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2章 什么都能治

“那就让你见识下,什么是中医!”

受爷爷长期教育的影响,治病救人已成了徐方的人生准则。说了一句,徐方一用力将她横抱起。

看了看店内,正好有张长桌子,立刻将这女人放了上去。

手搭在欣脉搏,内医诀运转,静下心神,仔细探测欣状况。

一分钟后,徐方眼睛一睁,心也是一松。欣问题并不大,过度劳累,急肠炎,两个加一起,痛到休克都是常有的事。

“瞎折腾。”一旁唐辰看着徐方在那装模作样,不出言讽

徐方将欣的衣服稍微朝上一撩,三银针就没入欣内。

!”而徐方这做,却让店内不少顾客发出惊呼。

不过更多的人,则被徐方的手引。有人尝试过用针灸解乏,但用针灸给人治病的,不少人还是第一次看。不少人纷纷朝这边聚拢,观察着场内的状况。

李材东看到徐方的施针手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虽然他不是中医,但这么久与中材打,平接触中医的机会很多,多少懂其中一些门

这小子看起来年岁不大,准迅速,手无比纯熟,在自己接触的中医中,没个几十年的火候,本做不到。一时间,他对这年轻人也多了几分兴趣。

三针之后,徐方并不停顿,手中又是四银针,分两次探入女人内,随后内真气运转,一淡淡的真气,顺着捻银针的缝隙,钻入女人内。

“看,她症状好像减轻了很多。”人群里有些人眼尖,指着欣大声

众人急忙看去,眼中也闪过诧异之。原本还皱在一起的眉头,竟然开始缓,额头上的冷汗,也没再冒出。甚至苍白的脸上,也多了几分血

虽然强烈的痛,让欣刚才有些失神,但徐方给她施针的过程中,她的意识一直清醒。趁着徐方给她治疗的空档,欣也偷偷打量着这个年轻人。

这人虽然打扮的不咋地,但上的气质却无比沉稳,秀气净的脸,竟是越看越顺眼。而且这份医术,似乎自己也从未见识过。

自己确实小看了这个年轻人。

“这就是中医?看起来很厉害,没传闻那么坑!”人群中传来一阵议论。

“得罪了。”银针捻的速度差不多,徐方将手搭在欣

!”

虽然年纪不小,但这么多年,却一直单着,上一次尝过男人,还不知是多少年前,现在突然被一个异,惊一声立刻把徐方的手打开。

“姑娘,这小年轻给你治疗呢,你反应这么烈做啥?”一来买的老头子埋怨

徐方也知自己鲁莽了,急忙笑:“无妨无妨,现在治疗的也差不多了,平要注意饮食,忌冷忌辣,你现在很虚弱,需要好好调理,不宜劳累过度。”

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做不妥,尴尬:“不好意思。”

摆摆手示意无妨,眼光一瞥,就见之前对自己百般奚落的唐辰,正朝门外走去,徐方急忙招手:“嘿,那哥们,刚刚我给你诊断的肾虚,真的还有治。哪怕你不信中医,用西医也能治好的。”

“噗通!”

本想着偷偷离开的唐辰,只感觉口一闷,险些气吐血。结果在下门口台阶时,一个不察脚下一,立刻摔倒在地。

回头瞪了徐方一眼,唐辰立刻离开。小子,敢惹本少爷,你死定了!

“好!”人群中不知谁带的头,纷纷鼓起掌来。

徐方压了压手,笑:“各位来中店买,应该也是相信中医。中医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瑰宝,可能会有不少人打着中医的幌子招摇撞骗,但并不能否定中医的价值。没事时,大家也可以学习下中医,对养生大有裨益。”

说完也不管大家有没有听去,徐方将手中材的钱一付,正要离开,才被老者一把拉住。

“小兄弟,这是我百草堂的白金卡,以后来买材有优惠,不知能否留个联系方式?”老者笑问

看到白金卡后面“七折”两字,徐方也不客气,将卡收好后立刻谢,留了号码便朝外走去。

“帅哥,等等。”

的声音,杂着岁月积淀的沉稳,微微有些,很好听。

“美女,啥事?”徐方俏皮回了句。

听到徐方的称呼,欣:“人不大,花。”

“嘿嘿,说你二十我都信!”虽然徐方穷的叮当响,但马不要钱,徐方很大方的拍了过去。

这招对女人果然凑效,眼中的笑意,分明表出了她心中的愉悦:“你也算我恩人了,还不知你名字呢。”

“徐方,你我小徐就行。对了欣姐,你我什么事?”

徐方这句欣姐,无疑又是一个漂亮的马,欣饶有风的白了徐方一眼,才:“还没好好感谢你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“谢啦,不过我刚吃过了。”徐方明早还要回去,今儿早点找个宾馆安顿下。

突然被拒绝,欣也有些发愣,这家伙未免太不解风了吧?自己虽然年纪不小,但看起来也很有韵吧,这家伙竟然就这么拒绝了?

“那……那我给你钱?”

“不用,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。”徐方摆摆手。

闻言欣对徐方又高看了几分,家里小姐的病,这么多年四求医,哪个不是看上了林家的钱?

这一瞬间,欣看徐方又顺眼了许多,接着问:“你说,中医真的有西医厉害吗?”

“西医能治的,中医都能治!西医不能治的,中医也能治!”徐方掷地有声

看着瞬间上充满魅力的年轻人,欣心中一跳,佯装随意:“你这么说,神问题和整容这些都行吧?”

神问题是可以的,找到症结,对症下就好。整容理论上是行得通,但整容后,副作用也大,不建议整,我也不会去做。”徐方直接摇头否定。

“那伤疤能祛除吗?”

“这个应该没问题,用物配合针灸,哪怕再重的伤疤也能祛除。”徐方的眼睛在欣上扫了扫,笑:“你要治?”

“你看我需要治?随口问问罢了。”欣试探了下,心里也是千千结。自家小姐因为一场意外,上遍布伤疤,甚至形成了眼中的心理疾病。

不过这家伙的医术,看起来似乎有些能耐。

只是他这么年轻,又能学几年中医?不会给自己治病,也只是碰巧吧?

想了想,欣决定试探下徐方的真正医术。心一横,张口问:“对了徐方,刚才你……你我小做什么?”

本书来自  http:///book/html/32/32914/index.html


Copyright ©2018 乡村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