山谷,王雪荷自然不会跑那么远,肯定是在就近的山头,徐方到了山谷,眼睛如同探照灯一般,嗖嗖的在河边看着。

徐方的感官本就异于常人,周围一草一木,仅是一眼就能扫的清楚,十几分钟后,徐方就看到一块石头后,藏着的一株雪晶花。

强忍着心头的惊喜,徐方小心翼翼将这株雪晶草连挖出,放在篓后继续寻找。

这雪晶草数量确实太少,从早上八点到十二点,徐方才找到十三株。

看看天也已经不早,徐方回到家里,在墙脚将这些材全部种上,然后用几木棍和塑料袋子,将这些草遮挡了起来。

正要去称重,徐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徐方一时有些好奇,会是谁?

“喂,是徐方吗?”接通电话,那端传来一女声。

“嗯,你是?”徐方一时有些奇怪。

“我是你欣。”徐方竟然没猜出自己份,欣有些不满。

“原来是欣,刚刚听出来声音,没敢认,你不是没我号码吗?”徐方急忙笑

可是费劲千辛万苦,才从百草堂老爷子那要来的号码。”

“欣找我什么事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会,便:“你还记得我上次问你的事儿吗,我问你神问题能不能治,你说没问题。”

“嗯?你要治这个?”徐方惊奇问。

“去你的,你这犊子里就没句好话,不过我一个很重要的人,神有些问题,上也有不少伤疤,我想问问你,你有子没?”欣的语气有些郑重。

联系欣和自己说的话,徐方隐约猜到了一些,应该是因为伤疤产生了心理问题。

如果在今天之前,徐方或许还真拿不准,但今天自己恰巧不巧的挖到雪晶花,这希望就大了很多。

“不能保证,但有信心。”徐方简单回复了八个字。

“那你能来看看吗?我可以去接你。”欣的语气有些喜悦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今天!”

听到欣的回答,徐方有些蛋,你丫这电话早不打晚不打,非要自己种好了雪晶草你才打来,你是故意的吧?

不过医生就要行医救人的准则,徐方也一直守,当下点头:“好,我现在还不在市区,等我到了给你电话。”

徐方极度无语的把刚栽上的雪晶花,重新拔了出来。临走前,徐方炒了几菜放桌上,如果那妞吃不完,可以放冰箱里,这样哪怕自己没回来,晚饭不至于饿着。

到了海边,大伙儿早已在这里等着,今天和昨儿差不多,一千六百斤。徐方将扇贝放在船上,在村民的嘱咐声中,摇着船朝云风走去。

三小时后,徐方就到了青云大酒店。

402,秦珍办公室,刚送走刘总,秦珍甚至连不整的衣衫都懒得收拾,坐在椅子上,那不上不下的感觉,让她有些憋闷。

这个时候,秦珍脑海中,突然想到了徐方那个男人。

对这个男人,秦珍心里感觉很复杂。起初看上这小子,完全是因为这小子羞涩的模样,让她生出了戏谑之心。却没料到自己简单的撩拨,就发现了他雄厚的本钱,导致自己心中产生了单纯的某种需求。

但随着往,她竟然发现徐方上各种优秀的品质,甚至这小子,绝不是个简单的农民,这不让她心中很是好奇,甚至还有些欣赏。

想着想着,秦珍脑海中就浮现出徐方的影子来,再想着想着,秦珍的手就朝底探去。

刘总不行,只得自己解决下了。

徐方称重后,拿着单子到了秦珍办公室门口,却迟迟不肯去。前几次都被自己借口开了,这次如果她再要求自己,自己是答应还是拒绝?

如果再拒绝了秦珍的好意,万一这女人一生气,自己这扇贝可不就卖不出去了?就算卖出去了,价格也不会超过十块吧?

徐方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把秦珍当成重要的金主,秦珍又何尝不把自己当成财神爷。

算了,让雨来的更猛烈些吧……徐方一牙,直接推门去。

看到徐方来,脑袋不轰的一声。眼前的一幕,让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
此刻的秦珍,落在桌子上,里面的况,徐方看的一清二楚。

“你!”看到突然有人闯来,秦珍眼中闪过一慌乱,当看到来人是徐方后,秦珍的脸颊也通红一片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徐方呐呐说着,眼睛却很不老实。

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女人,面对徐方这只小雏鸟,她可不会太拘谨。起将门反锁,扫了眼徐方,一把拽过称重单,巴不一撇,打趣:“小徐同志,加上今天,你在我这怎么也赚个三万块钱吧,你这一行头,真是有**份。”

徐方的穿着,上穿着印有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文化衫,配个大衩,再加个拖鞋,十足农民工的打扮。

“嘿嘿,符合份。”徐方浑不在意自己行头。

“德行!”忍不住白了徐方一眼,秦珍朝徐方上一靠,那低领的T恤正中,一深渠映入徐方视线,淡淡的香,直冲徐方鼻孔。

“小徐,今儿你还有什么借口逃走没?”秦珍小手着徐方,声音嗲到骨头里。

徐方一僵,一团火升起,看着秦珍艰难:“徐经理,你再这样,咱可就真不管了。”

“咯咯,你想怎么不管?”秦珍笑了笑,又朝前凑了下,那对腴满挤在徐方膛,手已悄悄探入。

感受着滚人心魄的尺寸,秦珍心砰砰直跳,眉目含的看着徐方。

徐方本是习武之人,血气本就比常人旺盛,屡次被撩拨,徐方哪里捺的住。加上本就对徐方有意的秦珍,正好对了眼。

感受到那充盈的感觉,秦珍

一小时后,秦珍浑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徐方啐:“你这犊子,耽搁姐多少工作,两个电话没接。还好没人来敲门,哼!”

“嘿,早提醒过你咱都是小时起步。”徐方说着说着,脸也有些红:“你快去看看是谁打的。”

秦珍也不着急,先给徐方结了个账。本想和徐方多聊一会,结果徐方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
看到号码,徐方知是欣打来的。

听说徐方已经到了青云市,问清楚地址,欣说二十分钟后到,便挂了电话。

“哟,好像是个女的?”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,秦珍有些吃:“怎么,姐还没让你够吗?”

看着要来的秦珍,徐方急忙摇头:“没有没有,有秦经理这么个大美人,这次要不享受够了,我怎么舍得罢休。不是说过我是医生吗,这次有个病人找我。”

听到徐方如此无耻的话,秦珍美目白了徐方一眼,羞嗔:“讨厌,没脸没皮的,赶去吧。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